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研究法西斯主義的學者怎麼看紐西蘭恐攻?

2019/04/09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自始至今,法西斯主義從未與白人至上主義脫離關係,當時墨索里尼便將義大利少數族群逐漸取代白人勢力的這一概念發揚光大,散播仇恨思想。

文:Olivia B. Waxman
譯:曾維宏

就在紐西蘭基督城的兩座清真寺發生屠殺事件之後,縱使嫌犯的身份背景仍未完全明朗,但他犯案前在網路上所發佈的宣言卻已先曝光,內文中有這麼一句話:「一旦一個人成為法西斯主義者,他終身將是法西斯主義者。」

許多專家表示,自法西斯主義誕生的100年以來,始終與信仰性和種族性的偏激暴力行為有著緊密關係。與此同時,凶嫌明目張膽的宣言更令我們不得不重視近期全球思維轉變所造成的種種問題。

將近一世紀以前,也就是1919年3月23日,義大利獨裁者墨索里尼成立了法西斯戰鬥團,這一組織後來更在1921年轉變成國家法西斯政黨。隨即在一年之後,墨索里尼不僅成為義大利首相,更是在1925年以前世界上第一位法西斯主義政權的領導人,並發展出了具有敵對意義的暴力攻擊模式。自彼時之後,國際情勢有了劇烈變化,然而這位獨裁者所開啟的全新思維始終貫穿著人類往後的歷史脈絡。

「本質上,當人們在確立目標敵人後加以進行暴力攻擊,這便是法西斯主義。」專門研究法西斯主義、來自紐約大學的義籍歷史學系教授Ruth Ben-Ghiat如此定義。「不與敵人溝通,而是直接使用暴力,這便是法西斯主義在義大利崛起的方式。」

Ben-Ghiat進一步說明,法西斯政府和法西斯團體通常將威脅到他們權力的族群設為敵人。自始至今,法西斯主義從未與白人至上主義脫離關係,當時墨索里尼便將義大利少數族群逐漸取代白人勢力的這一概念發揚光大,散播仇恨思想。「白人因自身權力備受威脅而產生危機意識,法西斯主義中的這項核心價值從未改變過。」「種族歧視從一開始便深植於法西斯主義,如果我們忽略了這一事實,便無法全面地瞭解這整件事。」

當時,社會主義分子因為反戰被政府視為背叛者,因為勞權意識而被工廠僱主視為眼中釘,因此墨索里尼便募集了第一次世界大戰的退役軍人及商人,並鼓勵他們具有系統性的攻擊、並殺害社會主義者。除此之外, 1930年代義大利在非洲的殖民地,以及當時與義大利有領土爭議的斯拉夫民族皆是墨索里尼政權的目標對象。如今紐西蘭事件的凶嫌或許抱持著反穆斯林主義以及反移民主義,但《The Anatomy of Fascism》的作者、歷史學家Robert O. Paxton表示,墨索里尼當時顯然擁有相反思維,因為比起移入,他更在乎義大利人移出。

「他們並沒有移民計劃,反之,遷出才是問題,這與當今情勢相當不同,墨索里尼嘗試阻止義大利人離開本國,因為這從外界眼光看來,似乎是義大利留不住自家人。」Paxton表示,如果一個人宣稱自己擁有反穆斯林和反移民法西斯情結,這一概念多半來自納粹黨而非義大利法西斯黨。

因為希特勒的追隨者過去曾大力宣揚對於外來者的恐懼,並視他們為一種威脅及攻擊目標。「希特勒試著將一百多年以前所誕生的法西斯主義套用在納粹主義上。」Ben-Ghiat如此說道。即便納粹主義與法西斯主義存在著密切關係,但納粹主義者從不願承認自己為法西斯主義者,Paxton表示,「希特勒不願意被視為墨索里尼的信徒,當然也不希望德國被認為是次於義大利的國家」,即便今日我們所見的極端主義者通常不願被貼起「法西斯」的標籤,但他進一步說明,「義大利法西斯主義這一詞彙的誕生其實是帶有驕傲之意的。」特別是聲量特別大的法西斯主義者當時身穿黑色襯衫發起遊行,或是攻擊社會主義者,他們以此宣揚對於自身身份的自信與驕傲,這也就是所謂黑衫軍(squadrists)的前身。

「法西斯」是在義大利慘敗於第二次世界大戰和大屠殺事件Holocaust發生之後才被人們視為一種「腐敗」的象徵,即使是當時仍堅守該理念的暴力分子也如此認為。「(現代)的右派政黨更帶有嫌惡之意地避免使用這一詞彙」,反而是將它轉譯為替代詞語來使用,這一部分原因來自於法律上的風險。因為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德國和義大利通過了禁止宣揚法西斯和納粹主義的法律。雖然這項政策旨在確保過去的運動不會重新出現,但警方所採取的行動及付出的努力卻各不相同,加上替代性語彙的產生仍然使這兩個主義的理念再度以不同形式重返當代。

近期在全世界各個角落中,避免與墨索里尼和希特勒產生公開聯結的這一想法正在式微當中,而本次紐西蘭嫌犯的高調宣言則更加體現了此現象。「法西斯主義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被視為一大禁忌,卻在1990年代,尤其是2000年之後被許多強人政權重新帶回這一世代。」Ben-Ghiat如此說道。

當我們離第二次世界大戰越遠,Paxton更加確信了法西斯這一詞語已經被世人認為是「強悍男人」的代名詞。

自我標籤化能夠表達當事人的感受以及對社會常規的疏離,反倒不是要宣揚自己與某一特定政黨的連結,因此它其實可以是一個更抽象的動作。「法西斯主義者很少被運用在單一個體上,因為它是一個非常負面的名詞」,Ben-Ghiat補充說明。「除了極度異化的狀態之外,自我標籤化並沒有太多深層的意義。」

© 2019 Time Inc. 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阿茲海默症藥物試驗」突然終止,3000名實驗患者備感驚訝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