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考察歷任總統如何帶領美國加入戰局,建議川普複習這些歷史

2018/10/26 ,

評論

TIME

第二次世界大戰太平洋戰爭,珍珠港事件中亞利桑納號中彈燃燒的景象|Photo Credit: 美國國家檔案和記錄管理局@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在寫《戰爭總統》這本書的10年裡發現的是,戰場上的男人和女人普遍都是英雄——但是從詹姆斯麥迪遜開始,總統職位的智慧和英雄主義並不匹配。

文:Olivia B. Waxman
譯:劉松宏

獲得艾美獎的總統歷史學家麥克・貝施洛斯(Michael Beschloss)是九本有關美國總統任期著作的作者,而他在為該項目奮鬥工作10年後,之後將目光瞄準於這項複雜的工作的一個特定部分:擔任總司令。

《戰爭總統》(Presidents of War)一書考察了美國總統如何成功地或不成功地帶領美國加入戰局,包括在1812年戰爭、西班牙-美國戰、墨西哥-美國戰爭、兩次世界大戰、朝鮮戰爭和越南戰爭等等。

他與時代周刊談到了這本書,提到美國對待戰爭的方式是如何改變的,以及為什麼川普總統可能需要複習一下這些歷史。

  • 這本書中有什麼在其他書籍中看不到的總統歷史?

這本書真正提到的是,這個國家的創始人對某件特定事物感到害怕:那就是美國總統幾乎可以一意孤行地掀起戰爭。他們反思著英格蘭和歐洲君主的歷史,而他們最想要避免的事情之一是:當君主不受歡迎時,他們會以戰爭為藉口來團結國家,讓自己變得更受歡迎——即使戰爭不是必要的。因此綜觀美國憲法,上面註明如果想要發動一場戰爭,國會必須發表戰爭聲明。

而今總統幾乎可以地一意孤行地掀起戰爭。上一次國會發表戰爭宣言是在1942年,從那以後美國經歷了一些非常重大的戰爭。如果你經歷了這200多年來總統展開重大戰爭的歷史,就會發現很多總統利用這些戰爭來擴大自己的權力、踐踏公民自由權、限制民主制度,甚至在某些情況下已經變成獨裁統治。而現在,這些都將是我們應該擔心的。

  • 在這個主題上有什麼樣特定的謎題是你想揭穿的?

我在寫這本書的10年裡發現的是,戰場上的男人和女人普遍都是英雄——但是從詹姆斯麥迪遜開始,總統職位的智慧和英雄主義並不匹配。不用多說,麥迪遜是憲法的制定者之一,同時也強烈認為美國不應該參與戰爭,除非對國土的安全有必要性或是獲得國人理解與支持時。然而,他也是帶領美國進入1812年戰爭的總統,這場戰爭幾乎是美國歷史上最不受歡迎的戰爭。他深知這場戰役不受支持,國會中將近一半的人反對。他讓自己被黨內的人煽動,告訴他必須阻止英國人騷擾我們的船隻並獲得我們心理上的獨立、囊括加拿大並使其成為美國的一部分。他對民主的感覺如此強烈,因此他沒有主張這不是一場必要的戰爭,他讓自己被說服而掀起這場戰爭。他在晚年生活中深感遺憾。這場戰爭是一個糟糕的建議。他極度期許不要成為一位獨裁者,以至於他太過聽信其他人。另一件諷刺的事是戰爭開始時,英國已經決定停止騷擾船隻,但由於消息傳過大西洋的時間太長,導致麥迪遜還沒來得及收到。一個錯誤的悲喜劇。

  • 麥迪遜的經歷有何與眾不同之處?有多少參戰決定是由總統單方面決定而不是其他人建議而為之?

