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馬杜洛雖然沒有那麼強大,但委內瑞拉問題也不是美國說了算

2019/05/17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文:Karl Vick
譯:許睿洋

4月30日破曉之際,委內瑞拉的政權之爭再次白熱化。自立為臨時總統的年輕改革家瓜伊多(Juan Guaidó)在首都卡拉卡斯(Caracas)的軍事基地內宣布現在由他掌權。而站在他身旁的是反對派領袖里奧波多・羅培茲(Leopoldo López),意味著委內瑞拉的「國家衛隊」終於倒向瓜伊多:因為自2014年起,羅培茲遭軟禁在家中。此次獲釋,表示看守他的衛隊顯然已向瓜伊多投誠。

瓜伊多說道:「從現在起,我與委內瑞拉主要的武裝部隊同在,一同開啟『自由行動』(Operation Liberty)的最後階段。」他呼籲委內瑞拉人民走上街頭推翻馬杜洛(Nicolás Maduro,自2013年擔任總統至今,但其正當性被許多國際社會成員視為無效)。

然而,當天結束時,「總動員」仍未塵埃落定——但可以確定的是,這場起義對於21世紀的拉丁美洲政治具有重大影響。自1900至2006年,區域內共發生了162次因軍事政變而產生的政權更迭,且通常會透過國營廣播電台進行宣布。據哈佛大學的研究,在為數眾多的案件中(至少41起),美國都是軍事政變背後的力量,目前它仍將此區域視為其勢力範圍,並對此維持專斷的控制。

然而,此次的狀況隨著各方勢力陷入僵局而更顯發散。從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和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的推特發文可以明顯看出,華盛頓其實有意推翻馬杜洛,但目前美國仍能有力地聲稱自己只是有此意圖的眾多國家之一。約有50個國家承認瓜伊多為委內瑞拉的臨時總統,各國政府(包含巴西、哥倫比亞、巴拉圭等)亦在推特上發文表示支持。在羅培茲獲釋後,身處分裂與危險的卡拉卡斯並不安全,於是智利大使館為其提供了政治庇護,他隨後轉往西班牙大使館。

如同今(2019)年2月,當時瓜伊多前往委內瑞拉與哥倫比亞邊境,希望能夠將載滿人道援助物資的卡車駛入委國境內,以贏得政爭的勝利,但事情的發展並不如預期。華盛頓拉丁美洲辦公室的傑夫・拉姆西(Geoff Ramsey)告訴《時代雜誌》,4月30日的事件顯示,「無論是馬杜洛當局或是反對派都沒有自己想像得那般強大。」

而美國也沒有想像中得運籌帷幄。隨著馬杜洛的國家衛隊持續抵抗,且瓜伊多發起的行動幾近失敗,川普(Donald Trump)團隊的高階官員只得被迫對那些原先答應要倒向瓜伊多、最後卻退卻的馬杜洛支持者予以譴責。

因此,委內瑞拉的僵局持續。馬杜洛仍極度不受人民歡迎,這與他幾乎搞垮國家經濟、迫使370萬人離開這個產油甚豐的國家息息相關。如此大批的難民離境促使區域內的周邊鄰國希望能透過非暴力手段推翻馬杜洛。

儘管美國祭出經濟制裁,但馬杜洛仍有足夠的資金來收買國內的高階軍事將領,且瓜伊多也並非唯一擁有國際支持的一方。出於對石油的需求與區域的野心,古巴、中國與俄羅斯(最重要)皆為馬杜洛的支持者。另外,委國人民也相當懼怕效忠於馬杜洛的便衣暴徒「集體黨」(colectivos),他們因兇狠地朝群眾開火並鎖定示威者而得名。

莫斯科與哈瓦那插手馬杜洛的去留使川普當局相當詬病。在4月30日的一則推文中,川普總統威脅道,若古巴不撤走正在協助馬杜洛的軍隊,美國將祭出「完整而全面的禁運措施。」稍早,蓬佩奧亦聲稱俄羅斯已介入政爭,試圖說服馬杜洛不要出逃。他在一場訪談中說道:「就我們所知,跑道上已經停了一架飛機,他也準備好要在今早離開,但俄羅斯卻表示他該留下來。」

拉姆西表示,白宮之所以會涉入委內瑞拉政爭主要是希望能在未來選舉中,爭取現居於佛羅里達州的那些右翼古巴流亡份子的支持。4月17日,美國國家安全顧問約翰・波頓(John Bolton)現身「豬玀灣退伍軍人協會」(Bay of Pigs Veterans Association),紀念58年前在中央情報局(CIA)的支持下,一批古巴流亡者未能奪回政權的「豬玀灣事件」。然而,白宮「不排除任何選項」的威脅並未與五角大廈口徑一致,因為後者表示目前仍無干預委國的打算。顯然,馬杜洛自認能對美國的恫嚇置之不理。

國際危機組織(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拉丁美洲分析師菲爾・甘森(Phil Gunson)說道:「就某種程度而言,這顯然是件好事,因為美國不再是能決定一切的區域霸權,而當前偏向多極的局勢也不盡然是件壞事。然而,這也意味著區域內的問題也不再能以簡單的方式來解決。」

© 2019 Time Inc. 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當代社會八大巨惡問題,或許都可用「無條件基本收入」解決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