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媒體「事實查核員」非常重要,但這曾是一份充滿性別偏見的工作

2019/04/19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rawpixel@Pixabay CC0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時代雜誌》聯合創始人英國人布里頓・哈登1949年的傳記中,假定其將作家和研究員之間有時緊張的狀態視為是兩性之間自然競爭的延伸。南茜・福特是《時代雜誌》的第一位研究員,於1923年開始工作。她曾回憶說,哈登會逼她在印刷前夕去跟印刷社做臨時修改,因為正如哈登所言:「天啊!你是個女孩,他們不會對你怎樣!」

文:Merrill Fabry
譯:劉松宏

1965年,當作家羅伯特・艾爾森(Robert Elson)即將完成時代公司企業歷史的第一部分時,將自己的草稿交給帕蒂・迪弗(Patty Divver)過目,後者在1930年代初期擔任《時代雜誌》的研究員。她抱怨道:「關於這份草稿我有一點要說——我為時代公司奮鬥——或者說是我在時代公司奮鬥已經持續25年了。而在整本該死的草稿中,完全沒有提及任何女性員工為時代公司的付出!」

事實上正如迪弗所熟知的那樣,女性員工與這間公司的歷史有很大關係。值得注意的是,在出版社成立的最初幾十年中,《時代雜誌》發明了現代雜誌事實查核員的概念,幾乎全部由女性來負責這項重要工作。打擊虛假錯誤訊息的鬥爭是一個具有全球指標性的重要時刻——重要到甚至現在有了自己的紀念日,即4月2日國際事實查核日——事實查核員的重要性前所未見。

早期大多數在《時代雜誌》工作的女性都擔任「研究員」的工作,這個角色不可避免地與性別息息相關。直到1973年以前《時代雜誌》的所有研究員都是由女性擔任。一方面來說,這項工作同時提供了女性工作機會、責任和事業道路,當時女性在有報酬的工作中佔較大比例。研究員會與作者(通常是男性)合作,為文章蒐集必要的相關素材。在作家撰寫和編輯文章之後,這些女性研究員會確認文章中的每件事實都是正確的。研究員在某些方面具有非凡的能力;迪弗後來回憶道,儘管「女性在美國的行業中鮮為人知」,她們還是被鼓勵回過頭來積極參與報導。

但是,這方面的自主權並不代表賦予女性權力:如一個女性斥責一位被占便宜的男性,亦落入了巢臼之中。《時代雜誌》聯合創始人英國人布里頓・哈登(Briton Hadden)1949年的傳記中,假定其將作家和研究員之間有時緊張的狀態視為是兩性之間自然競爭的延伸。南茜・福特是《時代雜誌》的第一位研究員,於1923年開始工作。她曾回憶說,哈登會逼她在印刷前夕去跟印刷社做臨時修改,因為正如哈登所言:「天啊!你是個女孩,他們不會對你怎樣!」

儘管《時代雜誌》研究部門的第一位負責人瑪麗・弗雷瑟(Mary Fraser)多年後寫道很多員工對當時的安排大多表示滿意,但她認為哈登和另一位聯合創始人亨利・盧斯(Henry Luce)都覺得「女孩們」除了原本的工作內容以外應該也要負責辦公室雜務。弗雷瑟在1965年寫道:「作家和研究員之間有一道非常明確的界線。」指出福特基本上是該機構的「第一個忠心幹練的女秘書」,並在幾個月後離職。

在1920和1930年代,職場上對女性偏見的一個不尋常來源可以在《時代雜誌》和《財富雜誌》的編輯艾德・甘迺迪(Ed Kennedy)當年撰寫的諷刺詩中找到。無論是對事實審查員或是高等編輯,甘迺迪都會無情嘲笑其他員工的怪癖和習慣,甚至會利用性別歧視和刻板印象佔女性便宜。例如,他的詩作〈這是一個事實〉觀察了女性檢查員在查閱書本知識時的規矩態度,同時嘲笑她們在其他領域的天真無知,特別是性方面。「事實如此,事實如彼/他們在吵鬧和紛爭中度過日子,/但他們並不是那麼擅長/確定生命的事實。」

