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川普與NFL三十年前的恩恩怨怨,如今再次上演 

2018/10/19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時拒絕向川普低頭的NFL得到最終的勝利。一本關於1980年代長期被遺忘的足球聯盟的書為今日的NFL提出一個迫切的問題:美式足球聯盟應該再次槓上川普嗎?

文:Sean Gregory
譯:彭于庭

在1980年代中期與唐納.川普(Donald Trump)共事的人,不會在《紐約時報》上匿名批評他的工作習慣,而是直接寫信給他本人。

美式足球聯盟(United States Football League,以下簡稱USFL)隊伍「坦帕灣強盜」(Tampa Bay Bandits)老闆約翰.巴賽特(John Bassett)曾在1984年8月16給川普的信上寫著:「其他人可能不在意你粗魯又不敬的言語,但是我不會再視若無睹。」川普曾買下USFL隊伍紐澤西將軍(New Jersey Generals),在USFL草創時期和經營球隊方面上都有貢獻,巴塞特在信中對此讚譽有加,不過接著就開始批評未來第45任美國總統,「你比我更年輕、更強壯、握有更多權力,這代表著以後如果我或其他人因為沒有拍你馬屁或不合你意就遭受你的言語攻擊,我會毫不猶豫賞你一拳。我真心希望你不是故意這麼做,但你必須明白你在拿別人來傷害自己,也讓彼此更加疏遠。」

作者傑夫.佩爾曼(Jeff Pearlman)將巴塞特這封信放在他新書《趣談美式足球》(Football For A Buck)的封面,聽起來很有趣但兩者又似乎沒什麼關係。佩爾曼在書中介紹了USFL的興衰:當時它是一個新興的職業足球聯盟,從1983年開始連續三年在春季開打,直到1985年結束。USFL的結束是因為川普帶頭要求將比賽移至秋季開打直接與規模龐大的國家美式足球聯盟(National Football League)NFL打對台。

根據《趣談美式足球》,川普在USFL期間的所作所為諭示了他擔任總統後荒誕和自私的行為,鮑勃.伍德華(Bob Woodward)的新書《恐懼》(Fear)以及《時代雜誌》一篇政府高層的匿名投稿也特別指出這一點。川普不是個誠實的人,例如他說前任NFL執行長彼得.羅茲爾(Pete Rozelle)曾表示希望川普當初能買下NFL巴爾的摩小馬隊(Baltimore Colts)。但羅茲爾在法庭上作證說他從未說過這樣的話:事實上根據佩爾曼的報導,羅茲爾曾在一場會議上跟川普說:「川普先生,只要我或我的子女還在NFL,你就休想成為聯盟的特許經營人。」

USFL在1983年剛開始時前景看好。當時它評價不錯,球迷也越來越熱情,聯盟本身則希望慢慢來,不要急。但是川普1984年買下紐澤西將軍隊後,在完全沒有告知其他球隊負責人的情況下,就開始鼓吹要把USFL移至秋季開打,直接與NFL競爭,這是非常不明智的做法,因為USFL才經過一個賽季還未發展成熟。大學和高中的美式足球聯賽就吸引了幾百萬的粉絲,更何況是NFL。許多USFL球隊老闆和高管都很擔心自己完全不是NFL的對手,最後在考量到球隊最佳利益後,川普沒有繼續推動原本秋季開打的計畫。佩爾曼的報導指出川普真正的目的是吸引NFL的注意並召他的球隊進NFL,或者他只是想自己加入NFL。

休士頓賭徒(Houston Gamblers)老闆傑里.阿戈菲茲(Jerry Argovitz)跟佩爾曼說:「川普不是真心喜歡USFL。」休士頓賭徒隊以他們創新的頻繁「跑射」進攻捧紅了自家四分衛吉姆吉姆.凱利(Jim Kelly),他後來不但進了名人堂,還帶領水牛城比爾隊(Buffalo Bills)連四次打進超級盃。阿戈菲茲說,「我們曾有很棒聯盟和計畫,但大家卻讓川普主導一切,我們就玩完了」。雖然凱利、四分衛史提夫.楊(Steve Young)、線衛山姆.米斯(Sam Mills)、防守邊鋒藍吉.懷特(Reggie White)等許多USFL球員之後也在NFL開始了璀璨的職業生涯,但USFL的結束的確讓許多球員和員工頓失生計。

書中提到的NFL就是川普熟悉的仇敵。當時川普說服其他USFL隊伍持有人對NFL發起反壟斷訴訟,因為NFL佔據了整個秋季賽程。而現在的川普則是常常找NFL的麻煩,例如他稱一些球員是王八蛋(sons of bitches),或是在Twitter上批評NFL沒有處罰那些在唱國歌時跪下以抗議社會不公的球員,他還說NFL品質不如以往。NFL和股東們基本上不會回應川普充滿歧視的言論,因為他們擔心可能有許多球迷跟川普一樣反對球員在唱國歌時下跪表示抗議。

但也許NFL應該像30年前一樣選擇正面迎戰川普。NFL在當時反壟斷訴訟當中的計畫很簡單:把川普變成一個壞人。USFL絕非被大壞蛋NFL欺負的可憐小聯盟,反而應該要感謝這位想在NFL佔有一席之地的地產大亨。這段歷史很詳盡地紀錄在佩爾曼的新書中。

川普指出他的出發點並非想要和NFL合併,但是許多川普所寫或親簽給陪審團的文件中都出現「合併」、「合併策略」的字眼。

USFL和NFL的聽證會在1986年的紐約舉辦,當時的陪審團成員派翠西亞.西比利亞(Patricia Sibilia)對《趣談美式足球》說:「川普沒把USFL辦好。事後看來,有趣的是他所謂的『超強商業頭腦』反倒把USFL搞垮了。他說的任何話都不值得相信,他很傲慢且令人討厭。」USFL確實「贏了」反壟斷法案,不過NFL僅判賠1美元,而由於反壟斷法的賠償金為一般案件的三倍,所以USFL獲得了3美元,而最後USFL這個剛萌芽的NFL競爭對手反倒因為自身財務狀況不佳,就這麼結束了。

當時拒絕向川普低頭的NFL得到最終的勝利。一本關於1980年代長期被遺忘的足球聯盟的書為今日的NFL提出一個迫切的問題:美式足球聯盟應該再次槓上川普嗎?

© 2018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專題下則文章:

美國政府對可口可樂提出訴訟,從此讓國人愛上了咖啡因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