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Dyson電動車有個和Tesla很不一樣的地方——不在中國設廠

2019/03/15 , 評論
FORTUNE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FORTUNE
財星雜誌是商業財經媒體中的全球領導者,旗艦內容包含全球前五百大企業報導、百大最佳企業雇主。

文:Eamon Barrett
譯:劉松宏

美國電動車大廠特斯拉(Tesla)和英國吸塵器製造商戴森(Dyson),即將在激烈的電動汽車市場中成為競爭對手,而且都會在亞洲開創新天地。

在上海郊區一個泥濘的河邊地區,工人、記者和政府官員上個月在雨中見證了特斯拉第一家海外工廠的突破性進展。與此同時,在新加坡熱帶地區的一個未公開地點,戴森正在建造一間工廠來生產首款電動汽車(Electric vehicle,EV)。

乍看之下,戴森首次亮相的電動汽車工廠地點選擇很奇怪。新加坡是購買汽車最昂貴的地方之一,其政府負責分發汽車許可證的陸路交通管理局(Land Transport Authority)發布了希望汽車持有數目零增長的目標。戴森的電動汽車(EV)從生產線產出並進入新加坡時,將不會有龐大的當地市場來支持。

新加坡的勞動力成本也高於鄰國,例如:中國。根據新加坡人力部的數據顯示,2017年電子設備裝配員的平均月工資為2090新幣(約1548美元)。與此同時,在中國勞動部指出同一工作的平均月工資為人民幣5645元(約840美元)。

對於特斯拉來說,廉價的勞動力只是在中國——全球最大的電動汽車市場——設立製造廠較大的優點之一。特斯拉目前只在美國生產所有汽車,這使得這些汽車進口到中國時會被巨額課稅。去年夏天中美貿易戰開打前,汽車的進口關稅稅率為25%。因此考慮到運輸成本,特斯拉估計在美國當地生產汽車的成本,對比當地國產汽車的劣勢將高達六成。

班恩企業管理顧問公司(Bain & Company consultants)上海辦事處合夥人曾瑞(Ray Tsang)表示:「我們都知道特斯拉過去兩年在利潤和資金方面遇到了一些麻煩,美國市場增長也已經放緩。擴展到全球市場非常重要,中國也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特斯拉必須找到一種比單純依賴進口更好的商業模式。」

有關超級電池工廠(Gigafactory)將在上海設廠一事,在特斯拉最新的收益報告中提到:「中國本地的製造業,是我們能夠向該地區客戶提供價格合理的Model 3車款的重要因素。」但中國的製造業能量,直到去年才讓高科技汽車製造商感到興趣。

自1994年以來,北京要求外國汽車製造商必須與當地公司組建聯合企業,以便能在中國生產汽車。這意味著外國公司必須與中國當地的競爭對手分享技術。但就在去年,北京宣布將會為了電動汽車製造商在2022年之前甚至更早廢除這項行之有年的限制令。特斯拉將成為第一家在中國境內開設全資工廠的外國汽車公司。

關於特斯拉是否獲得補貼或稅收優惠以利在上海開設斥資50億美元的超級電池工廠,目前還沒有官方消息,但中國對特斯拉表示竭誠歡迎。在上海超級電池工廠破土動工的隔天,特斯拉執行長馬斯克(Elon Musk)會見了中國總理李克強。當馬斯克表示他愛中國時,李克強為這位激進的企業家提供了令人垂涎的中國綠卡。李克強告訴馬斯克:「我們希望你的企業能在中國站穩腳跟,擴大市場。」

RTS29WIH
Credit: Reuters / Mark Schiefelbein
鋰電池或固態電池,將成下一波電動車廠的交鋒重點

隨著在上海設廠,特斯拉將更深入中國豐富的汽車生態系統,讓該汽車公司能夠選擇最合適的供應商。

目前,電機製造商松下電器(Panasonic)是特斯拉唯一的電池供應商,該汽車公司利用其來製造電池組件。電池是電動汽車最昂貴的零件之一,特斯拉執行官馬斯克表示其公司正在調查為其上海的新工廠找尋替代電機供應商。

今年1月,《路透社》(Reuters)報導特斯拉與天津力神電池簽署了初步協議,天津力神電池是一家國有企業,在距離特斯拉上海新工廠約一小時車程的地方生產鋰離子電池。特斯拉否認已簽署任何協議,但表示已收到報價。

班恩企業管理顧問公司新加坡辦事處的合夥人戴爾.哈德卡索(Dale Hardcastle)認為戴森將依靠自己生產電池組件,來與市場上其他廠商做區別。大多數電動車製造商如特斯拉,都使用鋰離子電池——將固體鋰電極浸入電解質溶液中發電——當作動力。哈德卡索認為戴森會選擇使用「固態」電池做代替。

哈德卡索說道:「目前電動汽車的大部分成本仍然是花費在集成電池組件。特斯拉當然清楚從長遠來看,有方法可以透過改進鋰離子電池來降低成本,但戴森則認為可以透過固態電池來更快地實現這一轉變。」

固態電池使用固體導體(例如:金屬或玻璃)來取代傳統電池的液態電解質。理論上來說,固態電池可以儲存更多的能量、充電更快速,並且使用年限比鋰離子更長久,同時也更安全,因為固體導體不像電解質一樣容易使電池溫度變高。但是要找到符合標準的固體材料並不容易。

戴森已承諾為其電動汽車項目提供25億英鎊(約32.2億美元)的資金,其中10億英鎊將專門用於開發電池組件。2015年——就在戴森才以1500萬美元初次投資該公司的七個月後——戴森以9000萬美元(約5800萬英鎊)收購了位於密西根州的固態電池設計公司Sakti3。但在2017年4月,戴森拋棄了從Sakti3收購的專利,然後於去年9月取消了在該公司4900萬英鎊的投資金,引發外界對於戴森將放棄其固態電池計劃的猜測。

