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烏克蘭總統大選是一場普亭統治正當性的考驗

2019/04/12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epa-efe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控制烏克蘭是維持普亭統治正當性的一環。他不敢承認自己處於弱勢,甚至遭到擊敗:「這可能會危及他在國內的統治力量。」

文:Madeline Roache
譯:王國仲

俄烏關係目前介於相互冷戰到爆發戰爭之間。2014年前,烏克蘭政府希望與俄羅斯建立戰略夥伴關係。2014年3月,莫斯科吞併克里米亞,改變了一切。現在,隨著烏克蘭總統選舉於3月31日舉行,對俄關係是關切要點。

兩國在頓巴斯地區的衝突將於今(2019)年四月邁入第六年。烏克蘭要求克里姆林宮歸還克里米亞與遭佔領的頓巴斯地區;從克宮的角度看來,烏克蘭政府不僅缺乏正當性,還由法西斯政權操縱。克里姆林宮前顧問,格列布・巴弗洛夫斯基(Gleb Pavlovsky)表示:「俄國或許會考慮停止烏克蘭側的戰事,但先決條件是要能把基輔抓得更牢。」同時,烏克蘭則想著從俄國桎梏中解放。

烏克蘭指責俄國透過假消息製造社會動盪;過去五年以來,國民對俄國態度日漸強硬,約有三分之二人民將其視為侵略者。烏克蘭國會議員謝爾基・列申科(Serhiy Leshchenko)告訴《TIME》雜誌:「烏克蘭想要和平,其代價則不盡相同。目前來說,任何想跟俄國建立關係的行動都會被視為背叛。」

來自倫敦智庫漆咸樓(Chatham House)的安娜・柯布特(Anna Korbut)表示:「克宮手握和平解決方案,但雙方紅線如何劃定則取決於烏克蘭。」

但政治分析人士認為,俄羅斯並不打算結束戰爭。羅格斯大學(Rutgers University)政治學家亞歷山大・莫蒂爾(Alexander Motyl)表示,控制烏克蘭是維持普亭統治正當性的一環。他不敢承認自己處於弱勢,甚至遭到擊敗:「這可能會危及他在國內的統治力量。」

烏克蘭的新科總統可能會帶來不小轉變。結果仍難以預測, 三位候選人——現任總統波洛申科(Petro Poroshenko)、政壇老將提摩申科(Yulia Tymoshenko)與喜劇演員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中,沒人能取得民調絕對領先(譯註:3月31日第一輪選舉中,由於沒有候選人獲得絕對多數選票,因此得票最高的澤連斯基〔30.23%〕與波洛申科〔15.95%〕將於4月21日進行第二輪選舉)。他們對俄烏關係帶來的影響,以下是你必須知道的:

彼得・波洛申科(Petro Poroshenko)

列申科表示,波洛申科是克林姆林宮最「方便」與「舒適」的選擇:「他很好預測,俄國也深知其優勢和缺失。」凱南研究中心(Kennan Institute)首席研究員、《聚焦烏克蘭》(Focus Ukraine)項目主編米哈逸・米娜科夫(Mikhail Minakov)認為:「如果波洛申科再次當選,現狀改變的機率微乎其微。低強度衝突將持續、政府繼續假裝進行變革、要求經濟改革而產生的社會壓力將與日俱增。」

許多烏克蘭人認為,現年53歲的波羅申科未能履行他在2014年5月就任時的承諾:提高生活水平、確保經濟成長、加強法治和結束戰爭。現在,他不再談論停火時間表,克宮則表示在領導者換人之前不會和烏克蘭進行協商。

儘管波羅申科誓言剷除在維克多・亞努科維奇(Viktor Yanukovych)與前朝統治下蓬勃發展的裙帶資本主義,但圍繞腐敗精英的有罪不罰文化仍持續茁壯,至今還是國家改革的最大挑戰。烏克蘭人的平均月薪為350美元,每六人中就有一人移民歐洲,從事全職或臨時工作。根據拉祖科夫智庫(Razumkov Center)民調顯示,76%的烏克蘭公民認為國家正朝錯誤方向前進。

尤莉亞・提摩申科(Yulia Tymoshenko)

柯布特認為,政治作風激進的提摩申科自認有能力讓俄國重新坐上談判桌。

提摩申科是2004年民眾起義、反對選舉舞弊行動中的英雄,因2009年與俄羅斯的天然氣交易被暱稱為「天然氣公主」。此外,曾在亞努科維奇政權下入監服刑兩年半,具有強大政治聲譽。她在2005年擔任總理八個月,2007年至2010年間再次擔任總理。最近,這位58歲老將才在民調中取得領先。

她提出全新「布達佩斯+(Budapest Plus)」談判模式,意即與美、法、德、歐盟、中國和俄羅斯領導人舉行會談,結束頓巴斯地區戰事,並將克里米亞歸還烏克蘭。柯布特說明,談判過程能讓俄國做出讓步、不顯軟弱,在保住面子的同時順利退出頓巴斯。

不過,米娜科夫認為,提摩申科口中「和平的代價」,可能意味著失去加入歐盟與北約的機會。至少半數烏克蘭人民仍希望成為歐盟一員。

佛拉迪米爾・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

41歲的新面孔澤連斯基吸引了許多厭倦政客的烏克蘭人。不過,由於其政治經驗僅限於在一個受歡迎的電視節目中扮演總統,再加上他對俄羅斯的態度不明,許多分析人士擔心,他可能簽署有利俄國的雙邊協議。去(2018)年底的一次電視採訪中,澤連斯基表示:「我會問俄國想要什麼、烏克蘭又想要什麼,然後取個中間值。」他的發言招致批評,有些人則譴責他對烏克蘭主權的態度。

澤連斯基的言論震驚了許多烏克蘭民眾。柯布特問道:「烏克蘭會提出哪些讓步?他會放棄克里米亞嗎?他願意跨越哪些烏克蘭的紅線?很難想像,有什麼妥協不會在國內遭遇阻力。」

莫斯科高等經濟學院教授伊琳娜・布西吉娜(Irina Busygina)表示:「莫斯科會對澤連斯基感到滿意,因為他的勝選意味著統治菁英的不穩定與權力重組,這對莫斯科當然有益。」

俄羅斯想要什麼?

布西吉娜表示,克林姆林宮想在烏克蘭樹立讓國內民眾觀賞的樣板。俄國想證明顏色革命只會帶來混亂和崩潰;選擇和歐洲走在一起的後果是致命的。在這種背景下,俄國現在的道路既穩定又安全。

證明俄國的成功,對普亭來說從未如此重要。總部設於莫斯科的獨立民調機構列瓦達中心(Levada Center)表示,由於擔憂通貨膨脹、工資降低和社會福利減少,普亭支持率降至13年來新低的64%。和併吞克里米亞後,高達89%的支持率相比,可謂急遽下跌。2018年7月,有40%民眾表示國家政策方向錯誤,高於2014年5月的14%。

俄國政治學家安德烈・皮翁特科夫斯基(Andrei Piontkovsky)認為,只要普亭主義還存在,俄羅斯就會試圖掌控烏克蘭。他稱之為「普亭的準宗教、意識形態問題。」不過,大多數烏克蘭人不願放棄政治獨立。

目前,兩國陷入僵局。普亭似乎打定主意,不同意任何強化烏克蘭主權的談判,烏克蘭也拒絕做出任何削弱主權的協議。這代表著解決僵局的唯一方法,就是下任烏克蘭總統願意重新劃定自己的紅線。

© 2019 Time Inc. 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傳說小威廉絲每場比賽都穿同一雙襪子——職場專家建議你也可以仿效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