總統都有自己的顧問團隊,但他們不一定會接受他們的建議。在林登詹森的案例中,其國防部長勞勃麥納馬拉是給予他最多建議的人,他不斷告訴詹森總統如果甘迺迪總統在世一定會向越南挺進。詹森總統應該聽從來自參議院導師李察羅素的建議,他是參議院軍事委員會主席並告訴詹森總統:「你其實不想介入越南戰爭。這將會像韓國一樣,但需要耗費10年才能獲勝。」回顧這番良善的建言,但可惜的是詹森總統當年沒有採納。

你會發現總統是非常固執的人。在任期一開始,波爾克總統幾乎推翻所有顧問的建議而致力於戰爭,他的顧問團隊不能理解他為什麼不斷推動戰爭,後來證明了波爾克總統只是為了擊敗墨西哥,然後向墨西哥提出:「墨西哥,你必須廉價賣給我們新墨西哥州和加利福尼亞州。」

  • 歷屆總統在做決定是否開戰前會從歷史中學習或是吸收前車之鑑嗎?

他們常常把前人的經驗應用地很糟糕。當詹森總統在1964年與越南打交道時,他認為這會是慕尼黑事件的重演,如果他不起身對抗北越——並且透過他們對抗俄羅斯和中國——這會引發對美國更加危險的戰爭。我們現在知道越南戰爭在1964年發生很多事,但越戰不是慕尼黑。將這兩件事混為一談非常不妥當。另一方面,值得慶幸的是羅斯福總統在1941年擔任總統,因為他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一直擔任伍德羅威爾遜總統的海軍助理部長,這讓他對戰爭有一定程度的理解,最終實現了一個嶄新的國際聯盟。如果羅斯福總統沒有早期的經歷,很難想像他會有如此非凡的洞察力。

  • 這就是聯合國的誕生嗎?

這完全是威爾遜總統要求參議院贊同國際聯盟而失敗進而產生的結果。因此,羅斯福總統在整個戰爭期間都在問自己:「我要如何贏得這場戰爭以及我如何鋪平道路,以便最終建立一個國際組織?」

  • 但是羅斯福總統在二戰中的行為也飽受批評,例如應該要在珍珠港事件發生前參戰

有些陰謀論家表示羅斯福總統策劃了珍珠港事件來激怒美國人願意參戰,而我認為這件事出於種種原因並非屬實。羅斯福總統不會像這樣置美國人於死地,否則實在太過分了。但是羅斯福總統對這個國家如此孤立的事實感到沮喪,開始對北大西洋的美國船隻採取更激進的態度。他知道如果在北大西洋有更多的美國船隻,德國人就有可能再多擊沉一艘美國船隻。我在這裡猜測,但是有邏輯的推斷:羅斯福總統知道,如果有一艘美國船隻在1941年初沉沒了,那將使美國人對與德國開戰的想法抱有更加開放的態度。我引用戰爭部長亨利史汀生的日記:「羅斯福總統展現了『等待大西洋對岸不可靠的艦長意外發射的機會,並且將其成為開戰的重要事件』的證明。」

  • 羅斯福總統的接班人杜魯門總統,做了一個後世總統跟進的決定:沒有國會的戰爭宣言而投入韓國戰爭。這是怎麼發生的?

我很欽佩杜魯門總統,但是他出於非常糟糕的原因而做了這個決定,主要原因是他擔心如果他去國會要求發表戰爭宣言會激起一場爭論,很多人可能會在爭論中說出一些傷害他的事。這就是你不會希望發生在杜魯門總統的骯髒行為。

  • 就像你在書中提到的,指出杜魯門總統是一位從歷史學習的人,這不是很諷刺嗎?

杜魯門總統曾經說過:「並非所有讀書人都能成為領導者,但所有領導人都必須是讀書人。」他所提出的觀點並不是說每個總統都必須成為美國歷史上的博士,但你至少要了解早期總統和美國公民的成功和失敗之處,來避免自己重蹈覆轍。諷刺的是,杜魯門總統說了這一席話,但他因為出身貧困而從未受過大學教育。

在川普總統的案例中,我認為他帶著一個「不讀書」的榮譽勳章。對我來說,很難看到如何在這種情況下擁有一位真正好的總統。當你擔任總統時,你唯一獲得的說明書就是前任總統的所作所為。

© 2018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她是家暴與強暴的受害者,但伊朗卻處決了尋求幫助的她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