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美國如果離開北約,真的會更符合國家利益嗎?

2019/02/07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與其不斷威脅各同盟國美國將退出北約,還不如花多點時間想想要如何讓其他國家貢獻更多且更有效率。或是一個更好的問題 : 美國離開北約真的會更符合國家利益嗎?

文:James Stavridis
譯:韓詠翔

我能想像到的普亭(Vladimir Putin)最討厭的單字大概是「跨大西洋共同體」(transatlantic community)。當然,這是有點尷尬的外交辭令,但卻也描述了民主國家的合作區域——從東歐橫跨整個歐洲,延伸到大西洋與加利福尼亞海岸。這廣大的區域不僅擁有世界一半的GDP,也代表著一座連結美國與歐洲的民主大橋。

在這廣大區域的核心是擁有70年歷史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以下簡稱北約)。由於該組織對俄羅斯的強大威脅,普亭似乎對其十分反感。從擔任國家安全委員會的間諜到如今的國家領導人,他始終沒有放棄摧毀北約這個目標,但時至今日仍尚未成功。普亭有段著名的發言 : 「20世紀最大的悲劇就是蘇聯以及華沙公約組織的解體。」而這兩大悲劇的發生都跟NATO的勝利脫不了關係。

近期《紐約時報》的一則報導提到了川普(Donald Trump)正考慮美國是否要退出北約,震撼了世界各國的政府(川普在造勢場合的發言認為,美國應該要重新思考其與其他盟國的關係是否已經過時)。很難想像普亭在聽到這個消息時有多高興。即便只是討論美國是否退出北約,對該組織而言都像是敲響了喪鐘一般,原因在於北約最為人所知的原則就是集體防禦,內容為「只要其中一會員國受到軍事攻擊,就視同整個組織受到軍事攻擊。」然而美國是否退出北約的討論弱化了組織的團結,強烈打擊了各成員國對組織的信心。

川普想退出北約的原因遭到多方猜測,從美國在北約中負擔太多經費到川普與普亭之間微妙且隱晦的關係都被提出討論,但總結來說真正原因仍然不明。

考慮到北約的強大影響力與取得的重大成果,美國試圖離開的這一作為似乎不合邏輯。綜觀人類歷史,從來沒有一個同盟比北約更富有或更有力量。即使美國退出,北約的安全支出仍然是世界第二大,領先中國及俄羅斯。北約的士兵充滿勇氣與我們並肩作戰的場景是我親眼目睹過且印象非常深刻的。

我當了四年的北約盟軍最高指揮官。這四年間,我看到眾多將士轉戰四方,從阿富汗到利比亞、巴爾幹半島、伊拉克,甚至是在印度洋進行反海盜的任務。我從未懷疑過這些將士在戰場上的勇氣,但是我卻十分擔心在布魯塞爾總部內的政治角力會破壞組織的團結。身為國際行動的領導者,當我向各國元首簡述我們的任務時,大部分的人都願意從激烈的爭執中退出,而讓他們甘願團結一致的原因在於他們有著讓美國穩定與繁榮的信念。

這幾年間,我看到因為小布希(George W. Bush)總統或歐巴馬(Barack Obama)總統的支持,蓋茲(Robert Gates)或是潘內達(Leon Panetta)這兩位國防部長(一位是民主黨而另一位是共和黨),一次又一次地發揮美國的影響力來使各國團結。北約的價值一直擺在政黨政治的利益之上,直到最近才開始有了變數。

對美國而言,給歐洲各國壓力使他們的國防預算達到該國GDP的2%是符合邏輯的作法,而討論退出北約的同盟則不是。與其不斷威脅各同盟國美國將退出北約,還不如花多點時間想想要如何讓其他國家貢獻更多且更有效率。或是一個更好的問題 : 美國離開北約真的會更符合國家利益嗎?

提到這個問題馬上有三個想法在我腦海浮現。

第一個是我們必須繼續我們在阿富汗的行動。目前我們在阿富汗處於一個微妙的情勢 : 有機會進行和平協商但是還沒有開始實行。如果放棄這次機會則阿富汗地區將會再次亂成一鍋粥。因為這個情況,不論是對美國或是歐洲而言,現在都不是一個從阿富汗撤軍的好時機。但是如果我們撤離了阿富汗,則歐洲各國必然跟進,所以對美國而言,推動北約持續在阿富汗的行動是非常重要的。

第二點是北約在對付伊斯蘭國時確實是一個強而有力的幫助。最近在曼比季(Manbij,敘利亞城市)發生的自殺炸彈攻擊造成了包含四個美國人在內的19個人死亡,提醒了我們即使總統也發表過同樣看法,關於伊斯蘭國已經被消滅的說法有誇大的嫌疑。北約在打擊伊斯蘭國方面可以除了地面武裝備部隊外,還可以提供空襲、網路活動以及後勤支援。從這點來看,我們不僅不應從阿富汗撤兵,反而應該加派更多軍隊到敘利亞。而這件事情不應該全部由美國來做,北約也應參與其中。

第三,我們需要更團結的同盟以對抗俄羅斯進一步的侵略。普亭將持續對處在邊境的正式同盟成員夥伴,分別是愛沙尼亞、烏克蘭,進行傾軋。他將繼續建造更加危險及動盪秩序的武器系統,並且在如同加里寧格勒——一個地處在歐洲心臟地區的俄羅斯飛地,佈施武器。普亭將會在地中海東部以及歐洲邊境使用融合了社會網絡、網路攻擊、隱匿部隊以及特殊武力的致命混成形式——稱做混合型作戰。對此我們需要齊一且具能力的盟友挺而抗衡之,像是為烏克蘭軍隊進行任務訓練。

川普總統是個生意人。他應當了解北約是個相當不錯的博弈形式。我們的參與帶來了具備意願的同夥,他們一次又一次犧牲了鬥爭中所流下的血液與可取得的珍寶,以跟美國站在同一陣線;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說的不錯,唯一一件比與同盟共同作戰更糟的,是缺乏同盟獨自作戰。漫不經心的談及退出北約形同冒著失去這項博弈的風險。而這將會是一項糟糕的生意,以及惡化的地緣政治。

© 2019 Time Inc. 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人們為什麼在網路上做出各種糟糕、醜陋的勾當?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