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TIME專訪梅琳達蓋茲:「鉅富有時也會令人迷失」,這是什麼意思?

2019/05/19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梅琳達:我在新書中嘗試完成的一個目標就是打破我和其他女性之間的藩籬。我在書中分享了一些在生活中遭遇最艱難的時刻,包括受到前男友的虐待,其部分原因就是希望幫助人們理解我們其實與普通人大同小異。

文:Belinda Luscombe
譯:劉松宏

54歲的慈善家梅琳達.蓋茲(Melinda Gates)在其著作《振奮的時刻:女力如何改變世界》(The Moment of Lift: How Empowering Women Changes the World,暫譯)中探討了世界各地阻礙女性的常規、預設和不平等,甚至在她自己家中亦是如此——她也發現了克服這些現象的最佳方式。梅琳達向《時代雜誌》講述了她對慈善事業的態度、看待自己個人財富的角度以及其著作中最難寫就的部分。

  • 《時代雜誌》(以下簡稱問):妳在《振奮的時刻:女力如何改變世界》一書中引用瑪麗安.威廉森(Marianne Williamson)的名言「我們最大的恐懼是我們強大到超越了所有限制」作為開場白,女性最大的恐懼難道不是毫無權力嗎?

梅琳達:是的,現今社會在許多方面低估了女性。在這些方面中,社會大眾如此擔憂女性所能發揮出的力量,以致於創造出這些情況來阻礙女性。然而這並不應該。

  • 問:妳會擔心因為自己的萬貫財富與至高權力,而使得其他女性無法與妳提出的女性不平等論點產生共鳴嗎?

梅琳達:我在新書中嘗試完成的一個目標就是打破我和其他女性之間的藩籬。我在書中分享了一些在生活中遭遇最艱難的時刻,包括受到前男友的虐待,其部分原因就是希望幫助人們理解我們其實與普通人大同小異。我寫這本書的夢想是希望人們開始看見我本身的人格特質,而不是看見他們貼在我身上的任何標籤——一個與社會脫節的貴婦,或者其他我也不清楚的名詞。我相信社會大眾在我身上貼了各式各樣的標籤。

  • 問:妳人生中最脆弱、最難受的一件事是什麼?

梅琳達:是我在年輕時所遭受的虐待,直到數年前我才開始告訴身邊的家人和朋友這件事。我沒想到會在新書中寫出這段經歷,並以我自認為事實的方式訴諸大眾會如此難如登天。這些對我來說都是非常困難的一步,也是在著作時遇到最艱難的部分。我不斷重寫重寫再重寫,直到我覺得真的正確地表達出事情始末為止。

  • 問:妳覺得虐待妳的那個人看完書後會認知到就是自己嗎?

梅琳達:我不知道。

  • 問:妳一直是一位科技界中的女性先驅,但直到十年前妳才開始成為一位女性主義者,為什麼呢?

梅琳達:我其實一直無法理解「女性主義」這個詞的真正含義。我第一次被問到這個問題時,實際上是來自一位修女的發問。她請我到學校中演講並且說道:「那麼,妳覺得自己是一位女性主義者嗎?因為我想其他人會對這件事有興趣。」我才偶然意識到這個名詞。隨著時間的推移,「女性主義」這個詞常常會被聯想成社會運動人士,造成眾多負面連結和意涵。我花了很多時間來深入體會這個名詞並梳理清楚其對我的意義。而現在,正如你在書中看到的那樣,我會說我是一位堅定的女性主義者,因為對我來說,女性主義意味著一個女人在生活上的任何環境中都能擁有表達意見的權力和完整決策權:無論在家庭、大眾還是工作場合中。

  • 問:妳在書中寫道:「避孕是挽救生命、脫離貧窮、實踐女權的最佳發明。」這種言論會不會過於大膽呢?

梅琳達:這是我從一項可靠數據中得到的結論。在1970年代時期,當時完成最重大的全球衛生研究是關於孟加拉政府同意讓某些村莊開始使用避孕器具。這個縱向研究證明,在那些婦女接受諮詢的村莊中,婦女可以取得避孕器具,並為自己選擇想要的避孕器具類型。一段時間過去,這些家庭變得更健康、孩子受教育的程度更高、也比村莊中沒有接受避孕的家庭更為富裕。就如同在美國一樣,女性也可以選擇是否以及何時生下孩子。這些婦女因此可以為這些孩子提供成長空間、能夠成為勞動力的一員,也能兼顧家庭中媽媽的角色。這是實現全球女性平等路上驚人的一步。這就是為什麼我希望能確保那些希望使用避孕器具的兩億多名女性都能夠獲得這些服務的原因。

  • 問:在書中妳提到米娜的故事,是一位請求妳領養她一些小孩到美國的北印度婦女,妳當時有想過簽支票給他們以拯救這些母子們嗎?

