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美國政府對可口可樂提出訴訟,從此讓國人愛上了咖啡因

2018/10/19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1911年可口可樂的訴訟案使得咖啡因變成國人用來提神的常態選擇,這是大家始料未及的。

文:Deborah Blum
譯:劉松宏

1909年,美國政府對該國最知名的汽水製造商提出指控,指控其廣告不實以及偷用具有危險性的興奮劑裝瓶。該案件以緝獲特製糖漿而命名,史稱「美國訴40大桶和20小桶可口可樂」(United States vs. Forty Barrels and Twenty Kegs of Coca Cola.)。

兩年後,1911年的春天在田納西州的查塔努加開始進行審判。許多人曾預計其重點將集中在非法毒品古柯鹼,該毒品在19世紀一直是該公司配方中的一個著名成分,也被標榜在該公司的著名提神廣告中。但是早在十年前,可口可樂就因為法律和消費者的壓力而從成分中去除了古柯鹼。此案中政府主要指控的興奮劑,竟是廣受歡迎但知之甚少的植物生物鹼咖啡因,令報導此案、嗜咖啡如命的記者大為震驚。

事實證明,咖啡因不僅將成為為期三週的訴訟案中的明星,其聲譽也會因專家的檢驗結果而受到考驗,尤其是經過紐約心理學家哈利霍林沃斯的嚴密研究。他一絲不苟的測量結果對記者以及全國的讀者製證明:每天早上喝一杯咖啡(或兩杯或更多杯咖啡)可能會讓他們更加協調和聰明。霍林沃斯的一名咖啡因受試者表示:「精神漸漸清醒後,將可以活力充沛一段時間。」

因此,1911年可口可樂的訴訟案使得咖啡因變成國人用來提神的常態選擇,這是大家始料未及的。

人稱咖啡因宿敵的美國農業部首席化學家哈維・華盛頓・威利博士,隨後被指派負責把關所有美國食品和飲料的安全,博士曾宣稱摻了咖啡因的汽水會導致「容易成癮以及神經緊張」。

威利博士及其製藥部門負責人萊曼・凱伯勒當時正專注於兜售給大眾的「含有藥物」汽水一事。許多像Kola-Kok和Koke這類名稱的山寨公司,仍在將一些古柯鹼放入汽水混合物中。其他汽水公司如七喜,其汽水產品含有鋰,而其他公司如20世紀初的可口可樂,其產品含有大量的咖啡因(當時的一杯汽水可以媲美現在紅牛提神飲料),而這些不當產品經常販售給兒童。凱伯勒在一次的調查旅行期間驚恐地發現,年僅4歲的兒童也能輕易接觸到這些富含興奮劑的軟氣泡飲料。於是他起草了一份關於飲料的報告,並下了一個聳動的標題:「汽水成癮代理商:他們任意妄為的販售行為將會對社會福利造成威脅。」

威利博士開始推動農業部門為該國最大的汽水製造商可口可樂公司進行產品檢測。而秉持親商政策的農業部長詹姆斯・威爾遜阻止了威利博士,一直到某位來自亞特蘭大的調查記者威脅要揭露政府與汽水業界的私交關係。在1909年秋天,與亞特蘭大格魯吉亞人弗雷德・西利會面的兩週後,威爾遜同意授權並查獲了用於汽水噴泉的可口可樂糖漿。「對於公眾名聲的恐懼是很驚人的」威利諷刺地寫道。但經過這起案例的兩年光陰後,他希望1911年的判決能夠結束這種不合理的事情。

政府列出了一批多達20多名並對汽水飲料公司及其產品持批評態度的證人。其中包括幾位毒物學家證實,這種飲料會導致「反射煩躁」,行為科學家警告說其具有成癮性,並注意到這種飲料被暱稱為"Dope" and "Coke"(編按:dope有毒品意思),也發現某些消費者已經迷上這種飲料。凱伯勒說明了以上證據,並宣稱「咖啡因是一種有毒性傾向的藥物」。

可口可樂當然對這一切提出異議。副總裁查爾斯・霍華德・坎德勒強調「本公司從未以"Dope" and "Coke”或任何其他與藥品有關的名詞來廣告或販售可口可樂。」(直到1945年該公司才對「可口可樂」的使用進行商標註冊)可口可樂公司還提供了快樂氣泡飲料的成分表和一群聲明咖啡因安全性來反對政府提案的毒物學家的名冊。賓夕法尼亞大學的約翰・馬歇爾說:「我深知任何劑量的咖啡因都不會導致死亡。」他也是該國具有領導地位的毒物學家之一。

但是哈利・霍林沃斯的證詞吸引了最多的關注。可口可樂公司意識到沒有任何關於咖啡因效應的專業數據,因此該公司僱用了由哥倫比亞訓練的年輕心理學家霍林沃斯,希望其在短時間內完成研究工作。霍林沃斯當時是巴納德學院的講師,後來又擔任那裡的心理學系主任,表示願意和可口可樂公司簽約並研究咖啡因,其條件是他有權力出版研究結果,無論結果是否對該公司有利。

他在妻子莉塔・史黛特・霍林沃斯的幫助下進行了為期40天的精密研究(莉塔後來因為對天才兒童的研究而廣受好評)。實驗招募了16名參與者,10名男性和6名女性,所有人都進行了體檢以確保受試者身體處於健康狀態。受試者在整個實驗過程中每天服用一顆含有安慰劑、咖啡因或是可口可樂糖漿的膠囊。該研究是雙盲實驗,意味著測試對象和科學家在測試結束之前都不知道誰接受了什麼。

霍林沃斯博士測試了受試者的反應速度、穩定性、協調性和心智敏銳度,後者的例子包括顏色識別、反義單詞測試、數學計算和辨別速度。當受試者完成時,霍林沃思得到了64,000個數據點,並且向略為吃驚的田納西州評審團提出一系列的圖表和曲線圖。

查塔努日報報導:「霍林沃斯博士的證詞是迄今為止最有趣且最具技術性的證詞,交叉試驗並沒有動搖他的任何推論。」科學家也指出「能力增加」顯然與咖啡因有關。霍林沃斯說咖啡因只能迅速和暫時的提振精神,其有效的成因應該是使人有更快的精神反應和更精細的運動協調性。

儘管如此,他的研究並沒有為可口可樂贏得勝利。相反地,試驗在幾天後結束,正如政府計劃召集抗辯證人一樣,當法官駁回案件的技術性時,該公司的一個新論點是咖啡因是一種天然成分,而不是如美國農業部聲稱的是一種添加,因此不能根據聯邦法律提出質疑。即使在第二年威利博士退休之後,政府仍反對這一決定,並且在1916年,美國最高法院撤銷了這一裁決,並宣布咖啡因是合法的添加劑。不久之後,可口可樂通過同意支付所有的法庭費用並將其汽水中的咖啡因含量減半來解決此案。

一百年之後,我們仍然持續在研究咖啡因,而且很明顯攝取太多確實會造成一些情緒緊張的負面影響,並且極高劑量(相當於約100杯咖啡)是可能致命的。但是為咖啡因平反的研究繼續表明適度使用具有真正的提神作用,正如霍林沃斯在1911年報導的那樣,也令廣大的咖啡飲用者更加放心。

© 2018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長期服用安眠藥物,最終的結果可能是弊大於利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