然而在取消其投資的前一個月,戴森申請了自己的專利技術,根據該文件指出:「提供了一種簡單、快速、低成本生產固態電池的方法。」去年戴森聲稱他的公司正在開發兩種固態電池——可能其中用於吸塵器,另一種用於新型電動車。該公司尚未回覆《財富雜誌》(Fortune)關於其電動車是否會使用固態電池的報導。

戴森聲稱自己每年以生產約1億個電池,但根據哈德卡索的說法,該公司對這些電池的生產地點「極度保密」。戴森在此之前表示,其電動車將在其製造電池的地方一同生產,這表明該公司的電池也是在新加坡製造的。

h_53793179
Photo Credit: epa-efe
不只是戴森的突破,也是新加坡的重大成就

戴森多年來一直在新加坡鞏固其事業,該公司在新加坡擁有1100多名員工,其中包括執行長吉姆.羅旺(Jim Rowan)。該公司也於2017年在新加坡科學園區開設了一個新的研究中心,並於上個月將其總部遷至該市。除了2013年起就為戴森吸塵器生產電動馬達的新加坡工廠外,該公司在菲律賓設有另一個生產基地,在馬來西亞也設有主要製造中心。事實上,這個具有標誌性的英國品牌自2003年以來就不在英國境內製造電器了。

根據新加坡國立大學工商管理碩士學術主任尼丁.潘卡克(Nitin Pangakar)的說法,新加坡樂於建立其作為高端製造商的形象,而戴森的汽車工廠非常適合這一計劃——潘卡克甚至懷疑新加坡也許是以關稅減免與地價優惠來主動吸引戴森進駐的。

潘卡克表示:「我認為激勵戴森進駐是非常開明的做法。稅收只是政府可以透過歡迎新公司進駐並從中受益的一種方式,而創造就業機會和其他乘數效應也非常重要。而且如果戴森不進駐新加坡,那麼新加坡就什麼好處也得不到了。」

新加坡當地政府過去使用稅收減免來吸引投資,這種作為是全球通行的普遍做法——例如:美國電商巨擘亞馬遜(Amazon)為了紐約第二總部的位置而引發的競標戰爭(在該交易走樣之前)或威斯康辛州提出的30億美元補貼計劃,在去年吸引到富士康設廠。

戴森尚未證實是否有獲得在新加坡開設工廠的經濟鼓勵措施,新加坡官員也拒絕發表相關言論。新加坡經濟發展局助理董事總經理克倫.庫瑪(Kiren Kumar)寄了一封電子郵件給《財富雜誌》,裡頭詳述了新加坡各種吸引外商的特質,但並未提及稅收方面的消息。

庫瑪表示:「在過去十年中,新加坡的製造業已經穩定轉變為以我們勞動力的深厚技能、機器人和自動化等先進技術的使用以及當地地區內強大的供應商生態系統為競爭基礎的強大製造業。」

戴森首席執行長吉姆.羅旺採用了類似的路線,宣稱新加坡擁有「廣泛的供應鏈」及「高技能水準勞動力」,這是戴森選擇該城市作為其汽車工廠而不是選擇中國或英國的重要原因。

RTX5CLYT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但新加坡的汽車工業並不興盛。戴森必須進口各式零件並建立一個全新的汽車供應鏈,這將是短期內一項重大成本,也是到2020年以前戴森預計生產第一輛電動汽車時將要面臨的挑戰。中國的工廠可以更輕易地進入汽車供應鏈,但羅旺強調新加坡的「市場通路」是選擇這個半飛地小國的第三個主要原因。

新加坡與美國及中國簽訂了長期的自由貿易協定,去年10月,新加坡也與歐盟簽署了一項逐步取消汽車進口關稅的協定。來自新加坡的戴森將能夠更容易地進入全球最大的電動車市場,同時也能從中美不可預測的關係和英國脫歐的危險中保持安全。

與中國保持距離也可以幫助戴森保護其商業機密,以防止中國對於知識產權執法不嚴。詹姆斯.戴森(James Dyson)在去年給員工的一封信中寫道:「汽車產業新技術的競爭市場非常激烈,我們必須盡一切努力來保密我們的汽車製造細節。」

這位戴森公司創建人在2011年估計公司內三分之一的成本將用於研發。他說戴森「不能只成為低端製造商」,舉一個很好的例子:那台價值400美元的吹風機。話雖如此,滿足如此高研發成本的前提,是這個商品只有戴森生產得出來。

到目前為止,戴森對於其新電動汽車的大部分細節進行保密,但已經稍稍透漏一些消息。戴森本人認為傳統「可以來回刷」的擋風玻璃雨刷,可以用Dyson Airblade技術來取代——這種技術員先用於該公司的乾手機產品。該公司自動吸塵器的360度攝像頭也可以在電動汽車中展現功能。同時特斯拉比較沒有保留,在中國建立業務可以幫助其跟上產業發展的變化。

哈德卡索表示:「這兩家公司從不同的發展階段進入電動汽車的市場。特斯拉正在想辦法讓自己的商品更便宜,而戴森正試圖引進一些全新的產品。」戴森是否能夠安然度過嘗試新事物的同時又要復興新加坡汽車製造業的風險,仍有待觀察。但是,如果戴森成功了,特斯拉可能會發現自己,將要面對來自最不可能的競爭對手之挑戰。

© 2018 Time Inc. 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慢性孤獨」正危害著長輩的記憶與健康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