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甫慶祝完「總統日」的美國,別忘了「第一夫人」也同樣值得紀念

2019/02/22 ,

評論

TIME

美國第二任總統夫人艾碧該亞當斯(Abigail Adams)|Photo Credit: Gilbert Stuart @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數個世紀以來,美國第一夫人這個複雜的身分經常因為站在影響力與爭議性的浪尖上而遭致批評,這樣的現象直至今日仍未改變。第一夫人的能力貨真價實,她所獲得的認可我們也無須質疑。

文:Jeanne Abrams(丹佛大學圖書館助理教授,著有《共和國的第一夫人們:瑪莎・華盛頓、艾碧該・亞當斯、桃莉・麥迪遜,與美國指標性角色的創立〔暫譯,First Ladies of the Republic: Martha Washington, Abigail Adams, Dolley Madison, and the Creation of an Iconic American Role〕)
譯:許睿洋

周一(原文發表於2月15日),美國甫慶祝完「總統日」(訂於二月的第三個星期一),緬懷喬治・華盛頓及歷任總統的功勳。但如同艾碧該・亞當斯夫人(Abigail Adams,美國第二任總統約翰・亞當斯〔President John Adams〕之妻)嘗言,「第一夫人」也同樣值得紀念。

無論她們政治立場為何,美國的歷任第一夫人們所共享的連結與經驗可一路追溯至國家歷史的開端,當時瑪莎・華盛頓夫人(Martha Washington)在沒有任何藍圖能遵循的情況下,從無到有地創造了這個準官方的身分,以適應這個新共和政府的需求。她與接下來的艾碧該・亞當斯和桃莉・麥迪遜夫人(Dolley Madison)創造了在風格和實質上都獨具美國風情的角色。她們每一位都以自己的印記形塑「第一夫人」這個角色,但同時又相互學習,尋求一條融合了女性、妻子、母親和公眾人物等身分的道路。

這三位極具靈魂的女性儘管在她們的時代無法投票或任職,但她們所扮演的角色在美國早期的政治生活中展現了智慧與創始性,她們更幫助了國家政治文化的發展。

當代的第一夫人們今天所遭遇的許多挑戰與得到的讚揚與開國初期的第一夫人並無二致。從丈夫就任的第一天起,最原始的三位第一夫人便受到無情的公眾監督,並受制於報紙上尖酸刻薄的評論,因為那是當時主要的印刷媒體。

她們馬上就理解活在大眾目光之下的感覺,瑪莎・華盛頓夫人甚至稱自己是「國家的囚徒」,服膺於草創美國的無數需求。她因為模仿皇室行為的傳言而受到各種批評;極具主見的艾碧該・亞當斯夫人被譏諷為對丈夫進行不當干涉的政治干預者;有些人則認為光芒四射的桃莉・麥迪遜夫人在風格上過於招搖,對時尚過於鋪張浪費。她們全都遭到無情地檢視,而今日大眾會檢驗的範圍更加廣泛,目光也更加銳利,因為透過電視、收音機、電子郵件、推特和臉書等即時檢視與反饋,「第一夫人」的角色或許已變得更具挑戰性。

時至今日,第一夫人仍無正式的職責。儘管在實踐上這是一個經常受到限制與保守的職位,但卻持續擁有潛在的巨大力量。它反映的是在政治、文化和社會層面都足以影響國家事務的非官方(但重要的)角色。

美國最早的幾位第一夫人在創造這個新身分時成功地克服各種困難,並有尊嚴而謹慎地扮演自己的角色。她們與丈夫視彼此為家庭中的最佳拍檔。當約翰・亞當斯於1797年被選為美國第二任總統時,他寫信給妻子艾碧該,希望她能盡快加入他的執政行列。他寫道:「我的人生從來沒有這麼想要妳的建議與協助過。」而桃莉・麥迪遜夫人對於政治的領悟力極高,以致於她丈夫的總統大選對手懊悔地表示,自己「被麥迪遜夫婦給打敗了」。「若是我只需要面對麥迪遜先生,我勝選的機率應該更高。」

在瑪莎・華盛頓成為美國史上首位第一夫人後,無論是艾碧該・亞當斯、桃莉・麥迪遜或是往後歷任第一夫人,她們在以適當的方式扮演這個角色上都遭遇了困難。然而自始至終,「第一夫人俱樂部」的多數卓越成員們都以奉獻、沉著、堅韌的精神來履行她們的職責,並在形塑美國國家發展的輪廓上扮演關鍵的角色。例如,1800年華盛頓夫人首次將總統官邸開放給民眾參觀,隨後也成為一項受歡迎且備受期待的傳統,直到1932年才因經濟大蕭條而廢止這項年度活動。

每位第一夫人在公眾領域也都至少懷抱著一種理想,例如瑪莎・華盛頓為參與獨立戰爭的退役軍人爭取撫恤金,而艾琳諾・羅斯福夫人(Eleanor Roosevelt,小羅斯福總統之妻)則成為公民權利運動中極具影響力而明確的代言人。美國的歷任第一夫人均成功地以她們獨有的方式,為這個角色蓋上各具特色的印記,無論在政治、文化或社會層面皆為如此。

數個世紀以來,這個複雜的身分(由瑪莎・華盛頓、艾碧該・亞當斯、桃莉・麥迪遜等人為先鋒)經常因為站在影響力與爭議性的浪尖上而遭致批評,這樣的現象直至今日仍未改變。第一夫人的能力貨真價實,她所獲得的認可我們也無須質疑。

© 2019 Time Inc. 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食物昏迷」的科學:為什麼吃完飯後總是昏昏欲睡?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