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反猶主義的猖獗,已讓猶太人開始懷疑是否能繼續在歐洲生存

2019/05/20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文:Madeline Roache
譯:曾勢喨

根據特拉維夫大學坎特中心(Tel Aviv University Kantor Center)的報告指出,2018年全球猶太人在反猶太的暴力行動中喪生的人數比過去數十年的任一年還多,這造成了許多國家猶太人的「緊急狀態感」(sense of emergency)。這樣的緊急感是為他們的安全和在社會中的「地位」而感到擔憂,歐洲猶太人大會(European Jewish Congress)的主席摩西・坎特(Moshe Kantor)在他的演講中表示。

「反猶太主義已經發展到了一個我們開始懷疑猶太族裔是否能繼續在歐洲生存的程度了。」他說。

報告指出最近死亡人數的驟然升高是由於一個單一事件:奪走了11條人命的匹茲堡的生命之樹猶太教堂(Tree of Life Synagogue)槍擊案。

報告裡反猶太暴力犯罪最多的國家包括美國(超過100起案件)、英國(68起)、法國與德國(35起)。在西歐,特別是德國的情況最為嚴峻,坎特中心的紀錄指出反猶太暴力活動在德國增加了超過17%;而在法國,十分之九的學生說他們在學生生涯中至少經歷過一次反猶太的行為;在英國,肢體的攻擊下降了17%,但自2017年以來,反猶太的活動卻上升了16%。

坎特中心引用了一份歐盟基本人權機構(European Union Fundamental Rights Agency)的報告,指出在歐盟裡有38%的猶太人正因為對人身安全的恐懼而考慮離開歐洲,而歐盟的調查也指出有85%受訪者認為反猶太主義是他們所在國最嚴重的政治與社會問題。

美國的反猶太主義

這份報告也指出在美國的大學校園中,「對支持以色列的猶太學生也愈發不友善」,報告引用了2018年的調查指出,在美國的118所大學裡發生了238起針對猶太學生的騷擾、破壞財產、攻擊事件,而在紐約,市警局統計反猶太主義的攻擊增加了22%。

一份在2018年由反誹謗聯盟(Anti-Defamation League)發布的報告則指出,當年度全美針對猶太人與猶太機構的攻擊有1879起,相較2017年的1986起下降了5%,但仍是自該聯盟自1970年代開始統計相關數據以來的第三高。

在倫敦大學鑽研現代猶太歷史的麥克・貝科維茨(Michael Berkowitz)教授(他並沒有參與撰寫報告)告訴《時代雜誌》,現在美國的情勢「特別的不穩定」,「在槍枝文化以及陰謀論的結合下,極右派以及白人至上主義者創造了一個對猶太人來說相當危險的環境。」

在匹茲堡的槍擊案以及近期加州的致命攻擊案後,在美國的猶太人正為如何因應而掙扎。「美國的猶太社群需要更多的保護,猶太教堂也需要更多安全措施。」歐洲猶太人大會的執行副主席瑞雅・卡列諾拉(Raya Kalenova)說。

反猶太主義正走向主流

根據坎特中心的報告,反猶太主義已經不再「侷限於極左、極右、極端伊斯蘭的小三角內」,而變得更加主流而可以在「公共論壇、各式媒體的討論與論辯,更重要的是社群網路中被看到。」報告中也引用了2018年法國內政部的報告,稱法國「沒有一天是沒有反猶太主義活動的」。歐洲猶太人大會的主席坎特說,「這感覺像是每個有關於猶太人、猶太教、猶太生活的禁忌都已經被打破了。」

網路與社群媒體讓反猶太主義更容易增生,貝科維茨說,「一個人不敢在街上大聲說的話,他卻敢在網路上說,所以某種程度上來說,反猶太主義的傳播是前所未有的容易。」

坎特中心的報告稱「網路上號稱要殺猶太人、要滅絕猶太裔、傳播猶太人被殺的圖片的行為正顯著增加」,這些煽動的言論與行為通常在Gab上面流傳。Gab是一個很像Twitter的社群媒體平台,他被坎特中心的報告稱作「極端與種族主義者的避風港」,犯下匹茲堡猶太教堂槍擊案的槍手在犯案前就曾在Gab上貼文號稱要犯案。其他更受歡迎的社群平台上早已有許多「詆毀和妖魔化猶太人」的貼文,而Gab的出現更是雪上加霜。

貝科維茨說,過去我們所看到的「反猶太主義的陰謀」和「瘋狂的誇飾」也並未消逝。他以匈牙利出生的猶太裔億萬富翁喬治・索羅斯(George Soros)為例,88歲的自由政治運動家與捐款人索羅斯現在已經變成右翼團體和陰謀論份子攻擊的目標,貝科維茨說,索羅斯已被當作「政治手段」來「傳達反猶太主義和分裂人們。」

這不只與猶太人有關,卡列諾拉說,「這與我們的民主價值強度有關,每個人都可能成為受害者。」

要停止反猶太主義,社會有責任要「教育自己」,卡列諾拉補充,「老師、記者、警察,每個可以接觸到社會大眾的人,都必須要了解何謂歧視、何謂煽動仇恨,並進而幫助其他人去認知這樣的行為。」

© 2019 Time Inc. 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TIME專訪梅琳達蓋茲:「鉅富有時也會令人迷失」,這是什麼意思?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