特別報導

我是個兒童福利法官,川普的「零容忍」移民政策嚇壞我了

2018/07/23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TIME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成人而言,一兩年可能就過去了,但對孩子卻是永恆的。童年是很短暫的。在他們能真正「回家」和「當個正常的孩子」之前,許多接受寄養服務的孩子向我表達無法返家的痛苦。

文:Darlene Byrne
譯:洪新翰

在德州從事法官15年,我已經審理了許多兒童福利案件。我常常要決定是否要讓小孩離開父母。即便父母虐待或忽略小孩,這些仍是非常困難的決定——每個孩子背後有大量且各式各樣的考量。這就是為什麼我被川普(Donald Trump)「零容忍」的移民政策嚇到,因為這讓許多孩子被迫在美國邊境上離開他們的父母——沒有任何司法上的保護。儘管川普在政治上進行協調,透過行政命令和美國海關及邊境保衛局局長宣布該政策已經延緩,但許多邊境上的家庭仍面對許多法律與實際的困難,尤其是那些已經被分開的。雖然我們能滿足他們的緊急需求,但國家也必須改變對待小孩的方式。

兒童福利法官需要花時間聆聽這些孩子們的故事。身為一個法官,我從和這些孩子的工作中學到一些非常寶貴的經驗。我在這邊分享一些案例,希望我們國家、決策者還有那些實際和這些家庭工作的人可以從中學習。

  • 讓小孩離開父母比起家暴和忽視更讓他們受傷

幾年來,我服務許多受虐與被忽視的孩子,大部分的孩子都告訴我,他們想要回家和父母團聚。分離的期間,孩子渴望回家的感受是很強烈的。我看見他們失去所有的盼望、拒絕對話、出現有攻擊性的行為,甚至因為逃避或阻斷與外界聯繫而危及自己的安全。

在我的判決中,有位寄養少年在學校有不錯的成績,但住在一個非常紊亂且不健康的家庭中,父母患有精神疾病且吸食毒品,不過在她離開父母到一個食衣住行的基本需求都能被滿足的寄養機構之後,她的學業表現卻迅速惡化。我知道把孩子從家暴的父母親身邊帶走是非常受傷的,所以我無法想像孩子若離開為了家庭生活犧牲的父母會有多受傷。兒童福利專家也都認為讓孩子離開父母到一個不熟悉的環境和陌生人相處會讓孩子們受傷——除非必要否則應該要避免。

  • 孩子不會在童年創傷中「成長」

童年負面經驗(Adverse Childhood Experience,ACE)調查,檢測孩童早期創傷經驗及其長期結果,十項問題有其中一題問道:「在你18歲之前,你的親生父母是否因為離婚、遺棄或其他原因離開你嗎?」 研究已經發現一個人的ACE分數與成人慢性疾病還有情緒及社會議題,像是憂鬱、家暴以及自殺有直接關係。我們政府必須在邊境上提供孩子適當的社會服務與治療,能幫助減輕創傷經驗的後果。

  • 盡可能將每個孩子安置在最像家庭的環境

當一個小孩必須離開家裡,應該安排他們和祖父母、阿姨叔叔、乾爸乾媽或之前的褓母同住(一些孩子已經知道且相處能感到安全的人)。當這些選項都不可行時,至少應該將孩子安置在家庭般的環境,由受過專業訓練的寄養父母照顧。即使如此,除了短時間禁止那些不適任的父母會面外,司法也應持續鼓勵並要求分開後父母要時常探視和聯繫孩子。被隔離的孩子不該連同其他受傷及被分開的孩子,被安置在籠子般小空間或被遺棄的店面裡。

  • 不要傷害他們

有些人,包含美國總統,冷漠地怪罪移民父母非法帶他們的孩子跨越國際邊境。他們說這些孩子跟父母沒有資格享有正當程序,因為他們是入侵者。這個論點是扭曲的。每個月在我的審理中,國家提出許多新的民事請願以求保護孩子並讓他們可以離開虐待他們的父母。

作為一個法官,我無法控制什麼樣的案件會出現在我的辦公桌前。我只有責任迅速回顧每一個案件並仔細考量孩子的最佳利益。我曾在少年家事法庭全國會議擔任主席,這裡發行的《增強資源指南》中所表示的:「法官是法律與兒童福利體系的領導者,且應該堅守『以不傷害孩子為優先』的原則。」——在背後動用法律羞辱父母且剝奪他們與其孩子們的權利並不是我們的工作,也不該是任何人的。

  • 孩子有憲法上的權利

當美國最高法院在2000年所表示:「只有當一個人達到國家規定的法定年齡時,憲法的權利才會完整並有如奇蹟般的存在。未成年人以及成人,皆受憲法保護且擁有憲法上的權利。」那些權利包含正當程序,就這麼簡單。

  • 童年是不等人的

對成人而言,一兩年可能就過去了,但對孩子卻是永恆的。童年是很短暫的。在他們能真正「回家」和「當個正常的孩子」之前,許多接受寄養服務的孩子向我表達無法返家的痛苦。國會1997年通過《收養與安全家庭法案》已超過20年,這個法律規定了期限避免孩子長時間在暫時寄養家庭度過他們的童年;每個在美國邊境的小孩都應該受到這樣的保護。這些孩子不該也無法等待國家移民政策大規模修改,這也我們國會近年來在做的事。

到那時,他們的童年已經結束且一生的傷害也造成了。如果說有任何人需要正當程序與法律上的保護,那正是這些邊境上無辜的孩子。

© 2018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羅元祺

專題下則文章:

無論在赫爾辛基發生什麼事,普亭都已經贏了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