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為跨性別者做基因檢測,再度延續了「生物決定論」黑歷史

2018/11/01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TIME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據報導,該備忘錄唯一的例外是:男性或女性標籤可能被「可靠的基因遺傳證據」所反駁。但是正如幾十年的科學研究所表明的那樣,這種測試並不可能存在。未來也永遠不會出現。

文:Jeffrey Kluger
譯:劉松宏

科學時常忙於探索宇宙的奧秘,以至於疏於關心政治。無論你信不信,溫室氣體仍持續加重氣候變化,而疫苗也仍舊不會導致自閉症。

這些都不代表政治家和理論家不會繼續試圖將科學捲入他們的鬥爭中。這個醜陋真相的最新例子發生在本週(編按:原文發表於10月25日),當時《紐約時報》報導了衛生和公共服務部起草的一份備忘錄,如果其提到的細項得以實施,已固有的生理特徵來定義性別,將大大地損害對跨性別者的民事保護。據報導,該備忘錄唯一的例外是:男性或女性標籤可能被「可靠的基因遺傳證據」所反駁。

但是正如幾十年的科學研究所表明的那樣,這種測試並不可能存在。未來也永遠不會出現。

透過快速掃描染色體X、Y,我們可以很容易地確定基本的生理性別。這種方法也可以確定一些性別染色體疾病,最常見的是XXY——表面上是男性的人,但攜帶額外的X染色體。這種病症稱為柯林菲特氏症候群,可能導致一系列問題,包括青春期延遲或不完全、相對較脆弱的骨骼和睾丸未垂降。然而,X、Y染色體絕對沒有告訴你性別認同,性別認同是一件更為複雜的事情。

染色體上的基因可能在決定性別認同方面扮演重要的角色——正如其在確定身高和體重以及心臟病和運動能力方面所做的那樣——但影響力是有限的。例如,同卵雙胞胎共享相同的基因組,但仍然存在一對雙胞胎其中一個是跨性別者而另一個不是的情況。(似乎更有可能的是,同卵雙胞胎具有一樣的性別認同,並且不一樣性別認同的小樣本組使得要建立確鑿的答案變得困難。)所有跨性別者中,無論是不是雙胞胎,子宮環境、賀爾蒙、大腦結構等差異都會影響性別認同。

因此,衛生和公共服務部的規則建立了一個巧妙的環形陷阱——建立一個永遠無法達到的標準,並在對談開始之前結束對談。別責怪政策,這是科學的觀點。

當科學被正確地運用時,聽從科學的話實際上是一個非常好的主意。當氣象學家告訴你颶風即將來臨時,他們並不是在開玩笑,如果你沒有撤離,那就是你的問題了。但是在歷史上,散播政治議程的人都非常不老實,提出各種假冒科學之名的垃圾訊息,來作為一種支持惡毒想法的方式。

這種做法一直是為種族偏見辯護的常見方式。例如,19世紀的美國解剖學家塞繆爾・喬治・莫頓(Samuel George Morton)是將智力與顱骨大小聯繫在一起的思想流派領導者。莫頓建立了當時世界上數量最龐大的人類頭骨收藏,測量了它們的體積並得出結論,白人歐洲人排在最前面,其次依次是亞洲人、馬來西亞人、美洲原住民、最後是非洲人。

由於各種各樣的原因,科學是非常腐敗的,尤其是因為科學依賴當時流行但卻毫無事實根據的人類5種族模式。科學也沒有考慮到這一事實:在所有種族群體中,大腦的大小波動很大,男性為1053至1499立方厘米,女性為974至1389立方厘米。當然,有一個不方便的事實是,雖然有些人可能比其他人有更大的腦容量,尼安德特人把我們都打敗了,他們的大腦比我們大200立方厘米。然而腦容量大對他們有什麼幫助呢?

