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美國海軍上將:馬杜洛應該下台,但對委內瑞拉動武只會讓情況更糟

2019/02/20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文:James Stavridis(美國海軍上將,為第16任北約盟軍最高司令部司令、現任凱雷集團〔Carlyle Group〕營運執行長)
譯:許睿洋

在我擔任美國南方司令部(U.S. Southern Command)指揮官期間,我負責所有與美國以南國家軍方對軍方的行動——從哥倫比亞的抗暴、中美洲地區的救災活動、到解決加勒比海地區橫行的毒品問題,但沒有任何事比雨果・查維茲(Hugo Chavez)領導下的委內瑞拉還要令我憂慮。他賺進大筆的石油財、非常討厭美國、且奉行他自詡為「查維茲主義」(Chavismo)的半吊子社會主義策略。

他把委內瑞拉帶上了瘋狂之路,他向俄羅斯購買武器、資助拉丁美洲與加勒比海地區的左翼運動、與惡名昭彰的販毒集團眉來眼去,並用無止盡的施捨與補貼收買國內窮人的忠誠。最糟的是,他摧毀了委內瑞拉原本最穩固的石油產業,並將國營企業委內瑞拉石油公司(Petróleos de Venezuela, S.A.)的領導權給了他的親信,該公司最終淪為他們的提款機。當他於2013年去世時,他親自任命的繼任者尼古拉斯・馬杜洛(Nicolás Maduro)接掌了大權。

如果有案例能體現馬克思所說的「歷史總是在重複自己,第一次是悲劇,第二次則是鬧劇」,那大概就是查維茲將大位交給馬杜洛吧!馬杜洛的任期一直非常不幸,委國的經濟更被徹底摧毀(伴隨著近五年來的歷史性油價崩盤)。西方世界將近期的總統大選視為拙劣的「竊盜行為」,美國及其多數盟友亦強烈譴責馬杜洛政權的執政合法性,並支持委國國會議長瓜伊多(Juan Guaidó)自立為總統的主張。

我敢打賭現在南方司令部位於邁阿密的總部裡,所有人員正在挑燈夜戰,他們也只能靠著外送進來的披薩充飢,因為他們必須用盡全力來為川普(Donald Trump)提供政策選項。這些選項可能包含增加情報蒐集、開始良性的人道行動等,協助上千萬逃離委內瑞拉的難民在內戰爆發時成為維和行動強大的區域力量。上述的許多計畫已在為偶發事件做準備,它們相當健全且詳盡,僅須上級的命令便能執行。

現在很明顯是馬杜洛應該下台的時機,但美國也必須非常謹慎。儘管他對內鎮壓自己的人民,並圍剿自己的政敵,美國的全面入侵仍將激起區域及國際的憤怒和不滿。

在我服務於南方司令部並帶著四星上將身分的所到之處,總是有人提醒我關於美國干預他國事務的歷史。最好的例子便是2008年海軍「第四艦隊」成立時中南美洲各國給我的反應。第四艦隊的主要功能在於救災、人道行動、醫療外交與緝毒等,但從巴西利亞到哈瓦那,我得到的負面回應令人感到震驚。我記得我曾被畫成諷刺漫畫登上古巴機關報《格拉瑪報》(Granma)的頭版社論;極力主張與美軍進行合作的巴西國防部長也對第四艦隊深表懷疑;甚至連我的好朋友與好搭檔、時任哥倫比亞國防部長、後來擔任總統的桑托斯(Juan Manuel Santos)也向我表示對該倡議的反對。太多人真心相信新艦隊的成立就是要重返「砲艦外交」(gunboat diplomacy)的老路,更是對委內瑞拉採取軍事行動的序曲。立意良善的行為並不一定能抹去那些悲慘的記憶與成見。

因此,我們最好的選擇應該從與我們(尤其是區域內)的盟友、夥伴與友人密切合作開始,以和平解決委內瑞拉的動盪與經濟災難。我們應該對委國的石油出口祭出更嚴格的制裁(川普當局近期公布的制裁仍不夠);呼籲所有民主國家承認瓜伊多為委內瑞拉的臨時總統;呼籲在60日內重新大選;向馬杜洛及其黨羽提供特赦性方案(例如送他們到哈瓦那的美麗濱海別墅,或是尼加拉瓜的恬靜田莊等);警告支持馬杜洛、在聯合國又具有影響力的中國與俄羅斯,告訴這兩國我們非常鄭重地認為馬杜洛的下台對所有人都好;同時與美洲國家組織(Organization of American States, OAS)合作,取得其對馬杜洛去職的支持。

我們可以提議所有的對談都應在美洲國家組織的主導下舉行,以免除外界對於美國單方影響的錯誤認知。這能在委內瑞拉以外的地方進行,如同哥倫比亞政府與「哥倫比亞革命軍」(FARC)的協商移至哈瓦那舉行一樣。儘管區域內的多數國家都是美國的盟友,但仍有一些獨善其身的國家,例如墨西哥。我們應該盡快與新的墨西哥政府合作以改變它們的立場,並邀請他們在對談中扮演重要角色。

現在仍是需要共同協商的時刻,而不該選擇使用航母打擊群。目前為止,川普當局以頗為靈活的手腕——包含使用經濟、政治與外交等政策工具——來處理美洲地區第一起重大區域危機。他們應該持續升高壓力、拉攏盟友到我們身邊、抵擋俄國與中國。最重要的是,應該避免任何改用「硬實力」解決問題的方式——如同參議員琳賽・格萊姆(Lindsey Graham)說川普總統向她提及的一般。

或許在未來會需要更劇烈的軍事活動(例如國際性的維持和平行動),但就目前來看,我們的作法應該與國際社會的整體努力一起,支持勇敢的委內瑞拉人民對抗馬杜洛政權。備受當地人民尊崇的委內瑞拉自由鬥士西蒙・玻利瓦(Simon Bolivar)嘗言:「當暴政成為律法,革命便是權利。」

© 2019 Time Inc. 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美國自阿富汗撤軍,如何與越戰時的倉皇出走相互呼應?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