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在登陸火星的過程,我們可能已經傷害了當地生命體

2018/11/29 , 評論
TIME
火星上疑似曾有水流的地形|Photo Credit: NASA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文:Jeffrey Kluger
譯:彭于庭

許願可要小心,即使你祈求的內容是你非常、非常想要的東西。以智利的阿他加馬沙漠為例,這是世界公認最乾的地方之一,平均年降雨量只有0.1公分,且平均每隔100年才會有1年降雨量達3.8公分(足夠形成短暫的淺水湖)。但是這麼少的雨量也算奢求,因為根據氣候紀錄,過去500年來該地未曾下過大雨。

所以你可能會認為對阿他加馬沙漠而言,2015、2017年該地區發生的兩次暴風雨是好事一件,而這兩年中間下的幾次雨也算是天降甘霖。阿加他馬沙漠因此,或應該變的生機蓬勃,康乃爾大學(Cornell University)天體生物學家阿爾伯特・費爾恩(Alberto Fairén)稱此現象為「盛大的綻放」。但是根據費爾恩及同事發表在《科學報告》期刊研究指出,這幾場大雨帶來的死亡多過新生,這不單指地球,也包含火星這類乾燥的行星。

雖然阿加他馬沙漠的確是個了無生氣的地方,但仍有一些有機體奮力活了下來。目前已知至少有16種有機體靠著以硝酸鹽為食,他們能在乾涸許久的河床深處存活。當地少之又少的水氣來自些微的降雨量以及所謂「高原冬季」來臨時,也就是12月到隔年3月之間南美洲東部的安地斯山脈飄來的潮濕空氣。

該研究作者在報告中形容這些可以在艱困的環境中生存下來的微生物「巧妙地適應了這極端乾燥的環境」。除了靠一點點水就能存活,這些有機體還能抗輻射,即使是在日曬強烈、紫外線極強的沙漠它們也能生存。

然而阿加他馬沙漠在下過大雨後,情況急轉直下。不僅花朵沒有如期盛開,費爾恩和同事在調查了大雨短暫留下的鹽水湖後,發現平均每座湖有12種微生物消失了。

費爾恩在與報告同時釋出的一份聲明說:「這起滅絕事件非常嚴重,某些地區有高達87%生命消失。」造成這起大規模滅絕事件的原因是「滲透休克」,只要單細胞生物透過細胞膜吸收太多的水分就會脹破。如果說單細胞生物可能會被淹死,大概就是在說這種情況,而這可能對火星而言是則壞消息。

研究外太空是否存有生命的科學家常用阿加他馬沙漠來比喻火星上的環境。火星跟阿加他馬沙漠都曾是潮濕的地方,之後兩者都變成極度乾燥的地方,只不過火星上的水消失在外太空中,而阿加他馬沙漠則是因為氣候而變得極度乾燥。火星有45億年的歷史,雖然水在第十億年後就消失了,但至少這段時間足以形成微生物。即使火星沒有水,最堅韌的微生物也可能活下來,就像阿加他馬沙漠的微生物一樣。但是火星上的乾旱期不定,當地底含水層的水湧出或河道破裂當地就會淹水。

該研究所者寫道,「因此,理論上當地的生命體不定期得面對很高的滲透壓,甚至比阿加他馬沙漠生物體這次面對的還高。」因此,火星上的微生物也死亡了。

曾到訪火星的人類也許已經影響了當地可能留存的生命體,至少若我們曾試著幫當地的土壤澆點水,就會是如此。事實上,我們的太空梭可能已經傷害了當地的生命體。1976年,維京登陸器使用水溶液來探測火星土壤裡是否有生物過程留下的氣體,這可用來證明火星上曾存在生命,但這卻是個天大的錯誤。費爾恩和同事在研究中指出,維京號不僅沒有找到生命存在的確切證據,在細胞上使用水溶液反而「讓有機分子因滲透壓而破裂死亡」。

雖然沒有證據支持這項說法——但也沒有證據證明它是錯的。尋找火星生命的任務將會繼續,也必須繼續。如果我們從地球的生態系統學到一個教訓,那就是不論哪一個星球的生態系統,要保護很困難,要摧毀卻非常簡單。

© 2018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不只有藍綠,備受期待的「第三勢力」議員又選上幾席?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專題下則文章:

美國仇外主義的兩項成因:一是網路,二是川普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