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美國歷史文件紀錄包括法院審判、著名演說——以及川普的推文

2018/07/25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文:Alexander Heffner
譯:高子媁

當我的祖父理查・海夫納(Richard Heffner)於1952年出版了美國歷史上關鍵的文件收錄集之前,推特甚至尚未被發明,而電視還在成長期中。當時沒有這樣的文選,也沒有Google可以即時查詢歷史知識。這個暑假發行的《美國的紀錄文件歷史》(A Documentary History of the United States)第十版為了完整保存真相,進入了一個完全不同的境界。

我認為比起最重要的文物,將美國歷史上的重要文件集結成冊能教導的東西更多。這本書描述了美國公民身份的回歸以及演變。隨著憲法愈趨成熟,達到人權與道德標準的新高度,美國人企圖實現獨立宣言所提及對生命的承諾——自由,以及全體美國人民的幸福。

著名的歷史文件包含重審了奴隸制的合法性的德雷德・史考特訴山福特案(Dred Scott v. Sandford Supreme Court decision);還有亞伯翰・林肯(Abraham Lincoln)所發表的《解放奴隸宣言》(Emancipation Proclamation)對於自由的新承諾;馬丁・路德・金恩(Martin Luther King)於伯明罕撰寫的一封信,主張透過非暴力的公民不服從爭取平等權;以及決定廢除當時美國學校所實施種族隔離政策的布朗訴托皮卡教育局案(Brown v. Board of Education decision)。這些重新解釋都是我們可以漸漸地讓這個聯盟越來越好的證明。

在新興媒體上發表的歷史也是這個故事的一部分。祖父讓我考慮在最後一個版本中使用新的形式,而我提議電視。畢竟那些文件已經從文學和書籍的萬神殿被精簡至論文和小冊子,再到演講與專欄文章。我們決定納入一次政府對戰爭的中等決定性起訴中,副總統錢尼(Dick Cheney)維護入侵伊拉克行為的電視採訪紀錄,以及反對的文件。

現在,最新版本中的最新章節「民粹主義的反抗……脅迫下的民主」中,探討了川普(Donald Trump)總統的統治與數位時代。新加入的文件包含國會對網路駭客的證詞,社群媒體高層承認其在2016選舉期間接受未公開的外國廣告商的違法行為,以及馬克・祖克柏(Mark Zuckerberg)反駁問題後又承認在臉書上散播虛假消息的一連串貼文;參議員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在新罕布夏州的初選勝利演講中嘲諷美國經濟的不公正;以及參議員傑夫・弗萊克(Jeff Flake)在告別演說上譴責川普「偶然破壞我們的民主規範與理想」。

但是,為了使內容跟得上時代,我們也得收錄改變國家的社會與反社會媒體。當歷史被扭曲,且只要滑動一根手指就可以散播假消息時,我們想要像演講者、作者,和現在的推主一樣,逐字地呈現這些資料。

因此問題演變成:我們使否藉由真實的推特散佈不實的消息?或者是我們是否省略無法維護事實的事物?答案是這些狀況必定包含在內,記錄下川普不像總統的發文,他在選舉前後利用自由媒體,以及作為公民的我們如何接收他或推特所發出似乎不受控的推特貼文。案例包含他對媒體前所未有的批評,稱其為「人民的敵人」,以及他對法治、政府反對派和公民尖酸刻薄的攻擊。

推特逐漸成為我們意識中有缺陷的作業系統。這個時刻在歷史上,顯示著公共演講的退化伴隨著大量的錯誤訊息。歷史紀錄不應僅只是推文,它需要被賦予意義和背景,政治論點的架構、完整性、和嚴謹性也都是保存共和國紀錄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唉,無論真假,頭條上的推文都能引起我們的注意和激發想像力。語言專家喬治・拉考夫(George Lakoff)想出對應方法:生在一個推特更利於謊言的時代,我們必須製造讓事實包夾的「事實三明治」(truth sandwiches)。

「事實三明治」可以幫我們對付這些書中提到的推文,但這種需要也帶起了接下來會如何演變的問題。

至今為止,有政治氣概的候選人似乎很少接受川普以及他鍾愛的媒體。但是,若希望能在下一場選舉打敗他,則必須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當川普一而再地挑戰民主的規範時,反對者必須善加培育自己的推特講壇。雖然我們不能確定到時候那140~280字的貼文是否只是一場遊戲。但2020年選戰勝利者必須在那時創造出屬於自己的東西。可能是一張希望海報,或是一頂「讓美國再次強大」(MAGA)的帽子?下一步會如何演變?

社交媒體是當今不和諧時代背景下不容小覷的勢力。我希望書中的這些推文是第一部,也是最後一部。一個使用不同媒介的新總統會出現,或至少以新的方式使用它,並恢復我們演說中美好的一面。

我想起1960年9月甘迺迪如何開啟與副總統尼克森的交流:1860年選舉時,林肯質疑這個國家是否可以以半奴隸或半自由的形式存在。1960年選舉,再看看周圍的世界,這個問題變成世界將會是半奴隸或半自由,是否會朝著我們所努力的方向、向自由前進?抑或是會朝向奴隸制?我認為這取決於我們在美國做出何種行為,以及我們所建立的社會和維持的力量。

甘迺迪所發表的演講是史上第一個電視轉播的總統辯論。回想起來,那場活動,以及他所在電視上表現的事實,改變了歷史。甘迺迪懂得如何吸引人們注目地在鏡頭前演講,而這是尼克森所無法做到的。川普善於使用推特。但是,若要說美國歷史教導我們什麼事情,就是創造歷史的新方法總是隨時都有。讓我們期許,不管是什麼方式,都能重拾我們曾有的深度和共同價值。

© 2018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專題下則文章:

科學家如何運用抗癌藥物延緩老化進程?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