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App能為瀕臨絕種語言的救星嗎?

2018/10/21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Duolingo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每三個月就有一種語言消失,當一種語言被停止使用時我們便失去了某些東西,而避免這事發生的解方,或許就在語言學習的App裡。

文:Katy Steinmetz
譯:許睿洋

如同他的先人們,現年65歲的克雷頓.隆恩(Clayton Long)的童年浸淫於納瓦荷(Navajo)文化中,在部落裡他會用古老而生動的納瓦荷詞彙(如Yá’át’ééh,納瓦荷語的「你好」)和族人們打招呼。隨後他便被送往寄宿學校,在那裏他的母語(又稱為Diné)是被禁止的。隆恩在他的家鄉—猶他州布蘭丁市(Blanding, Utah)—說道:「當時我採取了無聲的抵抗。」在他辭去已經從事了30年的教職工作後,他發誓將致力於納瓦荷語的保護。而本周(原文發表於10月8日),他的母語保護工作進入了一個全新的範疇:App商店。

隆恩是與語言學習新創公司Duolingo就其最新嘗試而進行合作的教育工作者之一:即透過受大眾歡迎的App拯救瀕危語言。10月8日,部分美國城市慶祝了「原住民日」。而Duolingo在這天推出了納瓦荷語和夏威夷語的課程,此二語言乃是3,150種長期生存受到威脅的語言的其中之二,這已高達7,000種現存語言的一半。

Duolingo並不期待將這項計畫當成搖錢樹。此項計畫的主管米拉.雅沃黛(Myra Awodey)表示:「我們只是覺得這是我們該做的。」透過提供免費、倚賴廣告收益的多元語言學習課程,該公司(的App)已吸引了約3億的用戶。雅沃黛說道,Duolingo正處於一個獨特的位置,「不僅致力於保存瀕臨滅絕的語言,更令它們更廣為傳播」。

雅沃黛舉出該公司在愛爾蘭語上的成果來支持其說法。Duolingo於2014年甫推出愛爾蘭語課程之際,當時約有10萬母語使用者。時至今日,已有400萬的用戶透過App學習了愛爾蘭語,愛爾蘭總統更因此向該公司(與自願協助翻譯的志工)公開致謝。

據語言學家大衛.克里斯多(David Crystal)表示,語言的滅絕現在正以每3個月就有1種語言消失的速度展開。復興一種語言的關鍵在於確保新世代學習它,而相對於他的家鄉聖胡安(San Juan)學區僅有約1500人以傳統的方式學習納瓦荷語,隆恩期望能透過以遊戲進行的App來觸及成千上百的年輕族群。隆恩說道:「如果我們無法找到那些想要學習或應該學習納瓦荷語的孩子,我們便處在一個即將蒙受重大損失的緊要關頭。基本上,當你失去一種語言,你就等於失去了一個文化。」

儘管下載一個App和成為流利日常母語使用者是兩件不同的事,但語言學家認為,像Duolingo這樣科技導向的努力仍能給予瀕危語言必要的支持。曾在阿拉斯加研究瀕危語言的夏威夷大學馬諾阿校區(University of Hawaii at Manoa)語言學教授蓋瑞.霍爾頓(Gary Holton)表示:「就算它唯一的功能只是讓大家意識到世界上存在著如此廣大的語言多樣性,這也是重大的一步。」

然而,這樣的現實在像美國這樣由單一語言主宰大眾生活的國家未必成立(在美國賦予英語以外的其他語言任何地位,甚至會招致群眾的怒火)。但美國曾經是許多瀕危語言的發源地。據《牛津瀕危語言手冊》(Oxford Handbook on Endangered Languages)顯示,在「淘金熱」(Gold Rush)時期,光是加州就使用約100種印地安語言。而今日僅剩18種,且在傳統的教育環境中並未教導任何一種。

為什麼這件事至關重要?霍爾頓認為,「如果語言中蘊含著看世界的方式,那麼當一種語言被停止使用時我們便失去了某些東西。」語言學家將語言的消失與物種的滅絕相比。如同一種物種滅絕時,我們對於歷史與科學的了解就會更受限制;而當一種語言消失時,我們對人類的了解亦會受到限縮。

從自然災害、全球化、乃至種族滅絕等都是威脅語言存亡的原因。1800年代末,在美國軍隊協助於夏威夷的美國人推翻夏威夷王國後不久,夏威夷語便被禁止在學校使用,當地耆老仍記得因為講夏威夷語而被懲罰的往事。雖然納瓦荷語的情況相較其他原住民語已經算良好的,數個世紀來它和其他美洲印地安文化仍受損於殖民開拓者帶來的暴力侵害與同化作用。而數十年的銳減後,僅剩約15萬人使用納瓦荷語。

Navajo Girl
Photo Credit: Wolfgang Staudt @ Flickr CC BY 2.0

雅沃黛表示,志在每天新增一種語言(從巴斯克語到蘇格蘭語)的Duolingo決定要推出夏威夷語和納瓦荷語,部份是由於該公司位於匹茲堡(Pittsburgh, Pa),而協助復興當地的原住民語更是一個正確的決定。相較於那種僅有極少量使用者的語言,這兩種語言皆具由一定數量且極具熱情的團體正在教授語言給年輕世代。這些團體也能在Duolingo提供的課程平台上以群眾外包(crowd-sourcing)的方式,自發性地投入時間和專業來創造上課教材,以豐富其課程。

霍爾頓說道,在我們還有時間的時候,科技對於瀕危語言的紀錄必不可少。當語言學家麥可.克拉斯(Michael Krauss)大膽地預測我們將在下個世紀見到「90%的人類語言死亡或毀滅」後,一場語言保存運動便於1990年代展開。而數位化革命(digital revolution)中工具與設備層面的提升有助於此運動的進行:以數位的方式記錄並轉寫文字,將方言整理歸檔,並建立起專家和使用者能互通有無的資料庫。

然而,儘管科技是瀕危語言的救世主,它同時也是扼殺語言的主要威脅之一。網路世界為英語、中文和法語等少數語言所主宰。一項2013年的分析指出,僅有5%的語言有機會在數位的範疇中蓬勃發展,而「亦有證據顯示,數位落差導致大量的語言滅亡。」

少數族群語言的使用者常面臨一個抉擇:若要運用數位化(此趨勢已與社會流動難以分割)所帶來的益處,他們就得以不是自己母語的另一種語言進行。如此一來,下個世代便會對投注時間與心力以保存瀕危語言感到毫無動力。

Duolingo並非唯一一間想要平衡此領域競爭態勢的公司。幾年前,牛津大學出版社(Oxford University Press)推出一項名為「牛津全球語言」(Oxford Global Languages)的倡議,旨在推廣那些「在網路上代表性低於適當比例」(digitally underrepresented)的語言,這些語言或許有數百萬的使用者,卻在網路上鮮少出現。他們的團隊不斷地匯編並出版如北印度語、馬來文、印尼文和羅馬尼亞文等語言的線上字典,這是在Siri或亞馬遜語音助理Alexa能夠了解並幫助用戶以前的必要基石。

產品經理羅伯特.沙皮羅(Robert Shapiro)說道:「身為英語使用者,網路上的所有事物某種程度而言都是為了我們發明的。但實際上,仍有非常大量的人被排除在外。」

© 2018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早期基督教致力於種族、階級和性別團結,可惜今非昔比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