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深受「倖存者罪惡」與PTSD所苦,校園槍擊案倖存者自殺身亡

2019/04/08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紐澤西羅格斯大學行為健康研究中心「Traumatic Loss Coalition for Youth」青年自殺預防計畫負責人莫琳.柏根表示,即便創傷事件已經過了許久,但家長和師長開始與孩子展開這樣的對話來協助這些青少年仍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如此嚴重的創傷事件會對心理健康造成長遠的影響,或惡化原有的心理問題。

文:Jamie Ducharme & Katie Reilly
譯:許睿洋

近日發生於佛羅里達州帕克蘭(Parkland, Fla.)的兩起自殺事件提醒著人們受到創傷後揮之不去的影響,更強調了對活在創傷陰影下的人們提供長期協助的重要性。

就在19歲的「Marjory Stoneman Douglas高中校園槍擊事件」倖存者席德妮.艾羅(Sydney Aiello)自殺身亡後,警方近日證實該所高中有另一名未透露姓名的學生亦死於「明顯自殺行為」。他們並未透露任何關於第二起自殺事件的細節,或是說明他們在去年慘劇發生時是否在學。然而,艾羅的家人曾公開表示她生前受到「倖存者罪惡」(survivor's guilt)和「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PTSD)所苦,道出了重大創傷後的長期後果如今已普遍存在於倖存者之間。

週日,數名心理健康專家與學區長針對自殺預防問題召於帕克蘭開緊急會議,他們呼籲家長多與孩子談話,並利用「哥倫比亞議定書」(Columbia Protocol)中的問題來辨別孩子是否有自殺的徵兆,了解他們對於自殺的看法。

紐澤西羅格斯大學(Rutgers University)行為健康研究中心「Traumatic Loss Coalition for Youth」青年自殺預防計畫負責人莫琳.柏根(Maureen Brogan)表示,即便創傷事件已經過了許久,但家長和師長開始與孩子展開這樣的對話來協助這些青少年仍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如此嚴重的創傷事件會對心理健康造成長遠的影響,或惡化原有的心理問題。

柏根說道:「這些孩子是否有能協助他們的社交網絡?他們周圍是否人人都能理解他們正在度過艱難的時刻,並能有耐心地陪伴?求助行為(help-seeking behavior)其實就是鼓勵人們走出去尋求幫助,無論是將事情告訴值得信任的長輩、前往醫療機構接受治療,或是尋求信譽良好或是社區內的組織機構的協助」

柏根也認為,即使要詢問孩子關於自殺和心理健康的問題非常困難,家長與師長也不該逃避與他們對話。她說道:「我們往往只旁敲側擊,但這不是件健康的事,因為我們在無意間已經傳遞了『我不能接受』或『我不想聽』等等的訊息。如果孩子完全沒有自殺的念頭,你是無法將這樣的想法植入他們腦中的,而如果他們真的處於自殺的風險之中,現在至少你已經開啟了對話的大門。」

亞利桑那大學醫學院心理學家喬爾.杜沃斯金(Joel Dvoskin)表示,當父母對於青少年子女的行為感到擔憂時,如果父母能先坦率地面對自己的恐懼,對整個情況也能會有所幫助。杜沃斯金說道:「告訴孩子『我替你感到擔心』完全沒有問題。」即便是那些最不願承認自己憂鬱、焦慮和具有自殺傾向的孩子,對於這樣的表達方式也比較容易有所回應。他也認為,把負面情緒當作疾病「診斷」(pathologize)無濟於事,反之更應該與青少年維持開放的對話。

去年夏天剛接受為期兩天的自殺預防訓練的Stoneman Douglas高中老師黛安.沃克-羅傑斯(Diane Wolk-Rogers)表示,春假期間她以簡訊的方式確保學生的安危,並告訴他們如果有需要隨時都能打電話給她。回想起去年奪走17條人命的槍擊案和最近的兩起自殺事件,她說道:「絕望已經不足以形容我們的處境了。每當我望著天空中的雲,我就會看到數字19。這非常嚇人,有時候你就會想,會不會就停在這個數字?」

沃克-羅傑斯是Stoneman Douglas高中數名自願擔任(非正式)諮商師的老師之一,以防有些學生不願尋求正式的心理諮商。去年秋天,她更在校內創立了「身心社」(mind-body club),旨在協助學生面對焦慮與憂鬱。她告訴學生如果想在週五找到她,可以到布勞沃德縣(Broward County)的一處「復原中心」(resiliency center),在那裏學生或家長能與專業的醫師碰面,並在周間參加互助團體。

沃克-羅傑斯說道:「我們是大人,我們必須照顧我們的孩子們。」

部分佛羅里達的政界名人也向州政府與聯邦要求更多心理健康方面的資金。佛州急難管理部主任傑洛德.莫斯可維茲(Jared Moskowitz)周日於推特發文表示,「心理健康是兩黨都須關注的議題。」另外,佛州眾議員薛佛林.瓊斯(Rep. Shevrin Jones)表示他將發起與心理健康相關的立法。他在推特上發文道:「這個議題不能再等。趁著在會期間,我們有所作為。我們能辦到的,佛羅里達。」

近期研究指出,過去二十年來,美國整體自殺率大幅上升,其中年輕人在憂鬱、焦慮、心理困擾和萌生自殺念頭與行為之比率更是急遽增加。據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CDC)統計,2010至2016年間,年齡介於10至19歲的女孩自殺致死率增加了70%;而2007至2016年間,同齡男孩的自殺致死率亦上升44%。總計而言,2016年共有436名年齡介於10至14歲的孩童自殺身亡,而15至24歲更有逾5700人死於自殺,使其成為此兩年齡層中的第二大死因

自殺行為相當複雜,且幾乎不會只有單一的導因。但研究顯示,曾經歷創傷性的事件可能會增加一個人產生自殺念頭與自殺行為的風險,事件後的PTSD亦然。另外還有其他種自殺行為能歸類於此類別,例如對於那些較脆弱的人而言,直接或間接經歷(他人的)自殺致死事件,可能會因為「自殺傳染」(suicide contagion)效應而增加其自殺的風險。

儘管目前針對校園槍擊案和自殺事件關聯的研究仍不多,但柏根表示,任何種類的創傷事件都可能導致「情緒處理能力的崩潰」,這對正在經歷劇烈身心理與情緒轉變的年輕人而言尤其如此。然而,這個問題不只會在年輕人身上。周一,一名女兒死於「2012年桑迪胡克小學校園槍擊案」的父親,被發現死於明顯的自殺行為。

柏根說道:「創傷會開始改變你的世界觀,尤其對年輕人而言。漸漸地,你將會看到多一些焦慮、多一些的憂鬱-但要不是因為創傷,他們一定能管理這樣的情緒。」

她表示,傾聽與展現同理心是家長與師長對於這些正在受苦的青少年表示關懷的第一步。但她認為,家長與師長也應該深入那些比較困難的話題,並準備好將孩子與其他的資源進行對接,例如支持互助團體、急難熱線或是鄰近的心理健康專家等。

她說道:「與人們分享這些資源有兩個功能:第一,能幫助他們取得更多協助;第二,這也同時證實了你並不是自己一個人面對這個問題。其他人也正在努力解決自己的難題。」

© 2019 Time Inc. 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研究法西斯主義的學者怎麼看紐西蘭恐攻?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