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5位因前任貪污而成為「既得利益者」的國家領導人

2018/10/20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文:Ian Bremmer
譯:許睿洋

民粹主義(populism)的形式非常多元,其中之一乃是透過政治手段操控群眾對貪污行為的怒火。當前,有為數眾多的國家領導人正利用對前任的貪污調查推動國內必要的改革。以下是5位因前任者身陷貪污調查而成為「既得利益者」的領袖:

阿根廷總統馬力西歐・馬克力

儘管阿根廷總統馬力西歐・馬克力(Mauricio Macri)正奮力在這一波影響甚廣的貨幣風暴中將阿根廷的經濟維持在正軌上,但該國仍受到近日政壇的「筆記本醜聞」(notebook scandal)所影響。此一政商醜聞的重點人物是一名計畫部(Planning Ministry)官員的司機,他持有一本筆記本,書中詳細記載了2007至2015年間替他的老闆所交出逾5000萬美元的賄款。而於 2015年靠著振興國家貿易的政見而上台的馬克力總統並未受到這波政治鬧劇的牽連;相反地,前總統克莉絲汀娜・費南德茲(Cristina Fernandez)則受害甚深。本(10)月初,阿根廷調查人員搜索了她的住處,並已於9月17日正式將她以貪汙罪嫌起訴。

當前,馬克力為確保能取得財政上的援助以控管國內的貨幣災難,正積極與「政治毒藥」(至少對阿根廷人而言確實如此)國際貨幣基金(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協商;同時也試圖改革並重振阿根廷的經濟。國家近期的窘境確實為馬克力的支持度(約維持在40%左右)帶來衝擊,但接著爆發的貪污鬧劇——以及在政治上缺乏其他可靠的替代方案——卻為他在明年的大選以前,留有一絲喘息的空間。

南非總統西里爾・拉馬福薩

南非前總統雅各・祖瑪(Jacob Zuma)的貪污風雲多年來早已為外界詳細地記錄——一方面乃是因為他身上揹了多達800項指控有待法院審理。其中許多指控和他與印度富豪古普塔家族(Gupta family)過從甚密有關,該家族中的三兄弟便曾遭控策略性地利用他們與祖瑪及其家人的私交,鞏固與南非政府的標案合約,甚至要求南非指派支持他們商業利益的政府官員。儘管祖瑪與古普塔家族均否認有任何不法,但祖瑪仍遭自己所屬的執政黨逼宮下台,而古普塔兄弟也潛逃國外。有傳言指出,祖瑪或將效法他們的做法。

在祖瑪近十年來對南非經濟的處理失當後,其繼任者西里爾・拉馬福薩(Cyril Ramaphosa)馬不停蹄地努力希望提升投資客對國家的信心。光是他「不是祖瑪」這個事實就已經對整體情勢很有幫助,但也不能忽視他對於經濟改革方面的承諾,我們從他選擇多位支持改革的官員進入政府內便能得知。藉由反貪政策的推行,拉馬福薩將帶著逾70%的支持率邁向明年的大選。

祕魯總統馬丁・維茲卡拉

若談到總統貪汙,祕魯可是有著極度黑暗的歷史,而這與巴西營造巨頭「奧德布雷希特」(Odebrecht)的崛起和衰落有關。這個名字或許聽來熟悉——該公司向拉丁美洲各國的政治人物與官員提供回扣,以換取政府的工程合約。而它正是造成巴西進行貪腐調查「洗車行動」(Lava Jato)的背後動因。多位祕魯總統也因與該公司的關係而遭嚴格檢視,該公司坦承在2005至2014年間對祕魯官員行賄高達3000萬美元,以換取價值共125億美元的工程合約一事,對諸位祕魯總統更是雪上加霜。

今年(2018年)初,在與「奧德布雷希特」的貪汙醜聞,以及涉嫌透過政治盟友以公共工程買票以避免遭到彈劾之後,祕魯前總統佩德羅・庫琴斯基(Pedro Kuczynski)自請下台。取代庫琴斯基的是他的第一副總統馬丁・維茲卡拉(Martin Vizcarra),目前擁有45%的支持率(庫琴斯基下台時僅剩15%)。目前維茲卡拉的支持度有一大部分是來自於他提交給國會的改革法案,包含更嚴格的政治獻金規定、派任法官規定的改變、禁止議員的連選連任等。這樣的支持度幫助他於本月初在由反對黨主導的國會中,贏得信任投票。至少短期而言,這能確保祕魯獲得它們迫切需要的政治穩定。

安哥拉總統若昂・羅倫佐

安哥拉現任總統若昂・羅倫佐(Joao Lourenco)於2017年9月上任,成為產油甚豐的安哥拉近40年來第二位總統。若昂・羅倫佐一路由主導安哥拉政壇的「安哥拉人民解放運動黨」(People’s Movement for the Liberation of Angola, MPLA)中崛起,但直到本月為止,該黨都是由若澤・愛德華多・多斯桑托斯(Jose Eduardo dos Santos)所領導,他同時也自1979年至 2017年間擔任安國總統。然而,在他任內,貪污的情形舉國上下都十分猖獗——2017年,「透明國際」(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將安哥拉的貪污輕微程度(least-corrupt)在180個國家中排在第167位。

羅倫佐上任以來便立刻著手國家改革,尤其是針對多斯桑托斯在位近40年間所建立的金援網絡。他首先將多斯桑托斯的女兒從安哥拉國有石油公司「山安戈」(Sonangol) 的總裁職位革職,而本周更以涉嫌貪汙的罪名逮捕多斯桑托斯的兒子(原主管安哥拉主權財富基金)。同時,羅倫佐亦啟動IMF長久以來不斷要求的改革(如國幣貶值及樽節政府開支等)以支持國家財政,並吸引更多海外投資。

然而,改革並非毫無代價——IMF同時希望安哥拉能取消對能源的補貼,並進行針對軍事人員退休金的改革。這些舉措或將不得民心,但唯一的希望是倚賴羅倫佐全力推行反貪政策所獲得的支持爭取空間,以進行他的前任者規避了數十年、艱困卻必要的改革措施。

馬來西亞首相馬哈地・穆罕默德

2009年,時任馬來西亞首相的納吉・拉薩(Najib Razak)成立了主權發展基金「一馬發展公司」(1MDB),旨在刺激馬來西亞的經濟發展。然而,檢察官卻發現,納吉透過該基金中飽私囊——他被控從1MDB侵吞逾6.8億美元進入其私人銀行帳戶。在洗錢醜聞爆發前,納吉率領的政黨「巫統」(UMNO)已掌政長達60年,使得2018年5月的敗選令人頗為震驚。為這齣政治鬧劇增添戲劇性的是,納吉輸給的是從他的前任者變為對手的馬哈地・穆罕默德(Mahathir Mohamad)。馬哈地已年屆92歲,但納吉毫無避諱的貪污行為迫使他從退休生活中重新回到政壇。而截至今年8月為止,馬哈地的支持率已高達71%。

然而,馬哈地的反貪行動卻碰上地緣政治上的嚴重後果。目前他最引人注目的決定包含了取消兩項和中國合作的大型基礎建設計畫,部分是因為他擔心這些計畫會留給馬來西亞根本無力償還的債務,而另一部分則是擔心這些協議乃是中國與納吉簽訂,協助他隱藏來自1MDB的非法金流。因此,反貪污行動正在全球各地以多元的方式展開。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專題下則文章:

有辦法從症狀區分出流感和一般感冒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