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美國納粹並未隨著1930年代逝去,為什麼這些歷史長久被忽略?

2018/11/01 ,

評論

TIME

1929年8月4日,紐倫堡納粹黨大會|Photo Credit: Berliner Verlag/Archiv/picture-alliance/dpa/AP/達志影像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Hart解釋,有一部分是因為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歷史是美國的輝煌歷史之一。歷史上如此描述道:美國拯救了世界。珍珠港遭到轟炸,美國站出來為盟軍扭轉情勢,因而奠定他們成為世界超級大國的地位。這偉大的故事並沒有多餘的空間敘述相對少數、支持反方的人,但實際上他們卻是數量龐大的。

文:Lily Rothman
譯:高子媁

近期,尤其是在去(2017)年8月維吉尼亞州夏洛蒂鎮(Charlottesville, Va.)極端的集會之後,許多美國人已清楚地意識到,國內的納粹主義者並沒有隨著1930年代逝去。但直到最近,大家才比發生那時更了解那段故事。

事實上,Bradley W. Hart由於以前沒有關注這個主題,而於幾年前著手研究美國納粹支持者的歷史。Hart在他的新書《Hitler’s American Friends: The Third Reich’s Supporters in the United States》提到,第三帝國支持者聲稱,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前納粹主義的威脅比我們普遍認知的更嚴重,而數十年後那些勢力也讓我們學到一課。它產生於二戰前的孤立主義,這個故事也是「美國第一」思想歷史的一部分,後來更成為了現任總統唐納・川普的口號。

Hart向時代雜誌表示:「在美國街道上看到卍字符號顯然非常怵目驚心。但我已經鑽研這個主題一陣子,雖然並不在預料之中,但這就是我一直以來觀察出的趨勢。我並沒有非常震驚,然而在21世紀看到這些象徵時還是不免會有一些視覺衝擊。」

透過研究英國優生運動和納粹支持者歷史談論這個主題的Hart表示,他很早就發現,這個故事對美國人來說比大部分教科書所描述的更重大。他說,幾個重要人物可能只被簡單帶過,收音機牧師Charles Coughlin,或是高度公開的德裔美國人協會(German American Bund organization)。但整體而言,美國對於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相關言論已忽略那些支持錯誤的那一方的人;加上,當Charles Lindbergh以外的人皆指責猶太人逼迫美國實行非必要的戰爭,赴德國的美國交換生帶著嶄新的想法回國。在各式各樣的情況之下,親納粹派的人在那些年並非致力於和德國建立積極的軍事關係、也不是試圖讓美國受控於納粹主義之下(雖然連希特勒自己都覺得不可能),而是讓美國遠離歐洲的戰爭。

那為什麼這些歷史被長久忽略?

Hart解釋,有一部分是因為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歷史是美國的輝煌歷史之一。歷史上如此描述道:美國拯救了世界。珍珠港遭到轟炸,美國站出來為盟軍扭轉情勢,因而奠定他們成為世界超級大國的地位。這偉大的故事並沒有多餘的空間敘述相對少數、支持反方的人,但實際上他們卻是數量龐大的。

他說明:「這個國家對於談論孤立主義總是有些排斥,雖然這些想法一直存在。這是美國傳奇的一部分。我們想要記住在戰爭中永遠站在正確的一方的自己。」

那些曾參與納粹相關組織的人也有可能在冷戰的反共運動中隱藏自己的信仰,實際上卻讓一部分的人傾向法西斯主義,如同Hart所解釋,看似「比民主主義更加強硬對待共產主義」。(他引用的一項調查發現,1938年較多美國人認為共產主義劣於法西斯主義,反之亦然。)這些人可以在不表露自己是法西斯主義者的情況下,誠實且堅定地說他們一直都是反共主義者,而他們的美國人同胞仍在警戒共產主義,因此不會關注此事。

他補充道:「我們仍缺乏這個的完整資訊。」並表示有些重要的文件仍未公開。

故事中許多重點都可以在現代找到相應處。例如,讓Paul Manafort落入圈套的外國人代理人登錄法即是當時的代表。Hart的書也涵蓋了關於是否應允許持有極端意見的人在校園中發表己見的話題,一場仍延續至今的辯論。對Hart來說最有趣的平行現象是2016年總統大選期間出現的社交媒體錯誤訊息,以及納粹代理在美國的宣傳。(其中一個值得注意的事件為,一個德國代理連同同為支持者的國會助理利用郵寄特權,也就是以免費的郵寄服務供國會與第三方溝通,大量發布看似官方的宣傳。)兩個案件的主要目的都只是為了創造一種讓美國人不確定該相信什麼的情況。他表示,重點是不可靠的消息所帶來的影響遠比那些實際內容還重要。

他解釋:「他們並非試圖讓美國成為德國納粹的同盟。雖然他們可能會喜歡,仍將之視為異乎尋常。他們想做的是混淆美國大眾意見。這就是我們在社群媒體時代所見識到的。民主制度之下我們仰賴公眾意願行動,而混亂就代表著任何事都沒有公眾意願。」

還有一個可能讓美國忘記這段歷史的原因,就是美國還未到達最糟的狀態——一個支持納粹的政治家,在孤立主義支持者的擁護下登上掌握最高權力的位置。

「這裡真正的威脅,是出現一個如Charles Lindbergh般的存在,聚集這些團體以便進行選舉,而這也是美國有幸避免的。幸好從未有過那樣的時機。」Hart如此說道。

Hart認為這個故事真正的英雄是美國各個政黨,以及那些讓極端孤立主義上不了投票台的早期政治家。如今,既然會透過初選做出這些決定,這便成為每個美國公民的責任。Hart表示:「這個任務由黨內菁英轉移至初選投票者。所有參加初選投票的人都應該思考:我要投的這個候選人是不是對的人,並非為了黨派而是真的對國家好的合適人選?」

© 2018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奴隸制度遺毒?美國「小費文化」的起源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