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流離海外的羅興亞人,才是吸引國際正義的主力

2019/02/23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無論在何種議題上,羅興亞流離聚落已如同母國與寄居國之間的跨國連結。他們具有關於所在國的知識,更了解緬甸的歷史與文化脈絡。在設法向緬甸政府咎責時,他們應能給予無與倫比的協助。

文:John Quinley III(非營利人權團體「鞏固人權」〔Fortify Rights〕人權專家)
譯:許睿洋

當緬甸軍方於2016年對羅興亞(Rohingya)穆斯林展開一連串強姦、縱火、謀殺等暴行,海外的羅興亞流離群落(diaspora)成員便立即有所行動。他們記錄下了暴行,並請求國際社會的幫助。同時,他們也協助揭露了這起多達70萬難民逃往鄰國孟加拉的人道災難。然而,在向緬甸政府咎責的抗爭中,羅興亞流離群落的重要性卻常遭到忽略。

從歷史上來看,在人權侵害事件中,流離群落的參與增強了追求正義的力度。從盧安達、柬埔寨、到亞美尼亞,動員海外流離群落是讓整個社會參與其中,並能解釋當地脈絡非常有效的方式。儘管如此,「鞏固人權」團隊仍經常遇見認為羅興亞流離群落支離破落、無關緊要,因而對他們不予理會的外交人員、贊助者等。

就現實層面而言,作為一個具有集體認同的族群,儘管分散於海外,但流離群落卻是為寄居國與母國之間提供了極其重要的連結。羅興亞人也並無任何不同。

時至今日,散居海外的羅興亞人口比定居於母國緬甸內的還要多。流離群落最初是由數十年來受到暴力與制度性歧視對待(包含偶發的軍事活動、拒絕他們擁有公民身分等)而被迫離鄉背井的羅興亞人組成。羅興亞人長期移居海外使得世界各地都有他們的據點,例如孟加拉的難民營,以及他們重新安頓於美國、歐洲、澳洲等地的社區。

第二波、也是最新一波的羅興亞難民外逃浪潮,是由於緬甸政府於2016及2017年又展開一連串暴力行為。這是自盧安達種族清洗後最快速的難民外逃事件。

現在,國際社會比過去任何時候都應該全面地與羅興亞流離群落合作,以向緬甸政府咎責,並實現公平正義。

沒有人比羅興亞人自己更了解自身的狀況——他們是見證者、倖存者,也會是當所有國際關注褪去後需要持續面對問題的人。

緬甸擁有由流離群落引領改革的永久歷史,在由軍人直接掌政的近50年內(直至2011年方才告終)更是如此。緬甸婦女聯合會(Burmese Women’s Union)與緬甸婦女聯盟(Women’s League of Burma)等流亡海外的婦女團體在該國仍與世隔絕時記錄下了國家對人權的侵害。她們遊說各國政府向緬甸政府施壓,停止對平民的軍事攻擊。

同樣地,羅興亞維權人士現在正致力於終結發生在他們人民身上的種族清洗。

舉例而言,由羅興亞人領導的「卡拉丹新聞協會」(Kaladan Press Network,設立於孟加拉)、名為「Rohingya Blogger」的Youtube帳戶(建立於德國)等,均頻繁地報導緬甸及孟加拉等地羅興亞社區內人權侵害的情況。

羅興亞流離群落的成員們紛紛對聯合國及各國政府施壓,要求它們對緬甸急遽惡化的人道危機作出回應。以拉奇雅・蘇坦娜為例,她是一名生長於孟加拉的羅興亞人權律師,並創立了「羅興亞婦女福利協會」(Rohingya Women Welfare Society)。在「鞏固人權」團隊及她自己的團隊合作記述下羅興亞婦女所遭受的性暴力後,她於2018年4月在聯合國安理會道出羅興亞人在緬甸的遭遇。

2018年12月,歐盟羅興亞人委員會(European Rohingya Council)副主席安比亞・裴爾文博士(Dr. Ambia Perveen)通知了國際刑事法庭發生於緬甸的種種暴行,以及許多羅興亞倖存者正受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所苦。英國緬甸羅興亞人組織(Burmese Rohingya Organization U.K.)主席吞欽(Tun Khin)則花了逾十年的時間在美國國會、英國議會等地為羅興亞人作證。而現居於歐洲的利溫(Nay San Lwin)更會定期更新羅興亞人們遭暴力侵襲的家鄉的近況。

流離群落的成員往往也是社區中的佼佼者與保衛者。以莎麗法・莎奇拉(Sharifah Shakirah)為例,她於馬來西亞創立了「羅興亞婦女發展協會」(Rohingya Women Development Network),向各國政府遊說以爭取對羅興亞難民更好的保護。

新建立的羅興亞流離群洛也有自己提倡的運動,例如「亞拉干羅興亞和平與人權協會」(Arakan Rohingya Society for Peace and Human Rights)等團體,提倡在孟加拉難民營的管理上應有更多羅興亞人參與。

對於能將發生於緬甸的狀況確切歸類為「種族清洗」,世界各地的羅興亞團體也在其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2018年12月,23個由羅興亞人領導的組織向美國政府發表聯合聲明,呼籲美國將緬甸的狀況判定為種族清洗,並對否認暴行的緬甸政府採取更嚴厲的懲罰性措施。同月,美國眾議院通過一項決議,稱緬甸正在發生的迫害構成「種族清洗」,即使川普(Donald Trump)當局仍持續迴避使用這個詞。

無論在何種議題上,羅興亞流離聚落已如同母國與寄居國之間的跨國連結。他們具有關於所在國的知識,更了解緬甸的歷史與文化脈絡。在設法向緬甸政府咎責,並恢復羅興亞人公民權(目前幾乎如同無國籍人士)的同時,他們應能給予無與倫比的協助。

若能讓國內的羅興亞流離聚落在過程中有所參與,國際社會必能從中獲益。初期而言,非政府組織能用羅興亞人進行方案規劃及計畫實踐,而政策制定者更應該讓他們在會議桌上有一席之地。

有些人可能主張流離聚落會激化衝突與極端主義。然而,依據蔽團隊的經驗,羅興亞流離聚落則是極度支持非暴力行動。

最重要的是,羅興亞流離群落本就與國際正義與責任無法分割。

© 2019 Time Inc. 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別再說書本已死,他們從未像此刻如此充滿生命力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