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臉書讓菲律賓政府攻擊我,為何我仍願意繼續與它合作?

2019/02/13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Reuters / TPG
TIME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為世界上最大的新聞傳播者,臉書卻拒絕充當真相守門人,反而讓謊言傳播得比真相更快速,對此我給予臉書極差評價,然而,如果沒有社群媒體巨頭臉書,「雷普勒」的快速成長也就不會發生。

文:Maria Ressa
譯:劉松宏

臉書的信息操作系統將我的聲譽和內心的平靜破壞殆盡。這是給美國大眾的一個警示。

我經營著菲律賓的線上新聞網站「雷普勒(Rappler)」。在我的國家,臉書基本上就跟網際網路一般普及,這都要歸功於電信公司的大方補貼,讓人們在網站上可以不用支付數據費用。但這也使得菲律賓成為受害於臉書的最佳範本。

對我和「雷普勒」的網路攻擊於2016年夏天開始在臉書上出現。一年後,總統羅德里戈·杜特蒂在他的國家網頁中重複了這些言論。此後,我就陷入了一起出於政治動機的刑事指控,面臨我人生第一份逮捕令並交付保釋金。這種事不只發生一次,而是分別在兩個不同的法庭中上演五次。我必須得到准許才能在菲律賓境外旅行。

如果我輸掉這些逃稅案件以及菲律賓政府提出的其他案件,我可能會被判刑入獄10到15年。

根據人權團體聲稱,所有這一切事件的發生都是因為我和「雷普勒」——這間我協助創建、並於本月滿七歲的新創公司。我們將會持續把握媒體權力,執行一位新聞人該完成的工作,並且堅守崗位「#HoldTheLine」,打擊人權團體調查中已造成上千萬人死亡的毒品戰爭中的各種不公現象。

我們第一手了解社交媒體和法律如何被武器化,用來攻擊反杜特蒂政府的聲浪。這件事我們從一開始就報導過了。

2016年10月初的時候,「雷普勒」推出了一個社交媒體宣傳影集三部曲。它分析了新興的信息傳播系統,這些系統使用了研究人員後來稱之為「愛國怪論」——用網路的方式散布政府發起的仇恨情緒,用來恐嚇特定目標或使其無言以對——的方式來傳播假知識。這件事曝光後,我在隔月平均每小時收到了90條負面訊息。

臉書上的言論攻擊往往很惡毒,也非常針對個人,從攻擊我的外表和聲音到威脅要強姦和謀殺我等等。作為一名貼近戰區的記者,我一直在火線上面對壓力,但從沒想過會遭受這類網路攻擊。

畢竟,說了一百萬次的謊言就會變成事實,塑造和調整公眾輿論,並種下杜特蒂自己重複的信息種子:「雷普勒」是中央情報局、充斥假新聞、受美國人控制等等。每當我回顧這些事都會打擊我一次,因為這些謊言為一些針對我們的法律案件提供了基礎。這就像是一個壓力夾心餅乾:社群媒體上的廉價網軍從下面襲來,而杜特蒂和政府則從上面攻來。

RTSJBKQ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這項打壓工作非常「有條有理」。三位政府宣傳機器人每位都負責處理不同的社會階層:薩斯.羅甘多.撒叟為社經地位前1%的人捏造虛假的內容,RJ.尼托則針對中產階級,而過去是演藝人員現在成為政府官員的摩卡.烏森則是影響群眾基層。

早在2016年,拒看「雷普勒」(#UnfollowRappler)的抵制活動讓至少52,000個帳戶取消追蹤我們在臉書上的粉絲專頁。當時這個人數約占我們粉絲的1%——但考慮到過去的調查顯示,臉書上的26個假帳號可能觸及其他300萬個帳戶。超過50,000個臉書帳戶退追蹤將會造成多大騷亂?

這將可能會扭轉觀念,將現實與社交媒體世界分割。

我們看著此事發生。在2018年1月,《皮尤的國際態度調查(Pew’s Global Attitudes)》中發現,在現實生活中有86%的菲律賓人表示他們信任傳統新聞媒體。但《菲律賓信賴指數》的數據顯示,同一個月詢問了社群媒體上的用戶同一問題時,出來的結果卻完全相反——83%的人不信任傳統新聞媒體。

這件事起因於對傳統媒體系統性、指數成長的言論攻擊,這種攻擊在杜特蒂於2016年6月就職後明顯增長。在競選活動前一年,杜特蒂用來攻擊媒體偏見和腐敗的相關言詞幾乎不曾在臉書發文或評論中出現過。在其上任之後,指責媒體偏見的言論每天有2000則,汙衊媒體貪腐的言論每天高達4,000則。

這些攻擊不斷地在傷口上撒鹽,直到這些錯誤觀念變成現實。這些行為助長了憤怒和仇恨,也破壞社會對那些願意說出真相的人——記者和人權倡導者——之信任;也維持對杜特蒂的高支持率;並改變我們社會大部分人的價值觀,大多數人現在都願意接受殺害吸毒者或讓中國在南海(西菲律賓海)佔領部分菲律賓領土。言論攻擊事件向反對派政客發動戰爭、操縱菲律賓公眾並削弱我們的民主。

RTS1J57K
Credit: Reuters / Romeo Ranoco

「雷普勒」深知臉書有好處也有壞處。作為世界上最大的新聞傳播者,臉書卻拒絕充當真相守門人,反而讓謊言傳播得比真相更快速。對此,我給予臉書極差評價。

然而,如果沒有社群媒體巨頭臉書,「雷普勒」的快速成長就不會發生。我知道臉書擁有巨大潛力。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願意繼續與臉書合作,作為我們國家的三個事實查核合作夥伴之一,共同定義事實並調查傳播謊言的網頁。

我認為我們沒有選擇的餘地。這是一種具改革性的技術,我們可以利用其來讓臉書了解自身在世界上真正的影響力——無論是好是壞。我謹慎但樂觀地相信利大於弊。1月11日,臉書在菲律賓第二次刪除了不實的網站和帳戶,還禁止了大部分的假消息散布系統,該系統一直利用鏈接連到俄國的網路輿情操作公司「網路研究機構(Internet Research Agency)」和俄羅斯的假消息系統,來誤導菲律賓民眾。

在Facebook動手的13個月前,「雷普勒」就看穿了這個伎倆,並撰寫了相關文章。

© 2019 Time Inc. 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金恩博士鮮為人知的「越南演說」,才是我們今天需要的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