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權力遊戲》向世界證明,影集絕對可以比小說好看

2019/05/14 , 評論
TIME
喬佛里.拜拉席恩(Joffrey Baratheon)|Photo Credit: HBO|Game of Thrones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文:Raisa Bruner
譯:劉松宏

《權力遊戲(Game of Thrones)》是喬治.R.R.馬丁(George R. R. Martin)所著的史詩奇幻長篇小說《冰與火之歌(A Song of Ice and Fire)》中的第一部,與HBO系列影集《權力遊戲》以完全相同的方式作為開場:描述三名守夜人於寒夜中在絕境長城圍牆的北面巡邏,在一個緊張壓抑的鏡頭中,他們發現遍地都是野人的屍塊並遭到「異鬼」的襲擊。最後只有一人逃出生還。

這部熱門影集在2011年首次亮相時並沒有偏離原著設定。但是多年來,該節目和原著之間的劇情差異已經越來越大,因為HBO系列影集的出版時間已經大大超前馬丁的原著小說。(馬丁最近一次的作品是在2011年出版的《與龍共舞(A Dance with Dragons)》,這是該系列七部叢書中的第五部,並且目前仍未公布第六部的發行日期。與此同時,《權力遊戲》影集的第八季——也是最後一季,已在4月14日首播。

暢銷小說改編成的螢幕作品往往會收到負面評價,但《權力遊戲》卻是一大例外。馬丁的這部系列作品厚達5000多頁,在這個令人著迷的魔幻世界中塑造出許多經典的角色和傳奇故事。自從《權力遊戲》於1996年出版以來,這部叢書受到熱烈歡迎、激起粉絲創設了線上維基百科,並在影集播出之前就銷售了超過1100萬本。即便如此,隨著電視影集的蓬勃發展,《權力遊戲》影集已經成功超越了原著受歡迎的程度,這都要歸功於其豐厚的預算、細緻入微的演出和演員團隊,他們深刻入微地演活故事的核心,將原著劇情線變得簡化且起到畫龍點睛的效果。該影集甚至打破了收視記錄,第七季影集每集平均有超過3000萬名觀眾收看。

一部作品以兩種形式呈現必然有所比較,甚至會有粉絲經年累月地爭論。但以這部作品而言,登上螢幕的《權力遊戲》影集顯然較為突出。以下是其原因:

《冰與火之歌》vs.《權力遊戲》:圖像與散文的對比

馬丁是一位富有才華及創造力的作家;因此他在影集播出之前就吸引了一群充滿熱情的粉絲讀者。馬丁的想像力就是他的重要資源,這點在作品《冰與火之歌》中淋漓發揮,並建構出一個充滿奇幻、宗教、種族、歷史和人物角色等元素的複雜世界觀。但是大眾大多不會因為文字造詣而選擇《冰與火之歌》,生動的劇情場面才是故事本身的看點。而《權力遊戲》影集則兼具故事描述以及磅礡場面,證明電視影集能夠——而且應該——與所有大預算電影一樣壯麗真實。

多虧影集中令人驚嘆的拍攝地點(包括冰島和克羅埃西亞)和一流的特效製作團隊,該影集為維斯特洛的土地注入了生命並重現在我們眼前,而馬丁的原著只能憑藉文字來抽象形容;然其對風景的文字描述仍讓讀者留下無限遐想。例如,在書中的第一個場景,馬丁筆下的角色在一場博覽會中來回鬥嘴。除了角色之間的對話,馬丁用嚴肅誇張的文字描述了人們日益增長的恐懼,他寫道:「整整一天,威爾都覺得有什麼東西正在注視著他,冷酷無情、不帶憐憫。恐懼充滿了他的全身,如同無法消化的食物一般。」然而影集卻用更少的元素做到更好的效果:一片漆黑的森林,令人毛骨悚然的靜默,看到屍體臉龐的驚嚇——這些畫面讓觀眾更能感受到戲劇張力及臨場感。

《權力遊戲》影集描繪角色個性更為複雜深刻

《冰與火之歌》叢書中的一項特色是馬丁設置的廣大劇情人物網路。但另一方面,這也是其弱點。書中出現的每個新角色都有可能成為推動劇情的主要推力,或者可能在接下來幾頁劇情後就徹底消失(馬丁以擅長將令人出乎意料的角色領便當而聞名)。但是過多的角色意味著馬丁只能對各個人物的人格特質和其聲調等關鍵細節稍作描述,所以他筆下的角色——特別是女性角色——通常都很類似而枯燥無趣,當馬丁在描寫角色們的基本劇情時往往缺乏精彩的內心描繪。

