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戰後嬰兒潮即將邁入退休,美國該如何因應人口與照護危機?

2019/02/27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Pedro Ribeiro Simões@Flickr CC BY 2.0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文:Jay Newton-Small(前時代雜誌記者,現為MemoryWell執行長,著有《Broad Influence: How Women Are Changing the Way America Works》一書)
譯:許睿洋

自從丈夫威廉摔斷髖骨,碧翠絲・艾格(Beatrice Egger)——現年91歲的退休老師——每天都活得膽顫心驚。她擔心她90歲的退休校長丈夫進浴室洗澡、擔心幫他穿衣服時他沒站穩而跌坐在自己身上,更擔心他從坐姿站起,或從一個房間移動到另一個房間。若他跌倒了(就算再小心也會發生),她能在伊薩闊(Issaquah,位於華盛頓州)的退休之家尋求幫助來將他扶起。但他們無法隨時隨地幫她,因此碧翠絲只得每天活得戰戰兢兢。

如果他們的財力允許,碧翠絲與威廉會聘請一名家庭看護來照顧他們的日常起居。這將會為碧翠絲提供一道防護網,因為就多了一雙更年輕、更強壯的雙手來防止威廉跌倒。他們知道自己很幸運,因為他們的退休金能負擔他們在退休照顧社區的生活,包含食物和一定程度的照護。然而,他們卻擔心威廉下一次的跌倒會是致命的。在少了威廉的退休金的情況下,碧翠絲將無法擔負退休照護社會的費用。在一輩子從事中產階級的工作後,她可能將被迫成為「低收入戶政府醫療補助」(Medicaid)的用戶。

碧翠絲是美國高達4300萬名無償照顧者的其中之一,而隨著戰後嬰兒潮的人口(為當前家庭照護者的主要來源)邁入老年,這個數字或將急遽上升。國際照護計畫Embracing Carers(由製藥廠EMD Serono創辦)管理人史考特・威廉斯(Scott Williams)說道:「家庭照顧者是一支默默支持我們的軍隊。沒有他們,在社會日漸老化的情況下,我們的衛生與社會系統絕對已經不堪負荷了。」該團隊於2017年曾對無償照顧者進行一項調查,他們發現有近一半的照顧者受憂鬱症所苦,也有45%的照顧者因為必須提供照護而無暇預約或是到醫院看診,因而使自己處於病倒邊緣,甚至也需要別人的照顧。2002年史丹佛大學的一項研究發現,有40%的阿茲海默症與失智症照顧者會因為罹患壓力相關的疾病,而較受其照顧者更早死亡。

這些無償的勞動力之所以得承受壓力,乃是因為這些工作的需求越來越大,但卻深受低薪、工作條件差等問題所苦,因此當前有領薪水的照顧者無法填滿空缺。美國勞動統計局(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將「家庭衛生及個人看護」列為成長最快速的職業,預計在2016至2026年間將產生120萬個工作機會。然而,這早就是美國人不想做的工作,每年安養院的員工流動率高達74%。究竟誰會來填補這些工作的空缺呢?

美國還沒為即將到來的人力短缺做好準備。國會與白宮仍在虛與委蛇,在事情不演變成難以收拾的危機前它們似乎不想著手解決。然而,老年人照護是當前最昂貴的國內單一事項,它超出了「聯邦醫療保險」(Medicare) 與「低收入戶政府醫療補助」的預算,更打破了全美五十州以及多數中產階級的薪資預算。但事實是,沒有人為未來真正做好準備。因此終於有幾個州開始著手解決問題:從艾格夫婦居住的華盛頓州、夏威夷州、緬因州等,這些是第一批試圖扭轉頹勢的各州。

對於那些還沒開始處理此問題的人,以下是老年照顧者會遇到的基本原則性問題。首先,「聯邦醫療保險」並不支付長期照護,多數情況下它只依疾病提供最多一百天的專業照料。除非你的另一半是全美前2%聰明的人或是他夠富有足以支付越來越貴的長期護理保險,否則唯一的辦法就只能自己從口袋掏錢了。又或者,如果你們的收入非常接近貧窮線,也可以考慮花光另一半的積蓄讓他符合「低收入戶政府醫療補助」的標準。

華盛頓州梅森縣(Mason County,位於西雅圖西方)共和黨代表德魯・麥可伊萬(Rep. Drew C. MacEwen)表示:「沒有人能因為保證自己的房子不失火,就不幫房子納保。但當我們談到長期護理,人們不買保險卻是因為他們負擔不起,即便每四人就有一人有需求亦是如此。」麥可伊萬代表現在正於華盛頓州議會推動一個法案,旨在建立一個由州資助的長期護理計畫。他說道:「建立一個遍及全州的計畫會讓人們能夠負擔。」

