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不讓俄羅斯加入北約是史上最嚴重錯誤,最終導致烏克蘭被犧牲

2019/04/18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TIME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北約歷史上,第一次有美國總統質疑北約存在的必要。川普質疑美國對北約的責任已經「過時了」,還表示加入北約是美國錯誤的決定。曾擔任北約秘書長的拉斯穆森表示,民主國家的領袖質疑國家決策是「極度危險的」。

文:Madeline Roache
譯:彭于庭

當美國、加拿大和10個西歐國家於1949年聚集起來共同組成北大西洋公約組織(以下簡稱北約,NATO)時,他們有一個明確的目標。就如北約第一任秘書長海斯廷斯・萊昂內爾・伊斯梅爵士(Lord Hastings Lionel Ismay)所說的:「排除蘇聯、拉攏美國、壓制德國人。」這個軍事聯盟的目標在於重建被第二次世界大戰重創的歐洲,並且防止歐洲被蘇聯侵略。

但是自從蘇聯解體後,北約的目標就不是那麼明確了。事實上在1990年冷戰末期,蘇聯總統米哈伊爾・戈巴契夫(Mikhail Gorbachev)曾提議讓蘇聯加入北約。當時戈巴契夫正與時任美國國務卿詹姆斯・貝克(James Baker)協調德國統一一事。當時對應北約的是蘇聯和東歐共產國家組成的華沙公約組織,戈巴契夫曾跟貝克說:「你說北約只是因應現況的安全機構,並非特別針對我們,因此,我們提議加入北約。」

據報導,貝克認為這個提議只是「空想」,但是之後也傳出好幾次類似消息。北約在4月4日成立滿70年了,但若要讓俄羅斯加入,北約的意義將重新被定義。話雖如此,在冷戰結束及蘇聯解體後的近三十年來,北約必須找到新的存在目標。

當北約國家的外交部長聚集在華盛頓慶祝成立70周年時,他們也面對著對未來的不確定性。以下是俄羅斯和北約的關係演變。

冷戰結束後,俄羅斯和北約之間發生了什麼事?

俄羅斯第一任總統鮑利斯・葉爾欽(Boris Yeltsin)於1991年致信給北約重申戈巴契夫提議,他稱加入北約是俄羅斯的「長期政治目標」,而其他前華沙公約組織國家,例如匈牙利也曾表示希望加入北約。

蘇聯解體後,北約國家重新審視該組織的目標。蒙特內哥羅的前北約大使維斯科・戈契維(Vesko Garcevic)表示,北約的新目標就是讓蘇聯解體後新成立的後共產國家走向民主,這對北約來說是維持歐洲穩定非常重要的一環,因為大部分加入北約的國家,後來也成為歐盟的成員國。戈契維說表示:「北約不再只是個維安組織,它也是政治組織,這也是為什麼北約到現在還沒解散。」

俄羅斯於1994年正式簽署了北約和平夥伴關係計劃,該計劃旨在建立北約、歐洲和前蘇聯國家之間的信任。美國總統比爾・柯林頓(Bill Clinton)在1994年1月這麼形容俄羅斯的這個舉動:試圖讓俄羅斯進入北約的招數。

俄羅斯現任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在2017年一場訪談中曾對導演奧利佛・史東(Oliver Stone)說,在柯林頓總統於2000年拜訪莫斯科時,他們曾經談過俄羅斯加入北約一事。丹麥首相安諾斯・福格・拉斯穆森(Anders Fogh Rasmussen)在2000年初曾和普亭會面,他說那時他感覺俄羅斯是親西的,而且對於加入北約保持開放的態度。

自冷戰結束以來,有13個國家加入了北約:捷克、匈牙利和波蘭在1999年加入;保加利亞、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立陶宛、羅馬尼亞、斯洛伐克和斯洛維尼亞於2004年加入;阿爾巴尼亞和克羅埃西亞於2009年加入,而蒙特內哥羅則是在2017年加入。

為什麼俄羅斯至今還沒加入北約?

儘管俄羅斯表示有興趣加入北約,但是兩者中間仍存在非常緊張的關係。曾在2009年至2014年擔任北約秘書長的拉斯穆森表示:「只要俄羅斯可以證明其在維護民主和人權上的努力,北約就可以認真考慮讓俄羅斯加入。」他繼續補充說:「我們正努力與莫斯科建立穩固的合作關係。」他特別提到1997年法案簽署後成立的俄羅斯北約理事會,該理事會是雙方合作、決策的機制。他說:「我們確實有共同的目標,例如我們共同對抗阿富汗的恐怖主義、打擊毒品和盜版問題。」

但是俄羅斯不斷要求北約「拒絕讓他的後院國(或稱鄰國)加入北約」,而北約從未同意。前北約大使戈契維表示:「西方國家或莫斯科不能決定其他國家是否加入北約,每個國家都有權決定自己的盟友和組織。」

到了1999年,當俄羅斯和北歐對於後蘇聯國家的未來明顯無法取得共識時,戈契維表示,北約變成克里姆林宮的「安全問題」。他表示這是一個「關鍵轉捩點」,因為自此之後俄羅斯更加反對西方國家。隨著時間的過去,俄羅斯更加懷念蘇聯時期。普亭在2005年曾說蘇聯解體「是本世紀最大的地緣政治災難。」

其實不管俄方說了什麼,他們的行動還是證明了他們將北約視為對手。2008年4月,北約在布加勒斯特峰會承諾會讓喬治亞和烏克蘭加入北約,但是沒有提供會員計畫。2008年8月,俄羅斯以捍衛南奧塞提亞和阿布哈茲地區為由,對喬治亞進行了五天的入侵行動,造成800人死亡。南奧塞提亞和阿布哈茲後來宣布獨立,而俄羅斯是少數承認的國家。

