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劍橋分析案的「抓耙子」如何替自己贖罪?

2018/10/21 ,

評論

TIME

Credit: Reuters/TPG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劍橋分析事件中的吹哨者懷利很希望能繼續過他的人生,也想透過提高社會對社交軟體的認識為自己贖罪——但這並不那麼容易,因為他至今仍被禁止使用Facebook。

文:Billy Perrigo
譯:彭于庭

一個9月初的日子,克里斯多弗・懷利(Christopher Wylie)一清早就等在Google的倫敦總部對面。這是一棟以色彩鮮豔為特色的建築,而懷利粉紅色的頭髮和鼻環也不惶多讓。2016年懷利揭露的一起事件震撼了全球最大的社交媒體公司也使了美國總統大選結果蒙上陰影。事發6個月後他並沒有被拘禁在大使館或是逃亡,相反地,他自由自在地在倫敦生活。

在我與懷利見面前一周的9月5號,Google拒絕派高管到參議院接受質詢並說明科技公司是否能影響他國選舉。Twitter首席執行官傑克・多爾西(Jack Dorsey)和Facebook營運長雪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則在聽證會上表示他們已採取行動可以保護美國11月的中期選舉不受他國干擾,桑德伯格表示:「我們從錯誤中學習也努力在改進中」。

29歲的懷利支持擴大網路規範,針對兩位發言人他則表示:「我認為他們在說屁話,把網路安全交給那些只顧自己不顧別人的私人企業是非常荒謬的做法。」

懷利是有資格這麼說的。3月時懷利踢爆他在2013協助創辦的政治顧問公司「劍橋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違法取得Facebook使用者資料做為選舉分析之用。出生於加拿大的懷利一直是該公司的智囊,但他在2014年秋季離職。據傳他離職的原因是不滿老闆想要跟右翼政客合作。

目前他已提交證據給參議院司法委員會證明劍橋分析確實有在俄羅斯與唐納・川普(Donald Trump)競選團隊之間往來。懷利也協助英國調查假新聞是否曾影響2016年的脫歐選舉。懷利踢爆一事引發大眾開始討論大型科技公司無限擴張的權力以及西方民主國家假新聞的嚴重性,就此懷利表示社群媒體公司無法解決以上兩個問題而美國中期選舉又即將到來,他說:「社群媒體公司只讓事情變得更糟。」

AP_18099725343513

懷利踢爆競選團隊從Facebook問卷應用程式上取得使用者資料並進行個性分析,例如開放程度、責任感、神經敏感度等等,而劍橋分析則利用這項資料將使用者的性格與政治傾向配對起來以已針對特定的選民。東窗事發後Facebook股價下跌7%,因此原先這些社群媒體公司坐視不管的原因可想而知。

更糟糕的是只要你用了這個應用程式,你親朋好友的資料也會一併洩露出去。總之,劍橋分析大概從中取得了3,000萬到8,700萬筆個人資料。除此之外,他們結合個人家中電視機上盒、信用卡等等的資料形成一個非常精密的選民資料庫。

川普競選人員表示劍橋分析在2016年僅「提供有限的人力」而且沒有使用任何Facebook的數據,不過川普女婿傑瑞德・庫許納(Jared Kushner)之前還拿劍橋分析的加入來說嘴,該公司CEO也曾說:「你們的所有競選策略要靠我們提供的數據。」懷利認為沒有這些數據川普就無法當選,他說:「我可是思考了很久才這麼說。」

懷利年輕時曾被診斷出患有注意力缺陷(過動症)以及閱讀障礙,16歲時離開學校一頭栽進政治用數據的領域。20歲時他到倫敦念大學並為英國的中間派自由民主黨做「瞄準」選民的工作,接著在2013年懷利發現由美國國防高等研究計劃署(Defense Advanced Research Projects Agency)資助的一項使用者社交數據的心理分析研究,接著他將這項研究的發現應用到美國。

