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白人至上主義對西方社會的威脅,遠比ISIS還要大

2019/04/04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英國反恐警察提出的警告:「事實上每個我們交手過的恐怖主義者都會從別人的宣傳中尋求某種啟示,如果他沒辦法從社群網站上找到,那他就會打開電視與報紙,或去主流媒體網站來尋求。」這個問題遠比我們願意承認的還來的大。

文:H.A. Hellyer(皇家聯合研究所與大西洋理事會資深研究員,也是《歐洲的穆斯林:另類的歐洲人》的作者)
譯:曾勢喨

在我國際關係的學術生涯中,我一直直覺性地避免在分析裡談論我個人的認同,這篇文章是我的例外,因為我既是一名家族數個世代以來都居住在英格蘭的英國白人,也是一個擁有埃及、蘇丹、摩洛哥血統的阿拉伯人,對我而言,這是一個特別的時刻。在白人至上主義與ISIS類的極端分子同時對西方世界造成威脅的此刻,我們很少正確的比對前述兩種現象。

為了我的研究,我曾經仔細的檢視了現有ISIS與其同情者、以及白人至上主義者與民粹國族主義者所寫的極端主義文獻。我們的社會對於伊斯蘭世界中,極右派非暴力的極端主義者是否會走向武裝化相當的敏感,而事實上,雖然他們並不一定會走向如ISIS般的武裝團體,但他們卻越來越可能如此。

在2005年7月7日倫敦的爆炸案後,英國政府成立了一個工作小組以應對極端主義化的情況,而我成為了副主席,我們當時得到的一個結論是一種極端主義的意識形態正在形成,這種意識型態源自於對於伊斯蘭信仰的非主流詮釋,現在回頭看,或許這應該叫做ISIS式的極端主義。好消息是,這樣的意識形態只影響了世界上一小部分的穆斯林,更只影響了西方世界的更小一部份,但即使如此,我們仍然擔憂。

蘇凡中心(Soufan Center)由一名前FBI探員所設立,而其專家談論白人至上主義時如此形容:「美國人對於美國右翼意識形態所帶來的犯罪與恐怖主義,與賓拉登主義所帶來的犯罪與恐怖主義,對於同樣的事,他們的擔憂程度長期以來都有雙重標準。」前幾個月,倫敦地鐵爆炸案的警方反恐小組主席也說,英國還未對極右翼所帶來的威脅「覺醒」。一直以來,我們都在支持白人極端主義者的說詞,而從不對此提出挑戰。

在3月15日基督城的攻擊案後,一位記者問了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他認不認為崛起的白人國族主義是世界的威脅,他如此答道:「真的,我不覺得。我覺得那只是一小群有著很嚴重問題的人。」

這是一個嚴正的否認,這讓人想起英國反恐警察所提出的警告:「事實上是每個我們交手過的恐怖主義者都會從別人的宣傳中尋求某種啟示,如果他沒辦法從臉書、YouTube、Telegram或Twitter上面找到,那他就會打開電視與報紙,或去主流媒體的網站來尋求。」這個問題遠比我們願意承認的還來的大。

而且很諷刺的,對於我們西方社會而言,白人至上主義或許才是更嚴重的問題。紐西蘭遭遇了他們版本的倫敦七七爆炸案,而考量紐西蘭的人口數,或許更像他們的911攻擊案。以ISIS式的恐怖主義在西方被厭惡的程度而言,他們是不可能做到破壞西方社會的團結的,但這場攻擊做到了。

畢竟,ISIS式的恐怖主義只能訴諸於西方社會中少數的少數,即使在穆斯林居多的社群中,他們能獲得較高的支持度,其影響力仍然有限。更重要的是,ISIS式的實體是不太可能再度出現的,因為周圍國家一定會聯合國際社會共同而快速地摧毀這樣的可能性。

但情況對於白人至上主義而言,則遠不是如此。在西方社會中,對於白人至上主義或白人國族主義的同情遠比ISIS的意識形態多,即使在穆斯林為主的社會,我敢說他們對於ISIS意識形態的支持也比我們對前者的支持少。總的來說,我們對於白人至上主義或白人國族主義的譴責與關注遠不如他們所帶來的威脅的程度。

在阿拉伯世界中,教派主義反對並迫害了非穆斯林社群如基督徒與亞兹迪人,甚至是不同教派的穆斯林,造成了許多人的死亡,而拿教派主義與極右派的立場相比之下我們可以發現,極右派的論述與他們是相當相似的,甚至對社會所帶來的衝擊也是。

舉例而言,英國的《鏡報》將基督城攻擊案的兇手形容為「天使般的小男孩」而後長大成為了恐怖份子,澳洲的《每日郵報》則將他形容為「在學校被霸凌的男孩」,他以前「是一個小胖子而在學校被惡意針對」,而因此成為了一個謀殺者。主流媒體是否曾經用這樣形容詞形容屠殺了在教堂做禮拜的基督徒的ISIS支持者?

身為一個阿拉伯人,我認為ISIS式的極端主義的受害者,雖然包含了各種宗教團體,但絕大多數其實仍然是穆斯林。

但是ISIS式的極端主義,無論他們多麼希望,絕對無法顛覆西方社會。身為一個英國人,我認為白人至上主義對我們國家甚至西方社會整體的團結,才是更大的威脅。在發生於紐西蘭的暴行之後,我們必須正確的認知這樣的威脅,並好好地做出反擊。

© 2019 Time Inc. 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為什麼奧運還沒有將「電競」納入比賽項目?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