拉斯穆森認為如果有喬治亞的會員計畫,那麼這場入侵不會發生。他說:「我們透過布加勒斯特峰會傳達的訊息是錯誤的。普亭將我們的行動解讀為缺乏決心的行為,且若他試探我們的決心,我們就會不會有所作為。」

於是普亭持續試探北約。2014年,普亭派軍併吞原屬烏克蘭的克里米亞,在該國東部引發衝突造成1萬3000人死亡。

前克里姆林宮顧問謝爾蓋・卡拉甘諾夫(Sergei Karaganov)告訴《時代雜誌》(TIME),也許這起併吞事件原本不會發生。他表示,不讓俄羅斯加入北約是「政治歷史上最嚴重的錯誤之一,因為這造成俄羅斯和西方之間的衝突,最終犧牲了烏克蘭。」

RTX6B1G2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俄羅斯現今如何看待北約?

2014年併吞事件後,北約和俄羅斯之間的緊張局勢飆升。卡拉加諾夫表示:「與俄羅斯接壤的國家,包括波羅的海國家,都很緊張。」如果他們沒有加入北約並保持「中立」,他們應該可以過上「更安穩的日子」。

自2014年以來,俄羅斯和北約的關係又回到冷戰時期的敵對關係,但是前北約秘書長拉斯穆森認為,現在俄羅斯的威脅要復雜的多。安全環境已經從「可預測的兩方敵對關係」轉變為「多面向、不透明的威脅和挑戰。」

在他看來,俄羅斯已經成為試圖破壞民主社會的信任、信心和穩定的「地緣政治的破壞者」。俄羅斯的戰爭遊戲和定期軍事演習令波蘭、波羅的海國家和其他鄰國感到害怕。但如巴爾幹半島等離俄羅斯較遠的國家也害怕俄羅斯利用假消息或網路戰這種較不明目張膽的方去破壞國家穩定。

拉斯穆森說,莫斯科現在「不可能」加入北約,俄羅斯也認為北約是個威脅因此沒有興趣成為成員。普亭在克里米亞被吞併後不久向俄羅斯議會表示,共產主義垮台後北約向東邊擴張的行為是對俄羅斯的羞辱。他說:「北約多次欺騙我們,瞞著俄羅斯做決策。」俄羅斯總統一再警告北約不要與烏克蘭和喬治亞建立更密切的關係,稱這是「不負責任的」行為,且將對北約造成影響,但是他沒有進一步說明是什麼影響。

理論上而言,北約的大門仍然「為符合會員資格的任何歐洲國家敞開。」然而,前蒙特內哥羅駐北約大使加戈契維認為,現實並非如此,因為其他國家害怕俄羅斯可能造成的威脅。「我認為在短時間內北約成員數不會增加,歐洲國家對俄羅斯的反應都非常謹慎。」

北約在2019年仍然有作用嗎?

拉斯穆森堅信北約比「以前更重要」了。北約成員國在對抗俄羅斯威脅似乎使用了相同的策略。北約表示自2014年以來,「做好萬全準備」一直是聯盟的首要目標,因此北約在東部增加了約4000人的軍隊。歐洲對外關係委員會的高級政策顧問古斯塔夫・格雷塞爾(Gustav Gressel)表示,這些行動只是為了做好準備,但並非為了起到威懾作用。雖然奧地利、義大利和匈牙利不時提出異議,但是北約成員國一致拒絕承認克里米亞的併吞,且繼續進行經濟制裁。格雷塞爾表示:「制裁並非對抗俄羅斯的統一戰略。」

大家都明白北約還沒有準備好對抗俄羅斯,拉斯穆斯也說:「我們做得還不夠。」只有少數北約國家敢軍事支援烏克蘭,包括美國、加拿大、波蘭、斯洛伐克,波羅的海國家和英國,不過他們是出於自願,而非因為北約的協議。且匈牙利阻止了烏克蘭和北約建立更深入的關係。

在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之後,拉斯穆森表示,他很驚訝某些如德國和法國等歐洲大國「採非常謹慎的態度,因此不承認俄羅斯併吞克里米亞一事。」由於北約的任何行動都必須取得所有成員國的同意,因此北約最終無法有所作為。拉斯穆森認為,德國會猶豫是因為「感激過去」俄羅斯沒有干涉德國1990年的統一,而法國則是認為「俄羅斯是個大國,它的利益必須被尊重。」而英國則保持一種較「實際的態度」來看待克里姆林宮在地緣政治上的野心。拉斯穆森說:「美國和歐洲需要採取堅定的立場,因為普亭吃軟不吃硬。」

但在北約歷史上,第一次有美國總統質疑北約存在的必要。川普質疑美國對北約的責任已經「過時了」,還表示加入北約是美國錯誤的決定。拉斯穆森說,民主國家的領袖質疑國家決策是「極度危險的」,他說:「壞人可能乘虛而入,普亭、阿薩德(Bashar al-Assad)和金正恩將有更多發揮的空間。」

拉斯穆森和戈契維有信心北約不會解散,因為「守護民主和人權是一項未竟之業。」保護每個國家的安全是現在非常重要的任務,但是目前政治領袖之間存在許多分歧,北約的存在變得岌岌可危。若北約要保護其成員國,它必須向世界傳達出正確的訊息——展現政治力量跟維持軍事能力一樣重要。

© 2019 Time Inc. 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土耳其不是俄羅斯,用選票扳倒強人總統並非不可能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