相比之下,影集中則聚焦於某些明星演員的個人魅力,這些演員的角色也對劇情發展有所幫助——並刻劃細緻入微,讓這些艾美獎得主們有機會盡情發揮演技。以其中角色瑟曦.蘭尼斯特(Cersei Lannister)來舉例:在原著中,她是一位卑鄙自私的女人,在其恐怖統治下毫無人性。但是她的作為往往令讀者難以理解;對自我保護的追求也過於突兀。即使馬丁特別為她增添一段內心獨白也只是更彰顯其角色的單調乏味。然而在影集中,女演員蓮娜.海蒂(Lena Headey)為她的角色賦予了衝突、絕望和不確定感的內在生命。有收看該影集的觀眾就會知道,她鋼鐵般的外表只是她在公開場合的保護色,以壓抑內心中縈繞不去的心魔。瑟曦也許是一位暴君,但在影集演員的演繹下,我們發現了一些從未出現在原著中的角色個性(以及對睡前葡萄酒的熱愛)。

沒錯,《權力遊戲》影集仍有些失誤

當然,《權力遊戲》的影集也犯下了一些錯誤。在影集中時常出現強暴的場景,《權力遊戲》經常忽視那些有著類似經驗觀眾的心理創傷而造成二次傷害。其中一段備受爭議的著名劇情是在瑟曦和詹姆.蘭尼斯特(Jaime Lannister)在他們的兒子喬佛里(Joffrey)去世之後的爭執。在原著中,他們的遭遇——充滿挫折、悲傷和渴望——雖然複雜,但卻是兩情相悅。而在影集中,詹姆違反了瑟曦的意願強暴她,她只是保持沉默卻沒有同意。

瑟曦劇情的轉變——從同意到被迫接受——破壞了影集對其角色的理解。除了瑟曦的劇情之外,該影集也經常無緣無故使用裸露畫面並搬出強暴戲碼,這些作為也引起關注。馬丁的原著中充斥劇情需要的強姦和禁忌場面,包括亂倫和酷刑(例如:拉姆西.波頓〔Ramsay Bolton〕)但是在螢幕上以及在試圖深化原著劇情的作品中呈現這些粗暴的行為更加容易令人不安。然而隨著影集劇情進展,製作人似乎逐漸傾向於賦予女性角色權力:隨著第八季的到來,該影集的女性演員幾乎都處於掌權地位。而過去那些著名的妓院場景呢?似乎早已成為過去式了。

雖然本篇文章在討論影集優於原著的觀點,但我們不能無視純粹主義者所提出的影集劇情中不合理之處:影集中關於魔法和場景的使用。丹妮莉絲.塔格利安(Daenerys Targaryen)被稱之為「龍后」,在馬丁原著世界觀對魔法的描述中,並不能使她免疫火焰的燒灼。然而在影集中,她從火球中涅槃重生,甚至連她銀白色的頭髮都沒有燒焦半點。在第七季的劇情中,該影集罔顧細節地快速帶過了丹妮莉絲、瓊恩.雪諾(Jon Snow)和其他人在維斯特洛的旅行時間,編寫劇情方面,顯然將劇情優先於邏輯。

RTS21R6E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影集中劇情至上的巧妙配置

上述劇情偏差對於電視影集是有其意義的:每一集都能緊扣主題。透過這種方式,影集製作人將一個混亂、龐大的世界觀編織成一個劇情凝聚的故事。像惡名昭彰的集數〈絕壁攀爬(The Climb)〉或〈私生子戰役(Battle of the Bastards)〉中,把主角與野心、戰爭等概念匯集在一起,這種手法在原著中從未出現過。然而這並不是馬丁的錯:他一開始本來就是為了寫就一部史詩,而不是編出一齣簡潔有力、分成劇集的影視作品。但對於收看影集的觀眾來說,這樣的劇情濃縮顯然是影集製作人大衛.班尼奧夫(David Benioff)和D.B.魏斯(D.B. Weiss)必須執行的必要之惡,為的是讓影集觀賞起來更加流暢。

此外,影集中也巧妙地刪除一些三級角色。珊莎.史塔克(Sansa Stark)取代珍妮普爾(Jeyne Poole)成為拉姆西.波頓的妻子,使珊莎的劇情更加豐滿;與此同時,凱特琳.史塔克(Catelyn Stark)轉世為石心女王(Lady Stoneheart)的劇情則全部從影集中刪除。

當馬丁於1991年開始創作《冰與火之歌》時,他沒想到這部作品會成為電視影史上最熱門的影集之一。他專注於建立一個描寫封建黑暗和複雜魔法的奇幻世界,而這個世界贏得了數百萬讀者的青睞。閱讀這部原著可以帶領你進入一個中世紀的奇幻世界,並且這個世界遠遠超出馬丁所能描繪的範圍。但是,若要等到馬丁構思出該系列作品的結局——目前還是一個未知數,因為他已耗費八年的時間來創作下一部《冰與火之歌》——這部影集已經超越了原著,提供一個更加完整縝密的視角來欣賞維斯特洛,而不會受到繁縟文字、迂迴敘事和枯燥人物角色的阻礙。

書籍非常有魅力,但是電視影集能夠把我們從未想像過的場景真實呈現到我們眼前——而且有時影集還能以更多元的風格來呈現。

© 2019 Time Inc. 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遲早有一天,Facebook上過世的用戶會比活著的還多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