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因討厭川普而茁壯的「進步左派」,可能成為他連任的最大推手

2019/02/20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Kevin Lamarque/Reuters/達志影像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文:Michael Ashcroft
譯:劉松宏

1月19日的週末剛好是上屆總統就職典禮和下一屆總統就職典禮的中間點。決定誰能夠發表下一次就職演說的政治競賽已經逐漸開始有了輪廓,並且可能將與上一屆總統大選一樣令人瞠目結舌。我過去兩年的研究,包括11月中期選舉後進行的15,000人民意調查,得到了一些關於這次總統之戰將會如何進展的線索。

川普總統的競選總部仍然像他勝選那天晚上一樣開心。支持者指出,由於減稅和放寬管制、兩位保守派最高法院法官的任命、對國際事務和全球貿易協議的攻擊性態度以及對移民和邊境安全的強硬作風等,這些行為促成國內經濟蓬勃發展。這些川普支持者們同意川普繼續表達其想法,並享受這些言論引發的怒火。儘管川普的言論並不總是與事實相符,對這些支持者而言,仍更重視川普的誠實,至少在他們看來,川普正在實踐他所說的事情——這在一位政客身上是非常罕見的特質。同時,那些2016年總統大選上投票反對川普的大多數人,也都如同他們預期地對川普的執政作為感到擔驚受怕。

但雖然川普時代施政常有衝突的情形,人們很容易忘記並非每個人都屬於這兩陣營中的一個。例如,那些抱著兩權相害取其輕的心態選擇總統,或者在2012年投票給歐巴馬的那些人,總體來說比川普支持者們更加冷淡。正如中期選舉所顯示:共和黨再也不能依賴這些繁榮的郊區,這些郊區幾十年來一直是他們的最大票倉。更廣泛地說,在我的民意調查,五個人裡只有三位多一些認同主要政黨,而超過一半的人表示自己是中立,或僅略微偏向保守派或略微偏向自由派。

但討論的條件是由離政治光譜最遠的人所定訂的。我們的研究小組認定深紅色的部分為「福斯新聞激進分子」:一群政治活躍和極度保守的川普狂熱者,且將移民和邊境管制視為首要政策。另一方面是「都會型進步力量(Cosmopolitan Activists)」:一群年輕富裕、受過教育的人,經常將自己描述為極度自由派,甚至支持社會主義、常在社交媒體上談論政治、對競選活動獻金、參與政治並積極為候選人工作。對這些人來說,醫療保健是其政策議程的第一順位。

令人驚訝的是,我的研究發現後者的人數在兩年內翻了一倍,佔選民總數的15%——幾乎是我們認定為民主黨核心的一半——而另外兩群我們認定傾向民主黨的主要族群:主流自由主義者以及偏向社會保守的藍領民主黨人,人數都已減少許多。這說明了對川普總統任期的回應:我們重點觀察的族群曾描述自己是中立的,但感覺現在他們被川普及其所有作為影響而偏向左派了。

反對川普宣布美國緊急狀態的抗議民眾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的民意調查也顯示了人們對總統言行長期以來的恐懼,對川普的政治前景造成一些影響。談到美國人的生活狀況比30年前優渥、現今美國孩子的生活將比他們的父母更好、無論你的背景如何都可能在美國獲得成功,在自認為最自由派(Liberal)的群體中,自2016年以來,抱持上述想法的人數急遽下降。(政治光譜另一端的族群在同一時期對這些觀點變得更加樂觀,而更多的中立派和對選舉不感興趣的人們在這些大問題上的想法大致和以前相同,這表明人們以更慎重的觀點來審視總統政績,而不是被盲目支持的鄰居或政治評論家所影響。)

雖然他們有共識的事物不多,但「福斯新聞激進分子」和「都會型進步力量」——他們之間只有不到4分之1的選民——均在各自政黨初選中表達政治熱情和無限熱忱來投票。這意味著民主黨選民中最激進和左傾的族群,很可能對於誰將對抗唐納.川普有最大發言權。毫不意外的是,正如我的調查所發現的,和中立份子相比,他們絕大多數更喜歡希望能提名進步自由主義者(progressive liberal)為總統候選人。

在目前這個階段,這不是兩邊大多數選民的共識,更不用說那些在2016年總統大選勉強支持川普但卻也願意接受其他選擇的人。雖然目前可能都對在職者感到不安,但當初投歐巴馬後來投川普的選民、中立偏共和黨的郊區居民、以及無法再勉強自己投給兩大黨主流候選人的獨立人士,他們都一定會支持最激進民主黨份子推派的候選人嗎?

然後諷刺的是,2020年右派最大的希望可能是左派對此的反應:燃起激進主義的怒火可能會促使民主黨人在候選人、政綱和資訊之後有所組織,並徹底地校正,以便讓猶豫不決的選民重回唐納.川普的懷抱。川普總統在歷史上新低的支持率以及在各州選舉中,僅以小幅度險勝,意味著民主黨擁有巨大的機會贏得這次大選。即便如此,他們可能不得不在他們喜歡的候選人和可以獲勝的候選人之間,做出選擇。

© 2019 Time Inc. 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蓋茲夫婦2019公開信中,最受重視的五大全球衛生議題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