當前,華盛頓州正努力提防兩項災難的發生:「聯邦醫療保險」醫療信託基金預計2026年就會破產,以及該州自己的「低收入戶政府醫療補助」也處於無力償還邊緣。無論在哪個州,也無論其準備多完善,嚴峻的人口統計事實都將壓垮整個系統。來自塔科瑪(Tacoma)的梅森縣民主黨代表、也是上述法案共同推動者的羅麗・珍金斯(Rep. Laurie Jinkins)說道,2015年華盛頓州在長期護理上花費17億美元,但隨著人口持續老化,以及能提供家庭照顧的人數銳減(目前平均七人,2030年僅剩四人), 2030年這個數字會成長逾兩倍而超過40億美元。

麥可伊萬與珍金斯提出的方法為了要建立提供華盛頓州民照護的基金,因此須向州民課徵小幅的雇用稅。該基金將提供一系列的福利,從建立由州資助的長期護理保險基金,以提供更親民的家庭照顧者(如碧翠絲)雇用及訓練服務,到每日支付家庭照顧者最多100美元的到府或前往安養機構的看護費用。這麼一來,碧翠絲就能得到照顧威廉所需要的協助。藉由幫助家庭有效使用他們擁有的金錢,該法案的推動者希望他們能協助向艾格夫婦這樣的家庭避免在未來使用到由州政府出資的「低收入戶政府醫療補助」。華盛頓州估計,該法案在2025年(即基金開始運作的第一年)能幫州政府節省3700萬美元,到2052年則能省下近40億美元。這不僅能幫助華盛頓州的財政狀況,更能有效改善長照,讓更多人在老去的同時能待在家人身旁,而非住在陰冷的安養機構中。

若該法案通過,華盛頓州就會與夏威夷州並列為正積極應對照護危機唯二的兩州。2017年,夏威夷州通過一項措施,給予在家庭外仍有工作的家庭照顧者每日最多70美元的補助,這筆錢可用於協助家庭衛生或是成人的日常護理。但華盛頓州會是第一個在此課徵薪資稅(payroll tax)的州。然而,法案的通過並非一個勢在必得的結果,去年就有一個類似的法案因為美國退休者協會(AARP)等團體對於資格要求相關規定的反對而未通過。

美國最老的州——緬因州——2018年也有一份類似的倡議闖關失敗。該條款本能透過薪資較高者的所得稅收入來建立一個家庭照顧基金,以幫助緬因州的家庭支付護理費用。同時也能增加家庭照護勞動力的所得、允許他們組建工會、創造一個讓更多年輕人願意留在家鄉工作的工作類型。低薪、工作條件惡劣等因素使得當前家庭照護者的人員流動率每年都超過66%。

緬因州的措施在商界遭致廣泛的反對,反對者質疑這是一個「監管陰謀」,並以增加所得稅將對經濟造成負面影響為由進行駁斥。

美國國會並非對迎面而來的災難毫不知情。對於2009年的《患者保護與平價醫療法案》,國會議員曾就所謂《社區生活協助與支持法案》(Community Living Assistance Services and Supports Act,簡稱CLASS Act)進行辯論。這個法案的通過將建立一個國有的公共長照保險計畫,但由於它實在太過昂貴,最終在參議院被移除。2017年,國會通過了《美國移民改革促進就業法案》(Reforming American Immigration for Strong Employment Act,簡稱RAISE Act),該法案針對長照問題成立了一個國家工作小組來擬定相關因應策略,並於國家衛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of Health)與國家老齡化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of Aging)增加照顧者創新補助之相關基金。第一份報告將於2020年到期,而該小組預計每兩年就會進行一次報告。與此同時,參議員蘇珊・柯林斯(Susan Collins)與巴比・凱西(Bob Casey)也提出了《老年勞動力促進法案》 (Geriatrics Workforce Improvement Act)。透過所得稅寬減與其他鼓勵措施,議員們成功地鼓勵人們在家中安享晚年,這要比在安養機構便宜得多。但顯然仍有許多需要努力之處。隨著每天都有一萬名戰後嬰兒潮人口邁入退休生活,我們目前僅處在這場人口危機的開端而已。

© 2019 Time Inc. 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後《洛蓮娜》時代:美國民眾看待家暴的方式有了哪些轉變?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