雖然懷利早在他的作品被川普競選團隊利用之前就離開劍橋分析了,但是傷害已經造成,因為懷利早將他的發現分享給羅伯特・默瑟(Robert Mercer)和史蒂芬・巴農(Stephen Bannon)。前者是一名億萬富翁,曾贊助劍橋分析也是股東之一,之後他還成為川普的大金主;後者則是川普日後的競選負責人。

懷利表示沒有意識到他研究「被濫用的可能性」是他最大的錯誤,他說:「我的情況就像當時發明原子彈一樣,」他停頓了一下接著輕柔地說,「很多人都可能因此受傷。」

RTS1OF1Y
Credit: Reuters/TPG

經過Google的辦公室後,我們又走過了劍橋分析位於新牛津街(New Oxford Street)的前總辦公室。懷利看都不看那扇擦地亮白的旋轉門,6年前就是在這個地方他的前老闆被助手團團圍住以閃避等待在那的記者。雖然劍橋分析試圖渡過這次個資風暴,但最後在好幾個客戶退出之後也逼不得已在5月份關門。

懷利很希望能忘記這件事然後繼續過他的人生。他也表示希望能透過提高社會對社交軟體的認識為自己贖罪,例如他試著讓大眾知道社群媒體的使用者很容易被國外影星、不懷好心的政治顧問或是企業本身等等的人操控。但贖罪並不那麼容易,因為他至今仍被禁止使用Facebook——這家在懷利眼中屬於無法規範自己對大眾特殊影響力的公司(對此Facebook拒絕發表評論)。

「如果大家都用某個社群媒體交流但是你沒有,你就不可能融入社會。」他補充說如果社交媒體平台要把自己定位成社群,那麼它也必須「透明、受政府監督。」

他尷尬地覺得自己跟經營陰謀論網站「InfoWars」的艾力克斯・瓊斯(Alex Jones)處在類似的情況。關於是否應該讓瓊斯在社交平台上發表這些煽動性的不實言論人們一直爭論不休,因此最近這幾個月來Facebook、Twitter和其他的社群媒體平台都禁止瓊斯登入自家的網站。

懷利希望人們可以理解他和瓊斯之間最大的區別是他所踢爆的事情是真的。「真抱歉,艾力克斯・瓊斯,但InfoWars的內容都是假的。你有權利說任何想說的話,這當然沒關係;但如果你所言不實就不應該大肆宣傳。」

但懷利也表示社群媒體公司不能決定「應該把誰踢出社群之外」,他說:「有些社群媒體只要不同意你所說的,他單方面就可以把你踢出去,這樣的作法是不公平公正的。我認為長期而言只要有一間公司開始這麼做就會為社會帶來風險」

RTSXTYV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懷利也很擔心西方民主國家在還未準備好應對劍橋分析或俄羅斯干預大選事件之前,下一個選舉又開始了。他將不受規範的社群媒體界比喻成食品、電力、飛安法。「你覺得搭飛機安全嗎?」 他馬上接著回答:「因為飛安有相關法律規範所以大部分人認為安全。你可能一年搭個一兩次飛機,但你一天會檢查你的手機150次,因此手機時時刻刻都在影響著你,而且沒有法律規範。」但是法律如何管理無邊無界的網路世界?懷利說:「現代世界的民主基礎正處在最脆弱的時期,有一個可行的辦法就是各國共同制定網路規則。」

儘管懷利持續推動科技規範,但他已經離開政治諮商領域投身時尚圈並用數據預測時尚趨勢,這剛好跟他最近想到的一則政治比喻有關,他說:「我對Crocs的想法跟我對川普的想法一樣,他們都是可怕的東西。」有好長一段時間沒人想穿Crocs,接著人們又突然一窩蜂地穿起Crocs,過了幾年之後人們看著自己當時的照片就會說:『我的媽阿,我當時穿的是什麼可怕的東西。』」他認為這個比喻也適用於網路世界。「如果其他人都在做壞事,那人們就會認為自己做了也沒關係。」

© 2018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App能為瀕臨絕種語言的救星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