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美國年輕世代心理健康危機:自殺率和憂鬱症比率正大幅上升

2019/03/26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com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該研究發現,2009至2017年間,美國14到17歲孩童罹患憂鬱症的比率增加了60%。而12至13歲(47%)和18至21歲(46%)的人口也有與此相近的上升比率,20至21歲人口的憂鬱症罹患率甚至成長兩倍。該研究更發現,2017年(即聯邦數據最近更新的年度),年齡介於12至25歲的美國人患有重度憂鬱症。

文:Markham Heid
譯:許睿洋

近期發表於知名期刊《異常心理學雜誌》(Journal of Abnormal Psychology)的最新研究指出,自2000年代後半(即2005至2009年)以來,美國青少年與青年的心理健康狀況已急遽惡化。

該研究發現,2009至2017年間,美國14到17歲孩童罹患憂鬱症的比率增加了60%。而12至13歲(47%)和18至21歲(46%)的人口也有與此相近的上升比率,20至21歲人口的憂鬱症罹患率甚至成長兩倍。該研究更發現,2017年(即聯邦數據最近更新的年度),年齡介於12至25歲的美國人患有重度憂鬱症。

研究人員在分析關於自殺、自殺未遂和「嚴重心理困擾」(serious psychological distress,用來形容在相關測量中,悲傷、緊張和絕望感較高的受試者)的數據時也發現了相同的趨勢。在2008至2017年間,年輕人口產生自殺想法、計畫和自殺未遂的比率均大幅上升,在某些案例中甚至成長超過兩倍。

該研究中超過60萬人的數據是來自於美國衛生及公共服務部(U.S.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每年所進行的「全國用藥及健康調查」(National Survey on Drug Use and Health)。

南加州大學(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心理及教育學教授瑪麗.海倫.伊莫迪諾-楊(Mary Helen Immordino-Yang,她並未參與這項新研究)說道:「我認為這真是個當頭棒喝。這些伴隨著其他證據而來的發現顯示了我們並未在青少年的發展上給予適當的協助。」

該研究其中一名作者也同意上述說法。聖地牙哥州立大學心理學教授、也是《iGen》(此書探討科技如何影響年輕人的生活)一書的作者金恩.特溫格(Jean Twenge)說道:「各種來源的大量數據鋪天蓋地,而它們全都指向同樣的結論:那就是美國的年輕人口有越來越多的心理健康問題。」

究竟是什麼讓現在的年輕人如此痛苦?特溫格表示:「這一直是非常難回答的問題,因為我們無法證明確切原因是什麼。但有一個變數影響年輕人的程度要比老年人更多,就是智慧型手機和數位媒體(如社群媒體、訊息傳輸和遊戲等)的成長。」

特溫格認為,雖然年長者也會使用這些科技產品,「但年輕人對它們使用與接受程度較快速也較徹底,而它們對其社交生活的影響也較為巨大。」

儘管並非所有證據都一致,仍有為數眾多的研究在青少年與青年身上發現科技重度使用跟心理健康狀態不佳之間的關聯。若我們撇開研究不談,許多家長、老師、輔導諮商師和其他會與年輕人相處的人也表示,社群媒體和科技的重度使用是一大麻煩。

特溫格補充道:「年輕族群用以溝通及度過空閒時間的方式已經有了根本性的改變。他們花越來越少的時間與朋友們面對面相處,睡覺時間也有所減少,但花在數位媒體上的時間卻越來越多。」

伊莫迪諾-楊呼應了特溫格提及的許多隱憂並說道:「還有很多是我們不知道的,而我們也無法直接斷言究竟是什麼引發了這股(心理健康狀態下滑的)趨勢。但當我們在現實生活中面對孩子們的健康問題時,你必須作出你最佳的猜測,並在事情完全明朗化以前就先有所防範。」

她說道:「多加關注青少年正在改變的行為,並給予嚴密的監督,同時讓他們能從事不會造成健康惡化的行為,這樣的做法其實有它的道理存在。」她強調,毫不受限的社群媒體使用可能是近期導致健康惡化的潛在改變因素。「他們面對著過量的資訊與刺激,而生活中受其影響的範疇也比過往更大。根據近幾年我們對於青少年發展和問題的發現,以及他們亟需的親密和健康社交連結的現象,你可以發現社群媒體或許對青少年的發展有不當的影響。」

然而,其他專家認為,當前的證據並不足以證實社群媒體或科技產品就是罪魁禍首。天普大學(Temple University)心理學名譽教授、也是青少年專家勞倫斯.史坦伯格(Laurence Steinberg)說道:「當談到社群媒體和憂鬱症之間的關係,相關的研究其實相當混亂。」

他表示:「我認為每個世代的成年人都試著要把他們在年輕人身上看到的負面趨勢怪罪給當代的科技潮流,無論這個潮流是什麼。」儘管他同意從數據上能看出年輕族群的憂鬱症比率正在上升,但他表示,他並沒有看見與科技或社群媒體使用相關的「清楚代價」。

他說道:「雖然社群媒體的使用本身確實就帶著一些壓力源(stressor),但生活中也存在著其他的壓力來源。」他提到大學升學考試越來越競爭,和「直升機父母」盤旋(parents hovering)在孩子頭頂等都是潛在的因素。他表示:「可能不只是因為一件事,而是很多事情累積下來的影響。」

特溫格表示,要將當前的年輕人口憂鬱症比率和歷史紀錄相比是非常困難的(主要是因為歷史統計數據不存在,或是使用的指標與現在無法相比),但關於年輕族群的自殺率卻有多達數十年的數據。她說道:「1990年代初期的青少年自殺高峰引起了許多注意。」依據最新的數據顯示,現在的青少年自殺率要比1990年代的高峰還要更嚴重。

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CDC)發布的報告更顯示,年輕人口的自殺率在1999至2007年間有所減少之後,2007至2016年卻躍升了56%。

特溫格說道:「毫無疑問的是,美國的青少年與青年人口正在遭受心理健康的危機。」

© 2019 Time Inc. 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社群媒體想根絕暴力影片,但現行技術只能「打地鼠」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