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當中國有能力把人送上月球時,我們應該高興嗎?

2019/01/25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TIME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近期的成功可能會重新點燃一些過去競爭對手的鬥志,再次讓美國人的注意力集中在太空競賽上。

文:Jeffrey Kluger
譯:劉松宏

在臉書製圖頁面上有一張完美的地圖:顯示世界上所有的國家,下面有雙色標示。紅色表示「國旗上有月亮的國家」,世界上有13個國家。藍色表示「國旗插在月球上的國家」,只有一個國家:美國。

很難不為此感到驕傲與喜悅——即使這件事從來沒有得到技術上的證實。美國肯定是第一個——也是迄今為止唯一一個由人類將國旗插在月球上的國家。但是當蘇聯的月球探測器2號撞擊器在1959年墜毀在月球上,並在其上攜帶一枚印有蘇聯國旗的硬幣時,蘇聯成為第一個將其標誌置於月球表面的國家。美國直到1964年才重現這一壯舉,接著蘇聯總理尼基塔・赫魯雪夫(Nikita Khrushchev)忍不住嘲弄當時略微落後的美國人,美國正努力想趕上蘇聯的進度。

赫魯雪夫笑得很開心地說道:「蘇聯在月球上的旗幟一直在等待美國的旗幟,他都開始感到寂寞了。」

最終,蘇聯的旗幟擁有很多的夥伴——比它想要的還要多更多。蘇聯和美國都設法發射太空船到月球上著陸,但是只有美國與其太空人完成這件壯舉。2008年,印度加入了「發射金屬到月球俱樂部」,從其月球探測器「月船一號」向地面發射了撞擊器。中國也在2013年跟進,發射了嫦娥三號著陸器和探測車。

而現在,在新的一年的第一個星期,北京首先啟動了一個太空計畫:將嫦娥四號登陸器和探測車放置在月球的另一邊——那是一個從來沒有機器抵達過的地方,也沒有被任何相機就近拍攝過。這項成就需要完成一些工作,需要一個通訊中繼衛星——巧妙地命名為「鵲橋」,或者喜鵲橋——事先放置在月球軌道上,因為不可能透過月球本身的間隙與地球直接通訊。

對於中國作為太空實力的名聲和這項計畫探索的進展,很難小看這項任務的重要性。但這一點也沒有阻止學者們的嘗試。澳門大學科技教授朱夢華告訴《紐約時報》:「這次太空任務表明中國在太空探測方面達到世界先進的水平,我們中國人做到了美國人不敢嘗試的事情。」

美國確實從未降落在月球的另一邊,但缺乏勇氣並不是箇中原因——美國NASA的新視野號(New Horizons)在同一星期內忍不住聲稱,在距離40億英里的地方發現了冰冷天體「終極遠境」(Ultima Thule),位在地球的太空船曾經造訪過最遠距離的物體。截至嫦娥四號降落的那一天,月球距離地球約24萬600英里,相當於新視野號目前距離的0.00616%。

儘管如此,中國仍然可以為此感到驕傲,中國人民也應該支持和喜歡這項成就,我們都應該為此慶祝。美國將阿波羅11號機組人員送上月球進行首次登月時,其中有一塊牌匾寫著:「我們為全人類和平而來。」這件事並不是說說而已。是的,機組人員們在當時插下了美國國旗,太空人在他們太空服的肩膀上有著同樣的旗幟。但是,世界接受了美國的壯舉,並將美國的成就稱為全人類的成就。

在阿波羅11號登陸前夕,白宮演講撰稿人威廉・薩菲爾(William Safire)在一次尖銳的發言中反映了這一想法,他寫道:如果月球登陸者尼爾・阿姆斯壯(Neil Armstrong)和巴茲・艾德林(Buzz Aldrin)被遺棄在月球表面上,只讓在月球軌道上守衛太空船的太空人麥可・柯林斯(Michael Collins)獨自返回地球的話,總統尼克森(Richard Nixon)將會為此發表全國演講。尼克森總統會說:「他們將受到全世界人民的哀悼,也將被地球之母哀悼,他們膽敢把她的兩個兒子送往未知世界。」

現今,中國是最有能力將其兒女送入同一個月球上未知區域的國家——這個目標被中國預計最早將在2020年末達成——如果確實完成了,它代表著地球全部75億人的成就。中國的優勢大部分歸功於北京在完成所有宏偉項目的偏執行事風格,如2008年奧運會、該國龐大的鐵路和地鐵網絡以及全球「一帶一路」計畫。

一個自上而下的體系可以完全控制經濟和社會的各個層面,因此可以使各個偉大成就得以實踐。美國海軍戰爭學院教授喬安・強森-弗里斯(Joan Johnson-Freese)指出:「下一次在月球傳輸聲音通訊時使用中文的機率很高。」

但中國的發展歸因於俄羅斯和美國的無能為力。莫斯科新推出的「東方太空發射場」因各種原因而被推遲,其中包括不斷流入腐敗官員口袋的資金,以及施工人員普遍對低薪甚至無薪工作的不滿。自從雷根(Ronald Reagan)一改其前任的政策並且大轉彎以來,美國的政治功能失調早已大大影響了NASA,導致永久性地改變目標——從國際太空站到月球,再到小行星重新定向任務,再變成火星任務,最後又回到了月球。當然還有關於太空部隊的爭執不休,華盛頓內外都沒有人可以完全解釋或交代這一點。

然而矛盾的是,美國人和俄羅斯人主動放棄在月球優勢地位也可能對中國產生不利。儘管批評人士質疑其危險性和成本,但是美國和蘇聯在彼此白熱化的競賽中爭奪首次登上月球,有助於維持兩國在1960年代的太空計劃進度。隨著中國經濟增幅延緩,沒有了國際競爭對手的壓力,北京可能更難以證明自己的太空目標與成就——特別是如果這個國家面臨像1967年阿波羅1號、聯合1號及1971年聯合11號太空人殉職的事故悲劇。

與此同時,中國近期的成功可能會重新點燃一些過去競爭對手的鬥志,再次讓美國人的注意力集中在太空競賽上——尤其是像伊隆・馬斯克(Elon Musk)的美國太空探索科技公司SpaceX和傑夫・貝佐斯(Jeff Bezos)的航空科技公司Blue Origin等私人企業現在也進入太空混戰中。雄心勃勃的企業家可能沒有政府所擁有的印紙鈔能力,但他們通常也不會受到政府官僚機構或選舉政治的影響。

無論如何,登陸月球仍然是人類的目標和夢想。中國顯然為了登月的魅力而傾倒失足,如果你有一點冒險精神,那麼很難不再為國家最新的小型登月船——以及未來可能更大、更雄心勃勃的太空船傾注心力。然而,無論太空船上的旗幟是哪個國家,月球表面上的人類腳印總比一無所有來得好。

© 2019 Time Inc. 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耶穌是王》:肯伊威斯特找到了上帝,卻失去了靈感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