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我是穆斯林美國人,而且我在電視劇中飾演一名英雄

2018/11/03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Zeeko Zaki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現在他變成真正的角色,也出現在電視上,不僅打擊犯罪,而且也有效打破氾濫的刻板印象。而現在世界上所有那些看起來像我的11歲孩子,都可以看到一個跟他們有著相同臉孔的人。

文:Zeeko Zaki
譯:劉松宏

如同大多數人一樣,我清楚記得當第二架飛機撞上世貿中心時,我人在哪裡。在賓夕法尼亞州尤寧維爾的六年級社會研究學課堂上,身邊環坐著我的同學們。17年後,我可以清楚地回憶起世貿中心崩塌的景象,就像我記得不久之後播出的另一組圖像一樣清晰:中東某處的一群村民在世貿大樓塌陷後,於大街上歡欣鼓舞。

在接下來的幾個小時裡,新聞媒體將這兩個畫面並列播出,而我11歲的大腦正在努力消化這些新聞。那天的重點已被遺忘,但是困惑、恐懼和悲傷的觸感仍然延續——以及從學校對講機傳出我名字的聲音。我和我的堂兄弟在校園裡飛奔著,不知道原因、該跑去哪裡或者這件事會怎樣結束;那些不知道是否該害怕我跟我的家人的人們露出不信任的表情。

特別是自911事件以來,我們被電影和電視中無數穆斯林恐怖分子的形象轟炸。甚至美國中部大多數人都認為信奉伊斯蘭教的人全是包著頭巾、所謂的「激進」恐怖分子。

11歲的我並不知道自己會想成為一名演員——我想上電視——所以我無法想像911事件將如何影響我的職業生涯,並改變、約束了我被期望的角色類型,如果我有幸能接演其他角色。作為一個孩子,我只是專注於扮演一個不同的角色——相關的、詼諧的、善良的「模範穆斯林」,向大眾白人社群展示並非所有穆斯林都是壞人。我進入了青少年時期並被各種「奧薩瑪・賓拉登笑話」消費,但是我將這些嘲笑拋諸腦後。我專注於融入人群、被大家喜歡並讓別人對我的存在感到舒服,而不是害怕我。

我開始愛上表演是在我高中一年級的時候,就在我們製作《蘇斯狂想曲》的過程中。如果想笑就笑吧,但是看著演員們鞠躬,看到他們收到溫暖的起立鼓掌,這些都推動我嘗試未來的音樂劇,包括《美女與野獸》。那些音樂劇解放了我。因為我們從一個任何人都能找到自己角色——無論是惡棍或是英雄——的故事中啟程。

當我身為一名兒童演員時,我從未被迫一直維持刻板印象。但是當我長大並成為一名職業演員時,我試鏡了許多恐怖分子的角色,甚至多到記不清。演員只是想工作,因為「工作會產生更多工作」,大概就像俗話說的那樣。因此,你追逐那些可能不那麼滿意甚至造成傷害的工作——對那些跟你過去遭遇相像的孩子造成傷害——只為了打開下一份更有希望或是更有價值的工作的大門。正是通過這個過程,社會將你對快樂的追求攪亂成四處遍布的痛苦。

你想要工作。但如果你把這種帶有歧視的工作做好,你就是在鼓吹刻板印象並推動對你同類人不利的負面言論。即使你迫於無奈必須做好你的工作,你過去深深憎恨的言論,也會讓你感到矛盾,有時甚至會很氣自己。你把自己放進一個盒子裡,還有其他也像你一樣的演員,最後可能會進一步妖魔化和惡意詆毀那些你希望描繪的那群人。

不過,我找到一個更好的方法,如果有夠多在這個行業工作的人願意幫忙的話。到目前為止,主角一直大多是白人、直男、順性別的人,所以作為一個身高六呎五吋的阿拉伯裔美國人,明確適合我描述的角色範圍是很有限的。這種突破的做法當然會透過讓更多不同的作家在實際面上實現更多角色,以及來自才子名人、演員導演、製片人和工作室以及網絡管理人員的更大想像和風險來改變他們對於主角的觀念而得到改善。

但它也會受益於一種開放性,這種開放性常常只提供給白人男性原型——只有故事內容,但主角的形象尚未定稿;我們只能從一個故事開始。在電視中常常可以發現隨著影集的進步,編劇會適應他們的演員來調整劇情。但這應該且可以從頭開始——因為每個背景的人都可以成為英雄。

常言道:「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因此大家常認為只要做好萬全準備,等待機會的來臨就好,對此我並不反對,但是我們時常忘記機會並不會赤裸裸地出現在我們面前,相反地,機會總是藏在不起眼的地方。

我的經紀人收到一份飾演飛行員的腳本,其中被稱為「OA」的角色不是以阿拉伯裔美國人或穆斯林為背景,其角色描述也不包含種族或民族。我的經紀人知道他們正在從有興趣的客戶名單中尋找一個拉丁裔演員來扮演這個角色。但是,他們沒有限定他們只考慮拉丁裔演員——這就是經紀人找到機會的地方。他把劇本寄給我;我錄了試鏡帶並寄出去。直到後來當我收到回電時,我才發現我的試鏡帶完全是主動提供,而不是對方要求的。

迪克沃夫和該劇的整個創作團隊都在試鏡室中看我接下來的表現。我們討論了將近一個小時。他們知曉了我的個人背景——我是埃及出生的移民,我提到我家鄉的方言、我童年時在中東度過了我的暑假,因為我的大家庭一直住在那裡。

當我對聯邦調查局(FBI)探員角色進行試鏡時,這個角色不再是拉丁裔,並且簡寫的字首OA已經成為「Omar Adom」的縮寫。對白台詞中甚至有幾句埃及阿拉伯語。裡頭有幾句是在埃及的祖父曾提到的智慧結晶。特工奧馬爾・阿多姆・齊丹(Omar Adom Zidan)的誕生,源於我個人存在所證明的可能性。

現在他變成真正的角色,也出現在電視上,不僅打擊犯罪,而且也有效打破氾濫的刻板印象。而現在世界上所有那些看起來像我的11歲孩子,都可以看到一個跟他們有著相同臉孔的人。

© 2018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專題下則文章:

一名13歲青少年的創新演算法,可能改變胰臟癌治療方式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