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我們有責任用香港有限的自由,替六四事件的良知發聲

2019/05/07 , 評論
TIME
香港六四紀念館|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文:Amy Gunia
譯:許睿洋

想要造訪香港歷史博物館的遊客可以搭乘地鐵到熱鬧的購物和觀光區尖沙咀,在這棟占地19萬平方英尺的建築中,參觀者能看見三項形塑香港與中國歷史的主題展品,包含鴉片戰爭、二戰期間日軍佔領香港等。

但有一個事件是遊客無法在展示區中看見的:那就是1989年的「天安門事件」。

如果想知道關於天安門事件的經過,遊客必須重新搭上地鐵並再往下搭兩站來到九龍的「藍領區」旺角。短暫步行穿過兜售叫賣便宜衣物和電子產品的小販後,會來到一棟矗立於加油站和麵店之間的平凡商業大樓。在這扇沒有任何記號的門後,藏著世上唯一向1989年「六四事件」致意的紀念館。

但4月26日下午「六四紀念館」慶祝其於新址重新開幕後(過去閉館了三年),這扇門變得較過去容易辨認許多。約有20名親中示威者試圖阻擋紀念館的入口,而香港警方也不斷要求他們讓開。

示威者的尖叫聲透過擴音器傳出位於商業大樓十樓的紀念館,這所大小相當於單人套房的紀念館詳盡地訴說這場發生於1989年、最終不幸遭中國軍方粉碎的學生民主運動之始末。紀念館內的牆上投射著當時坦克車駛入天安門、軍方朝示威學生開火及一名受傷的示威者正在接受CPR等影像。

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Hong Kong Alliance in Support of Patriotic Democratic Movements in China,簡稱「香港支聯會」,為六四紀念館的負責單位)成員之一的Kennis T.表示:「他們試圖阻止我們重新開幕。我們不知道他們來自哪個組織,但絕對是中共的代理人。」Kennis T.擔心自身安危而拒絕提出自己的姓氏。

事實上,紀念館新址險些無法如期開幕。幾星期前,紀念館遭數名不明人士闖入,他們朝著館內多個插座潑灑鹽水。所幸當時一些較珍貴的展品——例如事發當晚一名罹難學生配戴、彈痕累累的安全帽——尚未遷入新址。而在暴民闖入事件後,館內的保安已全天候戒備。

香港支聯會主席何俊仁告訴《時代雜誌》:「此事件一定是出於政治動機。」他認為這些人一定計畫著要「摧毀館內展品,並延遲紀念館的開幕。」

示威者和暴民闖入並非何俊仁和他的團隊所遭遇的第一個挑戰。2012年展覽開始運作時是以流動的方式在許多不同地點陳列展品,直至2014年支聯會買下一個單位後,紀念館才正式開幕。自此,「六四紀念館」成了相當重要的教育資源。

耶魯大學歷史學助理教授何若書(Denise Ho,主要研究當代中國歷史)告訴《時代雜誌》,幾年前造訪紀念館時遇見的中國遊客令她感動不已。她說道:「其中一名男遊客告訴我們,他之所以會造訪是因為他認為他在家鄉無法得知任何關於天安門事件的事,因此當他來香港旅遊時便專程指定到紀念館來。」

然而,當時大樓的保全人員在訪客上樓前會強迫他們登記詳細的身分資料,並明確告訴他們進入紀念館的過程已被監視器錄下。這使得中國旅客神經緊張,因為天安門事件在中國是禁忌話題。最終,大樓管理委員會對紀念館提出訴訟,主張這個地點並不允許開設博物館或紀念館。與其進行昂貴的訴訟,支聯會決定關閉原先的紀念館。2016年7月,位於尖沙咀的紀念館正式關閉並被迫搬遷。

30年過去,中國人民要得知關於1989年6月4日所發生的事件仍然非常困難。中國政府仍未表示應對屠殺負責,官方的調查行動從未展開,政府更未釋出任何關於罹難者的資訊。在中國,社運人士會因為紀念「六四」而遭到拘捕。在網路上搜尋任何與天安門相關的關鍵字(即使是事件發生的日期)都是徒勞,因為中國的審查機構已經封鎖了所有結果。

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教授、也是《天安門文件》( The Tiananmen Papers書中揭露了中國政府內部關於天安門事件的秘密文件)一書的共同編者黎安友(Andrew Nathan)說道:「對於生活於中國的年輕世代,中國政府徹底地將『六四』從他們的歷史記憶中抹去;但對於曾經歷那個時代、或生活於中國以外的老一輩中國人,他們並未忘記這些事件。」

儘管「六四紀念館」遭受各種侵擾,但中國的網路審查尚未到達它位於海外的特別行政區,香港市民能自由地在Google搜尋「天安門廣場屠殺事件」等關鍵字,並看見知名的「坦克人」(tank man)與一整列解放軍坦克車對峙的照片。每年,數萬名的群眾會在由支聯會舉辦的燭光晚會上悼念事件的罹難者。

儘管如此,關於中國干預香港人民自由的憂慮與日俱增。香港近年來的新聞自由排名急遽下滑。去(2018)年底,一名外國記者在與傾向獨立的政黨領袖舉行對談後遭到驅逐。不久之後,原先應由中國異議作家馬建(過去30年其著作均遭中共當局禁止)主講的講座由於不可知原因而被迫取消,且並未給予任何重新安排的機會。

雖然挑戰重重,何俊仁表示,香港支聯會決定要盡最大的能力讓紀念館繼續運作下去。

何俊仁說道:「我們能利用我們在香港所享有的有限自由。我們有責任要持續為國家的良知發聲,更要保存人民的記憶與歷史的真相。」

© 2019 Time Inc. 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亞桑傑的「維基解密」與川普通俄門有關係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