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維護國家利益卻敗給柯林頓,老布希依然選擇優雅下台

2018/12/27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TIME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老布希因為這個決定在政治上付出了重大的代價。此舉激發了共和黨內與來自第三黨的挑戰,最終在1992年的總統大選中敗給了民主黨的比爾・柯林頓。

文:Richard Haass(美國外交關係協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主席,也是《失序時代:全球舊秩序的崩潰與新秩序的重塑》〔A World in Disarray: American Foreign Policy and the Crisis of the Old Order〕一書作者;他曾於1989至1993擔任白宮國家安全會議中東與南亞首席顧問)
譯:許睿洋

目前為止,在美國二又四分之一個世紀的國家歷史中僅有45位總統,而我們不幸失去了其中一位:人稱「老布希」的喬治・赫伯特・沃克・布希(George H.W. Bush),他是美國第41任總統。當然,我們將會也必須悼念他的離去。然而,倘若我們不花點時間從他在橢圓辦公室(Oval Office)的四年任期,以及其他90年的璀璨生命中鑑往知來,那麼我們就太過怠慢了。

首先,而且也最重要的是,我們應當理解「人」在決策中至關重大。鮮少有歷史是必然發生的,儘管兩人處在相同情境之下,他們也不會選擇做同一件事,更不消說以一模一樣的方式執行。

舉例來說,當薩達姆・海珊(Saddam Hussein)於1990年8月入侵科威特,有人認為這件事雖然令人不舒服,但尚可忍受。而其他人(包括近半數的美國參議院)認為,此事不可忍受,但也不值得為此一戰,我們應該給經濟制裁更多時間來發揮效果,儘管當時根本沒有任何理由能夠使人們相信制裁得以說服海珊放棄大部分(更不用說完全放棄)的征服行動。

然而,老布希總統並不同意,他指出只要再拖過一分一秒,我們將完全失去保護科威特的機會。同時,他也斷言,當前處於浪尖上的不僅是影響全球經濟的能源供給問題,更包含了後冷戰時代世界運行的特色。如果我們允許了這次侵略行動的存在,很快地世上其他地方將會有各種侵略行動群起效尤。

老布希總統派遣了50萬美國大兵進入波斯灣,在說服海珊撤出科威特的外交談判失敗後,他隨即命令他的軍隊與其他國際盟友發動攻擊。軍事行動很快地告捷,損失也幸運地相對較低——比許多人預估得要低上許多。我們實在難以想像,如果我們允許暴政與侵略橫行,當今世界是否會比過去更好。

上述經驗隱含的啟示告訴我們,美國無法毫不付出,並對世界置之不理。老布希總統曾在18歲時參加第二次世界大戰,他當時是美國最年輕的戰鬥機飛行員。他明白孤立主義的愚蠢,也了解在這個分崩離析的世界上,美國不能將自己孤立於全球經濟、物質與人性要素之外。

然而,儘管美國的領導地位無人能替代,但美國也不能一意孤行,因為單邊主義(unilateralism)並沒有比孤立主義還要可行。在波灣戰爭中,美國受惠於外國的軍事貢獻,並透過戰前與戰後的外交活動讓美軍得以使用外國的軍事基地,更取得財務上的協助與支持。多邊主義(multilateralism)與國家安全能夠——往往也確實是——攜手並進。

值得再次重申的是,這般對於盟友的需求現今更加真切。有太多塑造著並威脅著當今國際世界的挑戰,難以由單一國家的行動有效控管,更不用說完全解決——從氣候變遷、恐怖主義、到大規模毀滅性武器的擴散等皆是如此。就連最強大也最富裕的美國也毫不例外。

從老布希總統的自身經驗上當然也有許多事情值得我們學習。其中包含了細微手勢的重要性,以及在這個充斥著電子郵件與推特的時代,用手抄寫筆記的重要性。他也親自驗證了只要你不過度在乎最終誰得到功勞,沒有事情是無法完成的;謙和能帶來回報。

老布希總統明白,在他的總統任內,一切權力都只是暫時的,為民服務要比任何個人或政治上的考量還要重要。他的一生如出一轍,秉持著「為公眾服務乃崇高志業」的思想,而政治不該是場相互嗜血的殺戮活動。政治能讓我們團結一致,但這需要人們願意妥協、願意將對方視為對手而非寇讎,並願意將公眾的利益置於個人之前。

當1990年他與他的團隊立場相左並向人民保證不會調高稅率時,老布希總統做到了這點。在同意小幅增加個人所得稅的情況下,他促成了一項兩黨都可能接受的協議。這項協議刪減了政府開支,並將美國經濟送上正常的軌道,在未來幾年有助經濟的成長,而最終方能消弭赤字。

他卻也因為這個決定在政治上付出了重大的代價。此舉激發了共和黨內與來自第三黨的挑戰,最終在1992年的總統大選中老布希敗給了比爾・柯林頓(Bill Clinton)。

然而,一如老布希總統典型的作風,他極具風度地接受這次的敗選。他並未挑戰計票,或質疑這個受他敬重的政治制度的正當性。反之,他則是讓這名即將繼任的第42任美國總統知道,他對其勝選表示祝賀。而在柯林頓結束他的總統任期之後,這2位美國前領導人一同在世界各地旅遊,幫助需要幫助的人,並試著告訴世界:對國家共同的愛能夠、也應該優於一切。

是的,讓我們為第41任美國總統的離去哀悼,但也讓我們從他的一生汲取寶貴的生命經驗。

© 2018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耶穌是王》:肯伊威斯特找到了上帝,卻失去了靈感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