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美國為何難以立法禁止歧視LGBT族群?

2019/04/02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文:Katy Steinmetz
譯:李宓

民調顯示,大多數美國人都反對歧視LGBT族群,而且許多人相信這麼做已經違法。但聯邦法其實沒有像禁止性別或宗教歧視那樣,規範民眾不可歧視不同性傾向和性別認同的人,而國會在短期之內修法的機率也非常渺茫。

儘管法院和聯邦行政部門已經從現行法律中找到可以用來保護同志和跨性別者的條文,但若想通過一條法律,明文禁止不可因國民之同志或跨性別者身分而拒絕租售房屋,或任意資遣,成果卻很有限。

LGBT權益擁護者在成功將同性婚姻合法化,並讓同志擁有參軍權之前,已經針對此議題推動立法數十年。今年三月,參、眾議院立法者又一次做出嘗試,推行2019《平等法案》,大動作禁止歧視,內容涵蓋房產、公共設施等領域(包含公廁、麵包店等近期飽受爭議的地點)。

在過去,這樣的法案之所以收到反對的聲浪,是因為有人認為同志敗壞道德,而且是後天的選擇。不過,自從類似法案首度在1970年代提出以後,人們對同志的公眾態度已有了大幅轉變。但就在近期,跨性別者的權益又成了左右派爭論不休的議題。

過去幾年的輿論認為,若將保護對象限為男同志、女同事及雙性戀者,法案或許比較容易通過。但倡議團體和立法人士決定爭取更完整的法案,保護對象涵蓋所有LGBT族群。過去十年的策略始終是「全拿或都不要」,美國跨性別平權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Transgender Equality)執行主任瑪亞.凱斯林( Mara Keisling)說道。

縱使倡議者相信《平等法案》能順利通過由民主黨控制的眾議院,但他們沒什麼信心,認為在共和黨控制的參議院,這項法案很可能不會進入投票階段。此外,川普政府的諸項措施(例如禁止跨性別者從軍)也讓他們懷疑,總統簽署該法案的機率可能不高。

「滑坡效應」

第一版的《平等法案》在1974年提出,那是一個公民權益高張,對美國同志來說卻焦慮憂心的年代。凱斯林說:「美國那時根本不知道有同志這一群人。」而「跨性別」這個詞更幾乎沒有在使用。當時的法案僅包含性傾向,而且等了整整六年才等到聽證,一進入這個階段,又面臨反對的勢力,指稱同志「令人厭惡」。

二十年來,這項法案提出了無數次,卻始終無法成為法律。立法者因此決定調整手段,專注在工作場域,於1994年提出《反就業歧視法》(Employment Non-Discrimination Act)。該法提出時,依然遭受反對力量。反對方認為同志是一種令人厭惡的「生活方式」,而且指控這條法案要求的是特殊待遇。

舊金山州立大學(San Francisco State University)研究LGBT議題的歷史學家馬克.史坦(Marc Stein)解釋:「對許多反對人士來說,這存在著滑坡效應(slippery slope),始於反歧視法,終於積極平權行動(affirmative action)。」

1994至2005年間,立法者提出了凱斯林所稱的「非全面性」《反就業歧視法》,亦即該法案並沒有保護所有人的性別認同。打從一開始,這就是社運團體和立法者之間的癥結所在。有些人直言,較侷限的法案比較容易通過。

2007年,出櫃立法者兼同志權益英雄——民主黨眾議員巴尼.弗蘭克(Barney Frank)首度提出一項同時含括性別認同和性傾向的《平等法案》。

在聽證會上,與會人士就洗手間及服儀規範進行了爭議十足的辯論,但投票結果顯然不足以讓法案通過。弗蘭克轉換策略,提出另一項只涵蓋性傾向的法案, 並辯解道:「有總比沒有好。」許多倡議團體對此表達憤怒。有些人搶著表態。民主黨員分裂。凱斯林回憶道:「簡直是一團亂。」兩項法案都沒有成為法律。但凱斯林也說,在那之後,大家的共識是:平等必須包含所有人。

很快的,弗蘭克的決定讓《反歧視法》進程從民主黨的優先順位上退了下來。

2008年,民主黨橫掃白宮、參議院和眾議院。倡議者罕見地有了立法的窗口。這是民主黨自1994年來首度同時控制了三個單位。美國重要的LGBT權益團體「人權運動組織」(Human Rights Campaign)政府事務長大衛.斯泰西(David Stacy)表示,一直一來他們都很懷疑他們是否真能通過一條涵蓋性別認同的《反就業歧視法》。而比較明確的道路,是由民主黨推動廢除「不問、不說」(Don't Ask, Don't Tell)政策,讓男女同志都能公然從軍。

