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多元交織性」正在對美國主流女性主義提出思想挑戰

2019/04/12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Leon Hernandez @flickr CC BY-NC-ND 2.0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些系統的理論就被稱之為「多元交織性」,這是一位法律教授金柏莉・克雷蕭(Kimberlé Crenshaw)推廣的術語。在她1991年的文章"Mapping the Margins"中,解釋了「有色人種的女性」是如何被「為一個身份(女性或有色人種)發聲的言論」所邊緣化,雙方都沒有人願意為她們挺身而出。

文:Arica L. Coleman
譯:劉松宏

美國女性歷史月在三月開跑並且已經舉辦了幾十年,其日期也固定不變。但隨著三月即將結束,值得注意的是那些歷史月故事中的女主人翁似乎有了變化。

將女性主義擴展並顛覆主流族群的父權主義的運動現在已邁入六十多年。其中一個明顯的變化是雪城大學的女權主權自由勇士項目(Feminist Freedom Warriors Project,簡稱FFW),也是跨國女性主義學者琳達・卡蒂(Linda E. Carty)和錢卓拉・托帕德・莫罕蒂(Chandra Talpade Mohanty)的智慧結晶。她們於2015年的跨國女性主義論述為FFW打下基礎,也是首創第一部專門介紹全球南方(非洲、印度和拉丁美洲)和北方(美國、加拿大、日本)各膚色女性受難的數位影音檔。其創始人卡蒂和莫罕蒂在一封電子郵件中提到:「FFW是一個關於女性主義活動的跨世代企劃,可以跨越國界來解決各種經濟、反種族主義與社會正義問題。」

這些學者身兼提倡者跨越國境與國境之間,並與28名傑出的女性主義者進行「餐桌對談」,從貝弗莉・蓋薛弗托(Beverly Guy-Sheftall)到安琪拉・戴維斯(Angela Y. Davis)等人,匯集了「有關這些姐妹同志的理念、言論、行動以及對經濟和社會正義願景」的故事,這些故事激勵我們繼續堅持下去。這些女性代表了開拓者和啟蒙者,她們對1960和1970年代美國主流女性主義的傳統思想提出挑戰。

提出這項思想挑戰的關鍵是多元交織性(intersectionaility),儘管人們對其的認知不斷提高,但這一概念仍然讓某些人感到困惑。

20世紀美國主流女性主義——由全國婦女組織(NOW)的聯合創辦人兼《女性迷思》(The Feminine Mystique)暢銷書作家貝蒂・傅瑞丹(Betty Friedan)領導,並受到「事關個人即為政治」這一觀點的啟發——使全國人民重新思考高等教育中的性別多樣性和生殖權等議題。但是,女性主義也迫切需要更多樣化的差異,因為女性主義大多奠基於中上層階級異性戀白人女性的文化及歷史經驗。因此,種族、階級、性慾和才能等議題都被忽視了。(移民問題也同樣被忽略,這些議題對於加勒比裔加拿大人的卡蒂,以及來自印度的莫罕蒂而言也是個人和政治相關議題。)

因此在1970年左右,黑人女性主義學者兼提倡者,其中有些人也是LGBTQ族群,發展了理論架構作為其他膚色女性的榜樣,以擴大女性主義的定義和範圍。在20世紀的最後幾十年和21世紀的初十年中,有色人種的女性發表了許多突破性的作品,突顯了這些變革。透過這些行為,她們展露出定義女性生活型態的緊密系統。

這些系統的理論就被稱之為「多元交織性」,這是一位法律教授金柏莉・克雷蕭(Kimberlé Crenshaw)推廣的術語。在她1991年的文章"Mapping the Margins"中,解釋了「有色人種的女性」是如何被「為一個身份(女性或有色人種)發聲的言論」所邊緣化,雙方都沒有人願意為她們挺身而出。

卡蒂和莫罕蒂在一封電子郵件中說道:「我們都過著複雜的生活,需要非常努力才能生存。這意味著我們其實生活在特權和壓迫共存的交叉點上。」

舉例來說,她們解釋道,假設有一位LGBT的非洲裔美國女性和一位異性戀白人女性,她們都是工人階級。她們「會面臨不同程度的歧視,甚至當她們在可能將其定位為窮人的相同社會結構中一起工作時」,因為一個人可能同時恐同又種族歧視。雖然異性戀白人女性可能會遇到性別歧視或階級歧視,但「她的白人膚色將永遠保護並使她免於遭受種族歧視。」

多元交織性學者認為,如果不能體認到這種複雜性,就無法認清現實。

瑪麗・安娜・詹姆斯・格雷羅(Marie Anna Jaimes Guerrero)在莫罕蒂《Feminist Genealogies, Colonial Legacies, Democratic Futures.》一書中慷慨激昂地強調了美國當地婦女的多元交織性或「在地性」的重要。格雷羅說道:「任何無法解決土地權利、主權以及國家系統性抹除土著人民文化習俗等議題的女性主義,都是視野狹隘且深具排他性的。」

FFW的影音檔及其配套書籍《Feminist Freedom Warriors: Genealogies, Justice, Politics, and Hope》中,記錄了幾十年來學者兼提倡者對更廣泛和包容女性主義的影響——包括女性的歷史。FFW創辦人說道:「歷史是很重要的,因為我們是根據我們的歷史和背景而誕生的。」她們也提到自己同樣是為了未來的女性主義者提供服務而努力。

她們說道:「多元交織性的核心價值正在逐漸理解到各個女性不會因為她們同樣是女性而受到同等程度的歧視。」FFW是她們「對所有多元交織性族群保障相同平等的深刻承諾。」

© 2019 Time Inc. 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搞網路審查的查德獨裁者,為何能躲過國際批評?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