同時,公司官方的研究手冊不僅只有工作方面的建議,甚至對於女性研究員的服裝儀容和工作態度加以規範。

1944年《研究人員手冊》(由其中一位同仁編寫)明確寫出其目的。這本小小的手冊,大約只有14頁,裡面出現「多達111名在《時代雜誌》工作女性的工資單」,並提供員工關於如何應對這個有缺陷、彰顯性別歧視環境的教戰守則:「男人需要和女人一樣多的提醒。但是不要忘記時代公司的特殊性,以及一位有著沒完沒了好奇心和不斷給予評論的人——我們的這些女性研究員。」事實上她們顯然是如此不正常,以至於本身必須遭受以下評論:「時代公司的研究員非常引人注目,因為她們都是女性。這就是為什麼這本小冊子與她們的福利有關——特別是她們之中新人的福利。」這本小冊子很快也加入了服裝建議(「有尊嚴,但又不失陰柔——既不裸露,也不會過於強勢的設計」)並繼續深入各種敏感的主題,不過於偏重:「顯得有智慧(但不會令男性生厭)、迷人(但又不顯得愚笨)……既不亢也不卑。」

在討論到如何處理一位不習慣「被女性採訪」的人時,這位匿名作者說:「一位時代公司的研究員永遠不該因為自己是一個女人而忘記自己是個麻煩……研究員必須以不引人注意的行為來證明自己並不會帶來任何麻煩。」

這些假設也存在於公司內部。瑪麗・弗雷瑟填寫一份未註明日期的員工基本資料和工作相關問卷時發現了一些錯誤。表單上有一題:「如果你已婚,請填入妻子的姓名」弗雷瑟看到後便手動將問題改為「丈夫的姓名」。在其他地方,她的作為遠超過修正一紙問卷,並寫道:「這是完全偏向男性的問卷——我們有大約300名女性在這裡工作!」

1946年,亨利・盧斯親自寫信給研究負責人並建議:「可能要為《時代雜誌》研究員再次舉辦另一次『禮貌』運動。也許這一次不應該只有禮貌性的告誡。也許該教導她們如何在電話保持良好態度、如何撰寫感謝信等等課程。」他在一封簡短的信結尾道:「我們公司一些年輕女士在瓦薩學院學習時一定太忙碌了以至於沒有學習到這些禮儀。」

然而在盧斯的信件中沒有提到的是,在當時研究部門的女性負責人擔心的不僅僅是禮儀方面:她們被牽涉進一項要求調薪的失敗行動。

事實核查當然不是歷史上唯一一個把員工性別與工作能力連結在一起的職業——這也不僅僅是一項歷史議題。事實上,4月2日碰巧在2019年也是「平等薪資日」。雖然弗雷瑟在1942年成為第一位女性高級編輯員,但在這項具有里程碑意義的行動促使《時代雜誌》和其他出版社願意讓更多有資格的女性晉升為高級職位之前,可能還要經過數十年光陰:1970年在《美國新聞周刊》工作的一位女性提起訴訟,隨後幾個月後在《時代雜誌》也有人發起投訴。由於這些引人注目的案件促使這些雜誌出版社願意讓女性擔任寫作和編輯工作,事實核查這項工作仍然非常重要,但不再被認定為專屬於女性的工作。有些男性很快就會加入研究員-記者的行列,《時代雜誌》後來將該工作稱之為事實核查工作。

直到1970年代才發生這種變化,並不意味著第一批成為事實核查員的女性對進步完全不感興趣。

1946年的夏天,《時代雜誌》兩位出版者的信件向讀者介紹了研究員這項工作。繼上一篇關於雜誌編輯的文章之後,1946年8月的公文報告表示:調查結果顯示「《時代雜誌》研究員的平均外貌是一位身高5英尺-6英寸、體重126磅、26歲的未婚藍眼睛黑褐色頭髮的女性,高興地表示她在這裡工作的一年九個月裡努力工作以減去未公開的體重。」雖然關於編輯的文章也包括一組身材平均數值,這篇關於研究員的文章也表示研究員「穠纖合度」,並指出她們大多數都「恰到好處」。後續文章也指出,這些編輯們會去參加音樂會和戲劇,而研究員們只會在肉舖關門前去買肉、平均每天還會抽上一包菸。

當這些研究員被問道:「無論是一般情況下還是特別情況,你是不是覺得《時代雜誌》的編輯或作家只能由男性擔任?」這題的答案眾說紛紜,但在另一個問題上,研究員讓她們的老闆感到驚訝。

當被問及她們除了研究員還願意做什麼時,筆者顯然希望聽到她們對平靜家庭生活的渴望。正如出版社所解釋的那樣:「大約有85%的研究員未婚,所以我們假定……」

然而,大多數女性研究員希望成為一名作家、編輯或通訊員。

© 2019 Time Inc. 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用瀏覽器就能玩《刺客教條》,Stadia可能永遠改變遊戲產業的未來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