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梅克爾意識到德國需要新血,寧願優雅離去而不是被迫下台

2018/11/22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為一名前科學家,梅克爾在35歲時進入政界,並一直在尋求著務實的政治解決方案。所以她現在正仔細規劃著她的退場。

文:Nina Schick(布魯塞爾智庫「拉斯穆森全球」〔Rasmussen Global〕的政治研究員、顧問和評論員)
譯:劉松宏

當梅克爾(Angela Merkel)被選為德國基督教民主聯盟(CDU)的主席時,九一一事件還沒有發生,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 Holdings Inc.)仍然存在,而距離第一部iPhone的發布還有七年之久。

18年來,在贏得四次德國總理選舉後,梅克爾宣布將於12月結束黨主席職務。隨即,那個曾經被稱為「Mutti」(媽媽)的德國領袖進入了她職涯的薄暮。

梅克爾知道她的時間到了:德國需要政治新血。目前還不能準確知道她什麼時候會離開,但她不太可能在2021年之前完成剩餘的任期。作為一名前科學家,梅克爾在35歲時進入政界,並一直在尋求著務實的政治解決方案。所以她現在正仔細規劃著她的退場。意識到德國人需要政治新血,而她寧願自己離去而不是被迫下台。

梅克爾從1982年至1998年擔任德國總理的柯爾(Helmut Kohl)的錯誤中吸取了教訓。作為他曾經的門徒,她在1999年公開呼籲柯爾下台,當時他正被一場競選財務醜聞糾纏不清、無法放手。對於他而言,柯爾錯誤地低估了一個被稱為「我的女孩」的梅克爾。其他人也對這個來自東德路德教會牧師的女兒犯了同樣的錯誤。

梅克爾於2005年成為德國總理,在2009、2013和2017年又贏了三次選舉。在這段風雲變幻的期間,她領導了世界上最富有的民主國家之一13年――不僅是德國而是對歐盟及其他國家。由於她的眾對手們來來去去,她目睹了2008年的金融危機;歐元區危機、俄羅斯入侵烏克蘭;阿拉伯之春;敘利亞戰爭的野蠻行徑;移民危機;川普(Donald Trump)當選;英國脫歐。

在國內方面,梅克爾主政了大部分德國相對和平、穩定和繁榮的時期。但最近發生的事件使她的總理職位難以為繼。麻煩始於梅克爾決定在2015年夏天向數百萬穿越歐洲的難民開放德國邊境時。幾個月之內,有超過100萬難民和尋求庇護者抵達德國。

政治後果是巨大的。它激發了極右翼民粹主義的德國另類選擇黨(AfD),使得他們在去(2017)年的全國大選中竄升,並首次在德國聯邦議院贏得席位。與此同時,傳統政黨像是梅克爾的基督教民主黨和中左翼社會民主黨(SPD)大失民心。

這種趨勢在巴伐利亞邦和黑森邦最近的地方選舉中也有所體現。除了德國另類選擇黨,另外一個大贏家是綠黨。從難民政策到環境的問題上,綠黨和德國另類選擇黨對德國社會的走向採取截然相反的觀點。

因此,德國政治正變得更加分裂和分化——在大部分西方國家蔓延的現象。身份、宗教和種族問題很可能在未來幾年占主導地位。

對於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等領袖們來說,德國變得只關注自己國家是個壞消息,馬克宏希望他在艾麗舍宮的任期可以與柏林的政治想法一致,以更進一步的鋪平歐元區整合之路。在我們看到回歸本土主義的地緣政治環境的背景下,梅克爾的離去將更加深刻;排斥和恐懼的政治;專制的興起以及民主本身作為一種治理形式的質疑。

對於那些讚揚梅克爾(無論是正確還是錯誤)作為自由世界領袖的人來說,這也是壞消息。當她離去時,問題將是她所主張的立場將留下多少。

© 2018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美國Z世代心理健康最糟,槍枝暴力是嚴重壓力源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