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最近活躍的氣候變遷環保倡議者,是各大國的央行

2019/05/28 , 評論
FORTUNE
FORTUNE
財星雜誌是商業財經媒體中的全球領導者,旗艦內容包含全球前五百大企業報導、百大最佳企業雇主。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以前,處理氣候變遷的問題被銀行視為「做了也不錯」的事項,目的只是為了改善銀行的社會形象,而非真正想改善迫在眉睫的風險,不過最近這個情況已開始逐漸轉變。

文:Katherine Dunn
譯:劉松宏

四月中,正當抗議團體「反抗滅絕」(Extinction Rebellion)用強力膠將自己黏在公共交通運輸工具上,並且舉行了一系列持續到週四的示威活動,癱瘓了大範圍的倫敦市中心。一個截然不同的團體正在距離巴黎數小時火車車程的地方集結。

他們也計畫會面討論關於氣候變遷造成的影響、將採取什麼措施,並向全世界發出緊急警訊。

他們是誰?他們是世界上最大的幾家中央銀行。

英國央行總裁馬克.卡尼(Mark Carney)、法國銀行總裁維勒魯瓦.德加洛(François Villeroy de Galhau)和擔任綠色金融合作網路體系(The Network for Greening the Financial System,NGFS)主席與荷蘭央行總裁的法蘭克.艾德森(Frank Elderson)等人簽署了一份公開信:「沒有任何國家或社區能夠倖免。氣候政策的主要責任仍與政府密切相關,而私營企業則決定政策更改的成功與否。但身為金融政策的制定者和風險評估顧問,我們不能忽視眼前明顯的環境風險。」

開始關切該議題的動力來自於中央銀行講求務實的氣候變遷因應方法,這可以迴避道德或政治議題,直指中央銀行的核心目標:管理各個國家的金融風險。正因為氣候暖化將威脅到貸款、保險、產業和整個經濟體系的價值,這些銀行將不會置身事外。

國際貨幣金融機構官方論壇(OMFIF)的首席經濟學家達娜安.姬莉亞高普露(Danae Kyriakopoulou)表示:「央行想要解決這個問題的立場非常明確,這將是一個與金融穩定有關的議題。」該基金會是一個位於倫敦的中央銀行智庫論壇。

政治上的分歧

針對中央銀行和其監管機構的綠色金融合作網路體系(The NGFS)隨後發布了首份相關報告和一些因應氣候變遷風險的建議,其中包括要求各國中央銀行報告國內正面臨的氣候變遷風險、將國內的資金轉移用於永續投資、推動更多數據和資訊透明以了解氣候變遷將會如何影響經濟。

該團體從2017年底的少數幾家歐洲銀行發展到2019年4月的34家中央銀行和監管機構,再加上觀察員,成員範圍從中國人民銀行延伸到泰國、希臘和哥倫比亞的中央銀行。包括世界銀行(The World Bank)和國際清算銀行(The 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在內的機構也參與其中。

該團體表示目前成員佔全球人口的三分之一、佔全球經濟系統重點銀行和保險公司的三分之二,其中成員的溫室氣體排放量也約佔全世界的二分之一。

可以肯定的是,坐而言不如起而行,其中一些中央銀行在將解決方案付諸實踐方面遠遠領先於其餘銀行。雖然大多數中央銀行均獨立於政府運作,但政治的影響力依舊不可忽視。

倫敦資誠會計師事務所(PWC)負責永續發展和氣候變遷議題的合夥人瓊恩.威廉斯(Jon Williams)表示:「如果認為中央銀行缺少一定程度的政治支持還能持續進步,想法實在太天真了。」

Extinction Rebellion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達志影像

但是,環保運動背後的推動力依然存在。專家表示這股推動力在2015年始於英國,當時英國央行總裁卡尼警告說:「氣候變遷是地平線上的悲劇。」上週,該銀行宣布它將是世界上第一個執行並期望銀行和保險公司在監督下揭露其如何控管氣候變遷所帶來的金融風險。

中國人民銀行也成為一方領頭羊,負責主持一部份的綠色金融合作網路體系成員,並監督面臨氣候變遷風險的銀行。

但隨著美國退出《巴黎協議》,美國聯邦儲備系統(The U.S. Federal Reserve System)也從成員名單中消失,儘管該系統中的某些成員公開表示解決氣候變遷問題屬於銀行的職責範圍。

姬莉亞高普露說道:「美聯儲很難繼續參與這個議題,因此我們確實可以看到其中有某種程度的政治關聯。」

社會責任風險

歐洲中央銀行管委會理事薩賓.勞坦希萊格(Sabine Lautenschläger)上週於巴黎發表談話,歸納總結了一組非中央銀行的金融機構如何適應氣候變遷影響的前導性研究結果。

她表示:「銀行似乎都是從企業社會責任的角度看待這個話題,而不是從風險管理的角度。」

這句話的意義非常清楚:處理氣候變遷的問題被銀行視為「做了也不錯」的事項,這樣只是為了改善銀行的社會形象,而不是真正想改善這個迫在眉睫的風險。相反地,勞坦希萊格要求展開實際行動。

勞坦希萊格所倡導的觀念轉變已經在另一個發燒的商業話題中發酵:多元化。

多元化長期以來被視為企業中一個良善——甚至是道德相關——的形象重點。但是,隨著麥肯錫公司(McKinsey)2018年1月的報告將多元化與利潤連結在一起,以及資產管理公司貝萊德(BlackRock)和先鋒集團(Vanguard)等股東的推動,以說服董事會將多元化作為改善財務業績的手段,這個名詞越來越時常被視為核心業務問題。投資者紛紛表示,多元化不是一種與政治或社會無關的商業目標——而是與企業的盈虧狀況嚴密相關。

現在,各國央行在解決氣候變遷問題上的情況也類似於此。在他們看來,氣候變遷不解有利於「進步」或具有政治導向的機構,因為這個議題具有業務效果非常明顯:銀行收不回貸款、保險公司不得不承受暴增的自然災害索賠,各個經濟體需要以前所未有的方式過渡到低碳模式,這些將成為影響每個產業的巨大轉變。簡而言之,姬莉亞高普露說道:「這不再只是裝飾門面的問題而已。」

f8bunlo7w3p4tvjq0zh5zon72efv7n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這種方法也可以幫助改善主權財富基金。在一些國家中,這些基金由中央銀行直接管理,這些基金因為受到壓力,可能會將其持有的資產轉向綠色產業,或遠離那些可能造成更大氣候風險的產業。

今年三月,由挪威的中央銀行管理、價值1萬億美元的挪威主權財富基金表示,將出售一些仍在勘探和生產石油天然氣的能源公司股份(但並不會出清)。這個做法的風險評估十分合理:挪威經濟非常依賴石油和天然氣,繼續增加與化石燃料的密切性是不合理的。

這項實用做法是否也適用於其它中央銀行呢?

威廉斯說道:「如果你也認同氣候變遷是一種財務風險,那麼央行恰好具足全部的回應工具。我認為人們正在見證一波進步的浪潮。」

© 2019 Time Inc. 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錯過智慧型手機革新的Intel,如何重新贏回投資人信心?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