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當石油公司宣稱他們開始「變綠」了

2018/10/18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許多氣候變遷行動者和政策制定者仍然保持警戒。石油工業過去曾長期減緩阻止氣候變遷的努力,其策略包括散播科學方面的錯誤信息。

文:Justine World
譯:劉松宏

川普(Donald Trump)總統一再否定有關氣候變遷的《巴黎協定》,並抨擊任何支持氣候變遷的科學。但石油公司已開始向另一個方向發展,宣稱他們希望解決這個問題。這種發展的證據可以在二疊紀盆地的油田中找到,該油田是美國石油繁榮的發源地,也是西方石油公司(Occidental Petroleum)主要業務的所在地。

該油田的石油將很快被用於眾所期待的方式:為汽車提供動力、使噴氣式客機升空或形成無數消費品的原料,然而也因此將釋放全球暖化的元凶——二氧化碳。但如果西方石油公司——交易代號為Oxy——成功實現其長期願景,將確保人造碳不會引發氣候變遷惡化。

對於西方石油公司而言,這筆計算非常簡單。距離德州邊境僅5英里的油田,近期曾被認為是無利可圖的區域,透過在該地注入二氧化碳,該公司既可以取得石油幫助盈利,也可以將二氧化碳儲存在地下從而防止氣候變遷。該公司每年儲存的二氧化碳含量總共相當於夏威夷或緬因州等地的排放量。西方石油公司多年來一直使用這種技術,但主要使用於天然二氧化碳而非人造二氧化碳,因此該公司希望擴大該計劃並增加人造碳的儲存量。該公司表示碳捕捉技術是一種領先的氣候變遷解決方案。

西方石油公司首席執行官薇琪・霍勒(Vicki Holub)告訴時代雜誌休斯頓總部:「碳捕捉的發展勢在必行,而且必須大規模實行。如果沒有碳捕捉技術,我們便無法將全球暖化的幅度控制在《巴黎協定》中決定的2°C。」

西方石油公司並不是孤軍奮戰。首先,越來越多的政策制定者、科學家和行動派開始關注石油公司。雖然科學數據表明全世界必須戒掉化石燃料,但全球經濟的運作大部分依賴於化石燃料,因此一夕之間的巨大轉變是不可能的。國際能源署表示,到2023年的石油需求量將和經濟發展達到平行。與此同時,一群先驅科學家建議溫室氣體的排放量應該在2020年達到最高點並開始下降。

這一計算促使石油和天然氣公司將自己定位為應對氣候變遷解決方案的一部分。9月24日,西方石油公司、埃克森美孚和雪佛龍正式加入了一些世界上最大的能源公司組成的聯盟:石油與天然氣氣候倡議組織(OGCI)。該組織已經投入10億美元資助有前途的能源企業以減少排放,並宣布了到2025年將甲烷(第二大溫室氣體)的排放量減少3分之1的目標。甲烷的變化與川普政府形成強烈對比,川普政府試圖扭轉一系列意圖解決甲烷排放問題的法規。

石油和天然氣公司的其他氣候倡議項目包括向埃克森美孚等公司徵收碳稅、在OGCI等倡議中支持《巴黎協定》,以及支持聯邦政府鼓勵從西方石油公司等引進碳捕捉技術。

許多氣候變遷行動者和政策制定者仍然保持警戒。石油工業過去曾長期減緩阻止氣候變遷的努力,其策略包括散播科學方面的錯誤信息。即便在今天,儘管能源公司承認全球暖化的現實,他們的證券交易委員會的文件仍將氣候管制列為潛在威脅。

企業責任組織活動家傑西布拉格說:「應對氣候變化的最佳方式是積極減少化石燃料的燃燒,我們得強硬執行。」

但現在我們有理由相信這些公司是真心希望成為氣候變遷解決方案的一部分。他們看到氣候管制即將來臨,並且認為獲得一個允許其商業持續運行的解決方案是比較好的。

儘管川普的政策在扯後腿,但全世界的能源公司已經在歐盟等地區面臨嚴格迫切的氣候管制。大多數主要參與者都認為,民主黨或中立的共和黨人在美國執政的時間不會很久。儘管川普否認了氣候變遷的科學事實,但關於碳稅、限額和貿易立法等碳定價立法的討論已滲入共和黨的圈子裡。即使沒有聯邦政府的支持,這些政策也可以取得成果。例如,華盛頓州將於今年11月對碳稅進行投票。

霍勒說:「終於有碳價了。」碳價指的是一種經濟學家建議用來減少碳排放的政策工具。她說一旦真的實行了,西方石油公司的策略「將成為領頭羊。」

氣候團體大部分的成員表示,他們將盡可能地與各地石油公司合作。例如環境保護基金會這類的團體開始幫助石油公司監控其運營中的甲烷排放量,聯合國氣候變遷機構負責人派翠夏・艾斯皮諾在今年的石油和天然氣會議上告訴時代周刊:「我們需要與所有參與者進行洽談。」

但其他人則關注各個行業需要經歷的重大變革。據其所言,大型石油公司需要更進一步追蹤和報告碳排放量,石油與天然氣氣候倡議組織表示正在努力改進。接著這些公司需要將氣候計劃與氣候變化科學結合並密切合作,這意味著將面臨最大的挑戰:承認石油消耗必須要開始減少了——而且要越早越好。能源轉型委員會(一個尋求市場導向解決方案的重要氣候倡導者組織)去年發布的一份報告顯示,到2040年石油需求應下降約30%才能實現《巴黎協定》的目標。

We Mean Business聯盟——該組織致力於幫助私營部門應對氣候變遷——的首席執行長奈杰・托賓表示,對於石油公司來說,氣候變遷的問題就是「房間裡的大象」,雖然顯而易見卻過於麻煩而沒有人願意處理。「我們知道最後將變成甚麼模樣,這也是我們如何應對轉型的疑問:「我們知曉最終狀態,亦是我們如何應付轉型的問題。」

© 2018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羅元祺

專題下則文章:

美國家喻戶曉的海軍少校楚迪,越戰「戰俘處境」代表性人物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