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為何現在美國國會什麼小事都做不好?

2018/09/12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文:Joe Lieberman
譯:胡庭瑞

當汽車公司要推出一個新的車型,他們會盡全力保證它從一開始就是完美的。但隨著時間的過去,無論是空調系統出了問題,或是儀錶板上指示燈的錯誤,消費者時常會發現故障。當公司的工程師被告知出現問題了,他們需要通知所有該車型的持有者,並予以修正。消費者對這所造成的不便不會開心,但這至少比汽車公司無法排除故障來得好。

你可能會認為華盛頓也是這麼運作的——當一個法案轉換成法律後,國會會為了使該法跟得上時代而回顧並修正任何可能的錯誤。但是在過去幾年,這種完全明智的規範已經不再受歡迎了。由參議院多數黨黨魁埃弗雷特狄克森(Everett Dirksen,伊利諾州共和黨參議員)和眾議院議長提普歐尼爾(Tip O'Neil,麻薩朱塞州民主黨眾議員)這種人樹立的兩黨政治傳統消逝之虞,兩黨相較於作出更有效的立法,更傾向阻擋杯葛對方的法案。而因為這些法律將成為一黨專屬的遺產,另一黨自然就會拒絕修正萌生的問題——即使當雙方都承認改變是必要的。

當我在1980年代晚期初次到達華盛頓時,整個立法過程還沒有被這種分歧及失能所戕害。1970年,國會壓倒性的通過了《清潔空氣法(Clean Air Act)》,該法案在被尼克森總統簽署生效前獲得了參議院73票贊成、0票反對的支持。但到了1989年,在中西部發電廠的排放物開始造成東岸地區的酸雨災情,而粒子汙染成為了新的公共健康災害。這項20年前由兩黨通過的法律並無法充分的顧及這些疑慮,因此原先的立法需要被更新及修正。

作為參議院環境及公共工程委員會的一員,我見證了之後了不起的協商。在多數黨黨魁喬治米歇爾(George Mitchell,緬因州民主黨參議員)辦公室隔壁的一間會議室,喬治布希政府的資森官員——包含美國國家環境保護局局長威廉雷利(William Relly)和白宮法律顧問波伊登格雷(C. Boyden Gray)——花了數周與兩黨的參議員、業界和環保團體的代表坐下來談判。

由於法律本身並不被視為某一黨的專責領域,而兩黨亦都同意現行法律需要修正,原則上並沒有人反對改變。我們一同敲出的妥協方案在兩院都獲得兩黨支持,減少了酸雨並保護了數百萬人不因髒空氣傷害到健康。

由於更晚近的健保和稅法案並不是由兩黨協商的機制通過的,而是粗暴的強迫對方接受自己的立場,雙方都因為黨派鬥爭而陷入困境。由於華盛頓無法修正原先於2010年獨由民主黨支持通過的《平價醫療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即ObamaCare)》中的缺陷,國內的個人健保市場面臨到可能倒退的危機,對無法透過雇主或是政府方案取得保險的家庭來說,額外負擔費用暴增。而由於國會還沒有為數月前通過的稅法案找到一個做出技術性修正的方法,一系列的產業都面臨財政危機。一項原先是設計來給予餐廳在裝修上短期銷帳的稅法條款,反而要求他們將這費用分攤至超過39年的時長。另一項後果,無意的使個體戶農夫與農業合作社競爭時,處於不利的局面。

共和黨人知道歐巴馬健保需要修正,民主黨人也很清楚新稅法有所缺陷,但是雙方都不願去修改一個由對方支持通過的法案。共和黨人已經花了太長時間唱衰歐巴馬健保,而當提到稅法修正案時,一位民主黨參議員回應:「我們不會就這樣坐下來修正他們所犯的錯誤,因為這是他們在深夜與遊說集團共同做出的結果。」

這些反應指出了另一項國會對解決國家問題失能的結果。民主黨人與共和黨人並不是到了今天才在政策優先順序上有所分歧,也不是說假使完全自由的話,他們會通過截然不同的法案。政黨已經分裂到他們即使同意既存的聯邦立法需要修正也拒絕讓步的程度。被價格逐出保險市場的工作家戶、被新稅法不公對待的餐廳業者和農夫都不應該是黨派鬥爭下的犧牲品,無論是哪個法律、是由哪個政黨完成和通過。這應該不難才對。

要修正這個問題需要兩個階段。短期來說,兩黨的成員應該要在聯邦政策失能時,放下他們微不足道的黨派歧見,並修正它們。只要川普總統還在白宮當家,共和黨就會被視為需要為政府是否滿足人民需求而負責。民主黨的立場深植於相信政府作為一個能夠改進人民生活的強大工具。因此兩黨在向國民展示國會能夠順暢運作上,都有既存的政治利益。

但是長遠來看,雙方的領袖應該要將這些阻礙作為他們下次立法時得以借鏡的教訓。雙方的政黨團結度(一種黨派主義的投射)在近幾年來不斷成長。但是即使這樣的改變能夠讓大眾更輕易的辨識各黨的優先順序——民主黨人擴張健保覆蓋率、共和黨人砍稅——這樣的改變也降低了立法的品質,只因為最終的成品鮮少能夠被修正。換句話說,即使你能夠單獨透過自己政黨的支持通過一個重要的法案,你也應該要全力找出方法來將它變成一個兩黨的產物。這樣一來,當這個法案需要被修正或是更改時(每個重要立法不免都需要的),來自另一黨的成員就會更願意與你一起合作,把事情做對。

兩黨對許多美國問題的解決方案已經存在。在眾議院,由24名民主黨人與24名共和黨人組成的解決問題黨團會議(Problem Solvers Caucus)已經完成對健保、槍枝暴力、移民、邊境安全以及其他的修正案撰寫。無標籤組織榮譽主席蘇珊柯林斯(Susan Collins,緬因州共和黨參議員)與喬曼辛(Joe Manchin,西維吉尼亞州民主黨參議員)也以相似的方式在參議院工作。或許對某些人來說,將黨派上的對手踢出立法過程可能很令人滿足,但是整個國家將會在重要法案是由單黨通過時而受害。兩黨合作不但是優質立法的道路,它也開啟了法案修正的大門,而這一如歷史所證明,是時常必要的。

© 2018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專題下則文章:

五種科學方法幫助你戒除「壞習慣」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