斯泰西說當時他們對會拿到多少票感到存疑,「但現在我們有十足的把握」。他指出,2013年,一項涵蓋性傾向和性別認同在內的《反就業歧視法案》在參議院獲得了跨黨派的支持(共有10位共和黨參議員投下同意票),順利通過。不過在那之後,共和黨諸位領導者便非常厭惡談到任何為LBGT族群爭取權益的法案。

自由的真諦

儘管《反就業歧視法》通過了眾議院的審查,倡議者也認為,他們或許能夠說服參議院多數黨領袖密契・麥康諾(Mitch McConnell)在議會(由共和黨掌控)期間提起這項法案,進行投票,但恐怕還是會面臨頗具爭議的聽證。

在美國,跨性別者的能見度已獲得提升。他們所受到的矚目對整體社群而言,也是一大助力。非政黨民調組織PRRI近期一份調查報告指出,69%的美國人贊同法律應保護所有LGBT族群,贊同者在每一州都占多數。

但倡議者也說,能見度也讓他們成為目標。近年來,「保守派的意見領袖經常把跨性別者當成代罪羔羊,把他們看不慣的當代社會現象及自由主義怪在跨性別者身上。」美國女同志權益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Lesbian Rights)法務主管夏儂.敏特(Shannon Minter)如此表示。

眾院委員會最近在一次議會上針對《防止婦女受暴法案》(Violence Against Women Act)的重新授權事宜進行了辯論。共和黨員在會上集中火力於刪除法案中保護跨性別者的條款,例如其中有一項條款賦予跨性別者依據自身性別認同,要求對應受刑機構的權利。一位立法委員主張跨性別女性就是「生理男」,而這番言論彷彿預示了《平等法案》在進入國會之後,很可能也會伴隨眾人的爭論。

近年來,宗教自由也阻礙了LGBT族群的權益爭取。舉例來說,川普政府和科羅拉多的一位麵包師傅站在同一邊,同意麵包師有權因宗教信仰拒絕為同志婚禮製作蛋糕。舊金山州立大學教授史坦指出,同志婚姻和軍事改革主要約束的是政府的歧視,但平等法案牽連的則是全國各地的公司和企業。

許多公司都站出來支持這項法案,認為任何形式的歧視都對經營有害。但權益衝突也帶起了越來越多保守派人士起身表態。

「天空沒有因此垮下」

過去數十年來,批評反歧視法案的人主張,保護LGBT族群是「不必要之舉」,只會自找麻煩,除了煩人的訴訟,其他什麼也不會有。LGBT權益促進團體為了與之抗衡,公布調查報告,告訴大眾LGBT族群會遇到什麼樣的歧視。其中處境最慘的要屬跨性別者,一項調查發現,有30%的人表示自己曾在工作場合遭受不當對待,包括言語攻擊及以性別認同為由遭到資遣。

雖然聯邦法沒有明文禁止資方因女性之跨性別身分予以開除,但還有其他保護途徑與資源。美國有21州都有相關法令,禁止民眾在職場及租賃房屋時歧視LGBT族群。20州在公共設施方面也有類似禁令。但法院在聯邦法中「性別」(sex)二字的確切意義上則有不同的意見,而最高法院尚未解決這個爭議。

人權運動組織的斯泰西表示,東拼西湊而成的相關保護法讓「《平等法案》必須通過」這件事變得既簡單又複雜。一方面來說,在解釋我們為何需要《平等法案》的時候,這項工作變得「有些複雜」,其實它牽扯到無數法條修正。「但另一方面來說,這些保護法令已經存在,而天空沒有因此垮下,這本身就是非常強而有力的論述。」

儘管民調顯示大多數美國民眾反對歧視,但斯泰西質疑那些數字的準確性。當人們談到身分政治、少數宗教、女性主義和自由等議題時,人們內心真實的感受是什麼?

斯泰西在電子郵件中寫道:「人們會那樣回答,很可能是因為我們用了太籠統的語言,如果用更精確的詞彙提問,我不認為他們會那樣回答。 」

© 2019 Time Inc. 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4月主題徵文

專題下則文章:

《英國烘焙大賽》七位料理明星,告訴你在廚房裡的省錢秘方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