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哥倫比亞市1930年的前衛招商實驗,有助於理解亞馬遜為何放棄紐約第二總部計畫

2019/03/12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Ina Fassbender / picture-alliance / dpa / AP Images / 達志影像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文:James C. Cobb
譯:許睿洋

儘管要將兩個南轅北轍的地區——1930年的哥倫比亞市(Columbia,位於密西西比州,當時人口約4800人)跟2019年紐約皇后區(Queens, N.Y.,人口約240萬人)——進行類比非常困難,但這兩個地區在經濟與歷史連續體(continuum)上卻呈現出關鍵的相似處:那就是,州和地方政府利用各種誘因來吸引企業與公司進駐。

雖然兩地在地理與歷史脈絡之下有顯著的差異,透過對哥倫比亞市當年的前衛招商實驗以及其後續影響的檢視,應能對為何近期亞馬遜會選擇放棄為其量身打造的巨大優惠、中止皇后區的「第二總部計畫」提供啟發性的背景瞭解。

在十九世紀的美國,沒有人知道什麼是對企業與工業的「補貼」或「經濟誘因」,而時任哥倫比亞市長修格・勞森・懷特(Hugh Lawson White)在經濟大蕭條最低迷的時期吸引成衣廠信誠製造(Reliance Manufacturing)進駐的計畫,成為了第一個由州政府提供的制度性、持續性且有系統的經濟誘因。懷特市長公開允諾將為該公司籌措85000美元以建造新廠房。若該公司達到規定的員工數量要求,它便能擁有廠房所有權長達十年。儘管信誠製造大部分女性員工賺取的工資算不上寬裕,但在工作極度難找的當時,工廠還是提供了三百個穩定的工作機會(主要在密西西比州的松林〔Piney Woods〕地區)。

截至1935年懷特當選密西西比州州長為止,哥倫比亞市在過去六年的商業交易成長了26%,其他規模相近的市鎮相較之下卻是減少了4%,而密西西比州光在1929至1933年間就喪失了近半的勞動工作機會。身為州長,懷特迅速地說服州議會制定「哥倫比亞新猷」的延伸和標準化版本——即新建的廠房將會獲得免稅市政債券作為資助。在密西西比州「工業平衡農業計畫」(Balance Agriculture with Industry Program,或簡稱B.A.W.I.)之下創立的前十二間工廠,其所支付的薪資總和從1939年的140萬美元,到了1942年已成長至1800萬美元,同時更使南方各州紛紛為自己量身打造類似的計畫。光是1952年前半,肯塔基州、田納西州、密西西比與阿拉巴馬州所批准核發的工業債券總價高達6300萬美元。

這些深深吸引著北方勞力密集製造廠(例如德事隆集團〔Textron〕 1954年在梅森-迪克森線〔Mason-Dixon Line〕以北地區有十五家的紡織廠正在營運,但三年後一家都不剩)的計畫不久後便在國會中引發強烈反彈。最著名的反對者是來自麻薩諸塞州的參議員約翰・甘迺迪(John F. Kennedy),他抱怨這場「不公平競爭」乃是因為南方市鎮為了「洗劫」麻州的工業基礎而濫用市政債券的特權所致。

甘迺迪舉了一個案例,他說一個有著一萬居民的城鎮因為發行了100萬美元的債券導致每位居民身上都額外背負了逾4000美元的公債。他也在一場演講中告訴田納西州的聽眾,即便是東南各州稅務官員協會(Southeastern States Tax Officials Association)也對「免稅的公蓋廠房表示譴責,認為此舉對於州內的產業並不公允也不公平,對納稅人亦是有害,因為將部分福利轉贈他人定必須由其他企業與個人付出代價。」

這樣的「洗劫」不僅對勞工的薪資有負面影響,而工作機會大量流向南方也有損工會及其工人在勞資協商中的地位,因為當時南方各州的工資比北方低了許多,工會更是形同虛設。另一方面,由於北方各州的決策者相信只有較弱的、產業附加價值低的雇主才會受到補貼的吸引,因此北方持續抗拒這樣的做法直到1970年代。

但自1970年代以後,無論在國內或國外,對於工業與企業的投資變動得越來越快速,而根據州政府委員會(Council of State Governments)的調查,由於當時舊有的「鐵鏽地帶」(Rust Belt,又稱Manufacturing Belt)瞬間失去大量的工作機會和人力,導致美國國內提供工業債券補貼的州從1977年的二十個飆升至1988年的四十四個。

為了回應舉國蔓延的工作機會競逐(或要維護既有的工作機會),稅務減免及其他經濟誘因的使用亦急遽地擴張。這樣的現象清楚地顯示了對於企業會受補貼吸引的舊有假設已不再正確。據非營利組織Good Jobs First執行董事葛雷格・雷羅伊(Greg LeRoy)稱,自1988至2001年,紐約市便提供了27.6億美元的「就業安定」(job retention)補貼,其用意在於緊抓那些市府願望清單上的頂級企業,例如美林證券(Merrill Lynch)、摩根史坦利(Morgan Stanley)、時代華納(Time-Warner)等,而這些《財星》世界五百大企業(Fortune 500 firms)也毫無疑問地不再拒絕接受補貼措施。然而,直到皇后區要提供亞馬遜30億美元做為補貼的事被大幅報導,這樣的事實才受到重視而呈現於大眾眼前,但紐約過去十四年來對於就業安全的補貼卻也因此遭人們忽略。

儘管每個城市都有自己的問題,但無論是紐約皇后區或是達拉斯和亞特蘭大等競爭者都算不上有財政上的困難,而去年賺進110億美元卻無須繳納任何聯邦稅的亞馬遜更是如此。相反地,哥倫比亞市與信誠製造當年達成的協議卻成功地將一個經濟蕭條的聚落與一間營利甚微又難以削減營運成本的公司進行匹配。

然而,隨著皇后區「第二總部計畫」越演越烈,多年來上百起協議所引發的隱憂也慢慢浮上檯面——不僅包括補貼本身的規模或實際收益,還包含了對於既有雇主的公平性、工作分配是否平均、稅收與房價上升,以及對基礎建設的需求壓力增加等等。

如同甘迺迪早在1953年就點出的,最終總會有人得付出代價。但至於「是誰要付出代價」,或「要付多少代價」,在推估這些協議能帶來多少累積價值時卻鮮少被回答。

儘管與亞馬遜協商過程的不透明受到不少批評,相較大多數在全國各地的商務辦公室或企業董事會暗中拼湊的優惠協議,這項胎死腹中的協議所受到的公眾監督程度可謂前所未見。事實上,正是因為這樣的監督,使得原先如同受到瘋狂追求的美嬌娘一般的亞馬遜,最終無法在聖壇上定下終身。

由於此次事件中的追求者雖熱烈但不願鋌而走險,因此光從「第二總部計畫」的暫時落幕無法確定州政府與地方官員為了新的工作機會而進行的激烈(往往也魯莽的)競逐將在可見的未來內銷聲匿跡。儘管如此,在目睹壟罩整起事件的激辯後,那些政府官員以及他們所代表的人民對於擁抱這種經濟利益將開始有所遲疑,不會在尚未考量其較不常被提起的代價的情況下就接受這種經濟擴張的模式。這般進展絕對是我們樂見的,只是對於懷特市長和將近九十年前的密西西比小鎮居民而言應該是難以想像的。

© 2019 Time Inc. 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液態活體檢驗」創新技術:利用血液辨識出非小細胞肺癌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