梅琳達:無論何時遇到這樣的情況,你當然都會直覺地想簽下一張支票或掏出你的錢包。但我知道的是,這並不能改善大部分人的生活。你仍然必須做出這樣的決定:「這個行為是否不僅能系統性地改變一個人,更能改變一百人、一千人、十萬人、一百萬人?」所以,當我離開這些發展中的第三世界時,我必須把這些傷透我心的故事一併帶走。當然,我們回美國後有確保這些家庭得以生活,但我們不能單單只是介入並解決他們的經濟問題。我不能直接介入並完全支付孩子們的教育費用;這樣是不對的,對村裡的任何居民亦是如此。而對於我們想在全世界實現的工作來說也是不對的,因為我們希望的是讓所有孩子都能受到良好教育。

  • 問:妳在書中多次提到妳的信念,也提到妳認為妳所信仰的天主教強化了性別偏見,為什麼呢?

梅琳達:因為天主教從不允許女性成為牧師,也不允許女性進入教會的高層階級。我認為這將會阻礙教會發展並讓人們為之卻步。如果教會是我們社區的核心,那麼當那些年輕男孩女孩坐在教堂的長木椅上,但是這間教堂卻不允許女性擔任教會較高權力職位時,我們該如何對他們佈道呢?我們居然沒有為他們塑造正確的價值觀。我看到其他教會或是其他宗教都有女性牧師或擔任上層職位的女性。也許該是時候讓天主教也跟進了。

  • 問:因為妳對避孕的長期支持,妳仍然認為自己是一位虔誠的天主教徒嗎?

梅琳達:我依然虔誠,因為天主教的信仰原則也曾讓我獲益良多。在我們所有人心中,無論是虔誠的祈禱者、相信神靈或任何你喜歡使用的名詞——上帝或基督——的信徒,我相信我們所有人都認為所有生命生而平等。

  • 問:妳因參與川普政府的計畫刪改Title X的資金項目而備受批評,妳認為妳會因此參與政治嗎?

梅琳達:我將繼續維持比爾和我目前所參與政治的程度,因此我們不會公開支持任何候選人。我們確實會在幕後給予捐款,但不會是大規模捐款。我們不相信一些極富有慈善家的行善手段。在政治領域中,我將繼續執行且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呼籲政府為外援提供資金,因為這些資金在全世界創造了許多和平與安定。

  • 問:在書中妳承認當妳和比爾對慈善方案感興趣時,接著會吸引許多金援和媒體目光,所以妳會對此衡量再三。這樣做會帶來什麼負面影響嗎?妳又是如何處理的呢?

梅琳達:你必須確保——這在慈善事業中並不容易——自己會得到真正的評論。所有慈善事業都可以是一種嘗試、衡量、觀察是否能真正產生結果的催化劑——並承擔一些政府不願意或不應該用納稅人的錢來承擔的風險。但是成功之後,接下來就得依靠政府來擴大規模。

  • 問:妳寫道,「鉅富有時也會令人迷失。」這是什麼意思呢?

梅琳達:我必須誠實地說,當生活中有很多物質選擇之後,有時可能會讓人感到迷失。你該如何消遣時間?你如何花費你的資源?因為人們知道你在捐錢,所以人們會接近你並阿諛奉承你、誇獎你的言論精彩、或者稱讚你的穿著是最時髦的。因此可能會出現各種扭曲的論點。我所知道唯一的突破方式就是與各種財富階級的人建立真正的關係,並且互相進行深刻、真實、真誠的對談。你必須盡可能地保持生活真實近人,這意味著即使你可以請人幫你去購買雜貨,你仍然願意身體力行。你必須過著像個普通人一樣的日常生活。

  • 問:阿比蓋爾.迪士尼(Abigail Disney)也是世界鉅富,她曾表示不再使用私人飛機,因為這樣會讓自己無法與其他人互動。妳同意她的說法嗎?

梅琳達:我非常贊同如果你有一架私人飛機,就會失去和其他人互動的機會。但我必須以我的狀況來說,如果我一直坐商務飛機,絕對不可能滿足我往返非洲大陸、孟加拉或印度的次數。這必然有所犧牲,我不能在代表女性發言時還要兼顧其他面向。因此我必須在生活中做些妥協。

  • 問:我在書中讀到妳想要住在40坪左右看看,我住的房子差不多40坪,妳願意跟我交換房子嗎?

梅琳達:哇,感覺很有趣,我們可以每個禮拜到彼此家裡Airbnb一次。

© 2019 Time Inc. 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2019年全球電動車的廝殺熱點,在中國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