但莫頓的研究仍有其政治用途,因為它與種族多元理論完全吻合,此理論說明種族出現和演變是彼此獨立的,因此種族間發展可能是不平等的。查爾斯・達爾文於1871年出版了《人類起源》一書,為單一主義的科學解釋打開了大門——闡述了我們都是來自非洲共同祖先的觀念。但是在美國內戰前,莫頓的理論佔據了主導地位,這對於那些正在尋找方法為奴隸制度辯護的人來說非常方便。

智力測驗——特別是斯坦福-比奈(Stanford-Binet)智力量表,於1916年首次出版,並且自那時候起定期更新——被用來造成類似的智力迷思。公平地說,智力測驗有其用途,因為它們似乎確實提供了一個相當不錯的個人能力衡量標準,隨著人們年齡的增長,這個標准或多或少保持穩定。然而問題是測試不同文化的人時。社會經濟地位較高的兒童,如果去更好的學校,有更多的機會進行豐富的藝術或舞蹈課程,他們的測驗表現會優於其他的小孩。然而,那些幸運的孩子也更容易剛好是白人小孩,這一事實很容易讓智力測驗轉變為收入多寡的測試而不是智力功能的測試。

斯坦福-比奈智力量表才剛剛被開發出來,就馬上被濫用。1916年,史丹福大學心理學家路易斯・特曼寫道:「智力測驗得分較低,代表著一些群體『智力低下』,智力水平在西班牙印地安和墨西哥西南部家庭中,以及黑人家庭當中非常普遍。他們的愚笨似乎是來自種族或至少是他們的家庭遺傳所固有的。」

僅僅11年過後,部分由智力測驗決定的智力駑鈍概念被用於最高法院惡名昭彰的巴克訴貝爾案,該案件允許對監獄或精神病院的「精神病或弱智」進行強迫絕育。弗吉尼亞州的聯邦法官奧利弗・溫德爾・霍姆斯(Oliver Wendell Holmes)寫道:「有理由對『有缺陷的人』進行消毒,如果他們現在已經出院,將成為一種威脅,但如果無法生育,可能會安全地出院並自我支持並使自己和社會大眾受益。」最後,估計有65,000人被強迫進行輸精管或輸卵管切除術,切除卵巢或輸卵管。2002年,弗吉尼亞州州長正式向該計劃的受害者道歉。

這不僅僅是種族上的議題。最古老的人為科學偏見——即使人類生活在基本相似的社會中出現的偏見——是一種反對婦女的偏見。早在4000年前,文化就開始定義「歇斯底里」 (hysteria)——它來自希臘語hystera,意思是子宮——形容一種精神失調以及特別女性化的症狀。

在《心理健康臨床實踐和流行病學》雜誌2012年一篇關於科學的評論中,一群義大利研究人員撰寫關於神話中的希臘占卜者米蘭普斯,據說他“安撫了阿爾戈處女拒絕崇拜陰莖的叛亂。當時她們的行為被認為是瘋狂的。米蘭普斯用藜蘆治癒了這些女性,然後鼓勵她們與年輕和強壯的男人行房。根據米蘭普斯所言,她們被治癒了並恢復了理智,而她們瘋狂的根源是「缺乏高潮導致『子宮憂鬱』,最後被其毒害。」

如果你是一名男性預言家,這是一個很有吸引力的處方:更多的性行為對女性的心理健康至關重要,尤其還能適當地讚揚陰莖。後來出現的希波克拉底認為子宮是女性瘋狂的根源,儘管他的論點是因為子宮的「運動」,而不是為了迎合性交。

此一情況在20世紀有了些微好轉——的確隨著美國和歐洲的選舉權運動的增加,女權在某些方面變得更弱勢。這一次是月經問題,這是每個月都會使女性不夠理性而不能投票的虛弱期。除此之外,雖然男性也需要快速代謝(容易消耗能量),但女性合成代謝(節約能量)的能力意味著她們沒有能力參與管理。

這一類的生物決定論在上個世紀幾乎沒有被淡忘,正如去年谷歌工程師詹姆斯・達莫爾(James Damore)在公司內部散布歧視女性的備忘錄所引發的風暴,備忘錄裡頭提到矽谷的性別差距,例如擁有「產前睾固酮」使得男性比女性更適合技術工作。毫不意外的是,科學沒有找到任何證據支持這一論點。然而被發現的事情是:當雇用、教育和工作場所不公平的結構障礙被消除時,女性——具備子宮和月經週期——辦事能力與政府企業和所有其他相關領域的男性一樣優秀。

最終達莫爾被解僱,女性獲得了投票權,達爾文擊敗了莫頓,智力測驗開始被更加精密地分析。好消息是,關於跨性別者過於簡化的假設可能會經歷一樣的過程;壞消息是,只要有科學存在——意味著永遠——就會有人濫用科學來作怪。

© 2018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耶穌是王》:肯伊威斯特找到了上帝,卻失去了靈感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