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過去45年保護美國無數野生物種的《瀕危物種法》,是怎麼產生的?

2018/08/04 ,

評論

TIME

列在第一份聯邦瀕危物種清單上的動物敏狐|Photo Credit: California Department of Water Resources@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當時的時空背景下,《瀕危物種法》被視為物種保育的重大勝利,人們都認為環保是個超乎黨派的議題。根據總統歷史文檔,尼克森總統提到:「沒有什麼比我們國土中,上帝賜予的豐富動、植物資源更無價、更值得保護。」

文:Gabby Raymond
譯:王國仲

在過去兩周裡,共和黨議員、遊說者和川普政權提出、引薦並在某些面向上投票通過《瀕危物種法》(Endangered Species Act)的立法和修正案。

這項法案自尼克森時代實施至今,保護瀕危物種及其棲地,不受伐木、探鑽和其他人類活動影響而絕種。不過,隨著放鬆管制成為川普政權的主要目標,法條的放寬勢在必行。舉例來說,內政部在該周四(編按:原文發表於6月23日)提出的修正案中,將經濟因素列為評估物種是否「瀕危」或「受威脅」的指標之一。這是諸多改變的其中一項。

當政治家和環保人士針對法律的優缺點進行辯論時,一個問題被提出:最初通過法令的原因是什麼?為什麼法條是現在看到的這個樣子?

在當時的時空背景下,《瀕危物種法》被視為物種保育的重大勝利,人們都認為環保是個超乎黨派的議題。根據總統歷史文檔,尼克森總統提到:「沒有什麼比我們國土中,上帝賜予的豐富動、植物資源更無價、更值得保護。」

當時,生態意識在美國逐漸抬頭,尼克森也把環境議題視為重要政績。1969年1月,他的第一個任期才剛開始沒多久,加州聖塔芭芭拉海灘就發生漏油事件。這件事成為尼克森專注於「保護(國家)重要美景與自然資源」的原動力。他將著手推動美國國家環境保護局(EPA)的成立、簽署《淨化空氣法案》與《淨水法案》。《瀕危物種法》不過是他為環保做出貢獻的其中一部份。

因此,雖然廣為人知的《瀕危物種法》是在1973年12月28日通過,歷史上其實早有先例。根據美國魚類與野生動物管理局(U.S. Fish and Wildlife Services),環保主義者在1966年促使國會通過《瀕危物種保育法》(Endangered Species Preservation Act),該法案授權政府徵收土地,以保護魚類、野生動物等本土物種。1969年,國會擴張法案內容、制定瀕危動物清單,包括甲殼類、軟體動物、哺乳類,魚類,鳥類和兩棲動物,未經許可不得進口。這份清單也是史上第一份聯邦瀕危物種清單。

在這些發展之前,動物園等私人機構早已致力於保護和拯救瀕危物種。例如在1964年,《生活》雜誌報導指出,美國的19個動物園創立野生動物繁殖信託基金,並組成「特殊的生存和繁衍中心,瀕危物種能成雙成對,在其中安靜與平和的繁衍」。在這些動物園中,管理員研究邦哥羚、侏儒河馬和白犀牛等瀕危物種,以便打造更自然、適合繁衍的居住環境。研究員希望能藉此增加族群數量,最後讓牠們重返野外生存。但對瀕危動物(包括美國原生物種)的威脅仍在持續增加。根據國立大學(National University)在2015年所做的研究,野生物種的絕種率從二十世紀開始便快速上升。從十六到二十世紀,每世紀平均只會有兩種哺乳類消失,但二十世紀一開始,這個數字就有驚人的成長——比起前幾個世紀,絕種的生物增加了468種。到了1960和70年代,推動者們注意到了這些趨勢,引起全世界對保育瀕危物種的關注。

隨著1969年的瀕危物種名單,受威脅物種的保育在國內逐漸正當且合法化。不過,直到1973年尼克森通過《瀕危物種法》後,所有瀕臨滅絕的物種——包括花、草和樹木——才被完整列入名單。根據美國國家環境保護局的說法,這項法案「禁止聯邦機構授權、資助或實施任何可能危及所列物種存續,或導致此類物種關鍵棲息地遭到破壞,發生不利改變的行動」。該法案還給予「瀕危物種」明確定義。

