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為何美國的性病罹患率連續四年達到歷史新高?

2018/09/15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sasint@Pixabay CC0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文:Jamie Ducharme
譯:許睿洋

數字會說話:根據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簡稱CDC)的最新數據顯示,2017年美國罹患性傳染疾病(sexually transmitted diseases, 簡稱STDs)的比率已達歷史新高,約有230萬起確診披衣菌(chlamydia)傳染、淋病與梅毒的病例。然而,較難確定的是在背後促使性病數據上升的原因。

從各種研究結果而言,性病的罹患率理應降低。保險套的使用率已經上升,青少年與千禧世代從事的性行為與性伴侶數量也較過去的世代更少,關於性事與性健康的汙名也正逐漸被破除。然而,性病的罹患率卻已連續4年創下新高,背後原因究竟為何?

華盛頓大學聖路易性病與愛滋病預防訓練中心(St. Louis STD/HIV Prevention Training Center at Washington University)醫學主任布萊德利・史東納醫師(Dr. Bradley Stoner)表示,這是一個非常複雜的問題。但他認為,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可能可以咎責於毫無進展的聯邦資金,例如CDC的性病預防預算已經停滯了近20年。他表示,提高聯邦資金能夠使CDC等組織雇用更多人員聚焦於性病的預防,增加公共衛生教育活動,並使各種檢驗與治療更容易為大眾所獲得。

然而,史東納醫師表示,在缺乏充足資源的情況下, 整個性病預防界便不會有足夠的人力資源來落實並採取有效的措施——如建構一套針對性病患者伴侶的聯繫與篩查系統,因為這些人可能在自己不知情的狀況下帶有並傳播性病(史東納醫師說道,許多性病是無症狀的,因此經常令人難以察覺自己是否已染病)。

史東納醫師說道:「如果我們在通知與聯繫伴侶、教育與提升群眾意識等方面,能夠增加預防性病的人力資源,我們就更有機會降低罹患性病的機會。」

他也認為,全美各地公共資助型性病診所的停業亦無濟於事。他說道:「《可負擔健保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的上路可能會讓人們覺得『居家醫療』(medical home)即將實現,而不再需要這些公共資助的診所。」然而,隨著這些診所設施的停業,越來越多人無法得到他們需要的健康保障,或只得求助急診室與緊急照護診所,但這些地方未必會有性病專家,能為患者提供必要的篩檢與適當的治療。

新英格蘭希爾維・拉特里性病與愛滋病預防中心(Sylvie Ratelle STD/HIV Prevention Center)臨床專家、也是波士頓大學康納護理學院(Connell School of Nursing)臨床講師愛麗森・馬歇爾(Alison Marshall)表示,一些不直觀的因素也可能造成較危險的性行為,例如抗愛滋病與愛滋病毒藥物的進步。

馬歇爾說道,過去人們認為罹患愛滋病就像被「判了死刑」,因此會按部就班地預防。但現今市面上有擁有各種有效的治療與預防性措施,「我們的年輕一代已不在那樣的壓力下成長。我們在想,是否這方面的公共衛生訊息稍微減弱,對那些選擇不採取避孕措施的群體產生影響。」

據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的報告,這樣的影響在男男性行為者中尤為明顯,該群體佔了2017年梅毒確診人數的70%。而CDC稱,隨著文化規範的轉變,梅毒雖然傳播緩慢,但它確實正在向其他人口散佈。

馬歇爾說道:「現今有許多性向流動(sexual fluidity)的現象。」愈來愈多人認為自己是雙性戀或性別可流動,或甚至決定不尋求任何自我認同。史東納醫師認為,這些「橋梁人群」(bridge population)可能會將原本較容易發生於特定群體的疾病(如梅毒),傳播給新的族群。

梅毒的流行也是作為社經因素如何影響性病氾濫的良好案例研究。史東納博士認為,先天性梅毒(congenital syphilis,即寶寶出生時便受梅毒傳染)罹患率的提高須(至少部分)指向醫生不確實的篩檢。然而,馬歇爾指出,此疾病的確診病例主要集中於美國南方。「對貧寒的婦女而言,這裡的健康照護近用機會較為缺乏。先天性梅毒的問題一部分導因於患者能否使用醫療照護。」

史東納醫師說道,同樣的趨勢也發生於當地幾乎所有種類的性病上。他表示:「你可以檢視並定位出任何城市裡的性病發生位置,你會發現城市裡的特定區域會比其他區域的罹病率來得高。許多時候這樣的分界會沿著經濟不均的梯度,或其他社會邊緣化界線的指標。」

馬歇爾表示,這樣的模式能部分解釋為什麼即使在擁有看似正面的研究結果之下(如保險套的廣泛使用),全國的性病罹患率仍持續增加。她說道:「一般會思考性傳染疾病防治問題的群體,通常是那些規避風險的人——也就是不濫用藥物或不與多位性伴侶從事性行為的人。你可以有10個不輕易承擔風險的人選擇使用保險套,對性病罹患率沒有任何影響。但只要有一個願意冒險的人選擇不用保險套,就會帶來加倍的效果。」

她表示,這個問題又得重新回到用以進行性病預防的資金,以及重新聚焦於公衛運動與教育的迫切需要上。對此,史東納醫師也表示贊同。

史東納醫師說道:「這不是一個人們對於稅收和消費機會感到興奮的時刻。但我確實認為我們的公共衛生體系有責任要將人們的納稅錢用在能改善社會整體的刀口上。」

© 2018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不只有藍綠,備受期待的「第三勢力」議員又選上幾席?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專題下則文章:

特許零售商Fanatics如何靠著LeBron James轉隊,取得超額收益?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