看看被列在第一份聯邦瀕危物種清單上的動物現在過得如何:

  • 印第安那蝙蝠(Myotis sodalis):瀕危。
  • 德瑪瓦狐松鼠(Sciurus niger cinereus):2015年因復育成功而移出清單。
  • 灰狼(Canis lupus lycaon):灰狼在山地和大草原的某些地方瀕臨絕種,牠們在五大湖區也面臨威脅,不過在其他地區復育良好而被移出清單。研究者最近發現,東加拿大狼(Eastern Timber Wolf)和灰狼是不同的物種,而東加拿大狼的生存生存情況正被提出審查。
  • 紅狼(Canis rufus):除1986年在北卡羅萊納和田納西州無關續存的實驗族群外,瀕臨滅絕(實驗族群是指同一時空背景下,在其現有原生地以外所培育的族群。依物種不同,實驗族群有時對種族續存至關重要,有時則無)。
  • 敏狐(Vulpes macrotis mutica):瀕危。
  • 灰熊(Ursus horribilis):1975年改列為「受威脅」等級,在愛達荷和其他數處亦有無關續存的實驗族群。
  • 黑足鼬(Mustela nigripes):除1991年在懷俄明和西部數州的實驗族群外,瀕臨滅絕。
  • 佛羅里達山獅(Felis concolor coryi):瀕危。
  • 西印度海牛(Trichechus manatus latirostris):瀕危。
  • 北美毛皮海獅(Arctocephalus philippi townsendi):受威脅。
  • 礁島鹿(Odocoileus virginianus clavium):瀕危。
  • 哥倫比亞白尾鹿(Odocoileus virginianus leucurus):在哥倫比亞河附近棲息,原列為瀕危等級(曾考慮是否改列「受威脅」等級),後因奧勒岡州道格拉斯縣的復育計畫成功,於2003年移出名單。
  • 索諾拉亞叉角羚(Antilocapra americana sonoriensis):除2011年亞歷桑納州無關續存的實驗族群外,瀕危。

法律的擴展,是1973年3月在華盛頓簽署的《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CITES)之下的產物。80個國家齊聚一堂,試圖阻止未經許可的瀕危物種國際貿易。同年稍晚,美國的立法者以國際保育風潮作為藍本,提出並通過屬於美國國內的法案。

隨著國際社會在會議期間對野生動物保育議題產生的凝聚力、國際瀕危物種正廣泛地被保育,現在正是尼克森強化1966年的法律,來保護更多國內物種的最佳時機。國家環境保護局也發揮影響力,要求議員在國內立法加入數項關鍵條文,如提供資金、徵地保護外來物種、在國內實施國家環境保護局的保護(代表法律不僅保護美國動、植物,更保護世界各地的野生生物。舉例來說,如果有人在國外殺了一隻雪豹並試圖在美國出售其毛皮,那麼他們將受美國當局懲罰。)

雖然已經遭到修改,該法案在過去的45年來保護了無數野生物種。

自實施以來,1973年的《瀕危物種法》獲得了讚譽也引發爭議。有些人認為它阻礙了美國商業用地發展,還有從環境中獲取經濟資源的能力。例如,根據《時代雜誌》報導,緬因州一項價值6.68億美元的水力發電開發案在1978年遭到擱置,原因是為了保護一種馬先蒿屬的野花。一封讀者投書寫道:「如果我是緬因州的失業建築工人,我一定會在晚上好好『照顧』這種植物。」目前為止,法案還拯救了白頭海鵰、灰狼和遊隼;在法律保護的1600多個物種中,超過99%被成功保育。一位前美國眾議院議員諾姆.迪克斯(Norm Dicks)曾說過:「要修復造成物種減少的環境傷害,我們擁有最強大也最有效的工具,就是《瀕危物種法》。」

儘管法案本身已經成為黨派間爭論的焦點,法條能否以目前的形勢續存仍值得觀察。對那些一開始認為法案不會成功的人來說,他們可能會對現況感到很驚訝。

尼克森在1970年曾經說過:「將自然恢復原樣,是我們能超越政黨和派系的原因。這也已經成為全國人民的共同目標。」

© 2018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遠端工作」對你的身心健康有什麼影響?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