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最近在影視作品中意外爆紅的「代理型孟喬森症候群」是什麼?

2019/06/05 ,

評論

TIME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懷亞遜大學的英語教授伊麗莎白・波德尼克斯主修研究母親角色和流行文化。她告訴《時代雜誌》描寫代理型孟喬森症候群的劇情增多使得過去認為母親非好即壞的二分法變得複雜。將這些疾病套入劇情能夠讓觀眾更深入思索一個角色的「一體兩面」。

文:Mahita Gajanan
譯:劉松宏

代理型孟喬森症候群最近意外地爆紅——至少在電視節目中。克利夫蘭診所(Cleveland Clinic)表示,這個疾病的症狀是當一個人「照顧另一個人時表現出對方有某種生理或心理疾病,但其實對方並沒有生病」,而這種疾病近期也出現在多部節目及電影中。這種疾病也為HBO的驚悚影集《利器》(Sharp Objects)和保羅・湯瑪斯・安德森(Paul Thomas Anderson)2017年執導的電影《霓裳魅影》(Phantom Thread)的劇情轉折定下基調。包括《邊界線》(The Bridge)和英國廣播公司第三台(BBC Three)的影集《小圈子》(Clique)在內的歐洲節目也將孟喬森症候群納入了劇情之中。

描寫這種疾病的興起恰逢現今這個電視節目越來越常把各種類型精神疾病加入劇情的時刻,甚至某些常見的診斷也以更細微的方式來呈現。某些廣受好評的電視節目中的角色也會處理到這些心理健康問題:《瘋狂前女友》(Crazy Ex-Girlfriend)的主角蕾貝卡(由瑞秋・布魯〔Rachel Bloom〕飾演)待人處事方面受到邊緣型人格障礙影響;影集《女孩我最大》(Girls)中,由莉娜・丹恩(Lena Dunham)飾演的漢娜・赫法斯(Hannah Horvath)罹患強迫症;阿雅・卡許(Aya Cash)在《我愛上的人是奇葩》(You’re the Worst)演出格蕾琴,讓觀眾對臨床憂鬱症有了更直接深入的認識。

代理型孟喬森症候群與其他心理疾病不同,因為代理型孟喬森症候群通常會涉及虐待他人,而受虐者通常是一個信任自身照護者的人。這種疾病的官方診斷為「強加於他人身上的人為疾患」,雖然「代理型孟喬森症候群」在醫學界中仍帶有爭議,但是這些事件卻是因為這個名詞而聲名大噪。就在最近,這種疾病及其時常發生的悲劇性影響被翻拍成影集《惡行》(The Act),這是一部由葫蘆網(Hulu)製作的影集,改編自該疾病最重要且最聳人聽聞的真實案例。

最近完結的這部影集講述了迪迪・布朗夏爾(Dee Dee Blanchard)和她的女兒吉普賽(Gypsy)的真實故事,分別由派翠西亞・艾奎特(Patricia Arquette)和喬伊・金(Joey King)飾演。吉普賽被認為罹患有一連串疾病,其中一些讓她必須乘坐輪椅。而母親迪迪為了博取同情和賺取慈善捐款而利用自己的孩子,並運用她之前擔任護士助理時習得的醫學知識來說服別人她知道如何正確照顧女兒。吉普賽長大後仍深信自己生病了,直到19歲時發現自己根本沒有生病。在此之前,吉普賽曾多次企圖違抗母親,卻都被迪迪阻止。這對母女的生活及謊言在2015年殘酷地劃下句點,迪迪被吉普賽當時的男朋友在這對情侶共同策劃的蓄意謀殺案中所殺害。

布朗夏爾的故事成為社會大眾開始關注代理型孟喬森症候群的一個引爆點,該疾病過去大多在母親身上被診斷出來。根據克利夫蘭診所的說法,罹患該疾病的護理人員具備「故意傷害或描述出孩童莫須有的症狀,以引起病患家屬的注意」等特徵。一項2017年的研究分析了近800個已發表的代理型孟喬森症候群病例,發現大約95%的案例中受害者的施虐者都是自己的母親。

馬克・費德曼(Marc Feldman)醫師是一位精神科醫師,也是研究孟喬森症候群30年的專家。他表示代理型孟喬森症候群顛覆無數生命的方式可能會讓電視劇情更引人入勝,特別是在近期改編真實犯罪故事的熱潮中將會更加盛行。

費德曼醫師說道:「大眾喜歡恐怖電影,也喜歡醫學劇情。而這些案例可以一石二鳥。」

女性——迄今為止電視劇情中主要都是女性被描述為患有該種疾病——逼迫那些被照顧者吞下毒藥、服用不必要的藥物或進行不必要的手術等等的劇情形象的確十分引人入勝,但卻令人難以忍受。影集《利器》中,派翠西亞・克拉克森(Patricia Clarkson)飾演的阿朵拉調配一杯毒牛奶給自己女兒們喝下的劇情令人永生難忘,就像在《惡行》中艾奎特飾演的迪迪強迫金飾演的吉普賽使用不必要的胃管一樣。根據費德曼的說法,這些劇情相當忠於該疾病在現實生活中的實際表現,因為該疾病「並沒有複雜到難以界定」,因此很容易在戲劇中誇大呈現。

根據費德曼的說法,犯下大多數代理型孟喬森症候群案件的兇手多為母親的原因是,女性通常較有可能成為子女的主要照顧者,因此她們有更多機會執行不被察覺的虐待行為。

費德曼醫師說道:「母親帶孩子去做醫療行為並不奇怪,甚至可能永遠都不會被懷疑。」

費德曼表示在其研究中發現,在許多被診斷出患有代理型孟喬森症候群的家庭中,大多會有較傳統的性別刻板印象——父親負責養家糊口、母親負責照顧小孩。他觀察到好幾個案例中的家庭,父親對家中妻子與小孩的互動狀況完全不清楚。

根據費德曼所言,代理型孟喬森症候群破壞了母親角色的概念。他表示被診斷出罹患該疾病的人通常也會有其他的人格障礙,並且會長期使用適應不良的方法來滿足自己的需求。費德曼說道:「這是對母性精神的一種諷刺。這些犯罪者通常會被人認為盡心盡力、孜孜不倦、為自己的孩子犧牲奉獻。醫生相較之下顯得無能,因為母親最了解小孩的狀況。在這些犯罪者的行為中都充斥著謊言。」

懷亞遜大學的英語教授伊麗莎白・波德尼克斯(Elizabeth Podnieks)主修研究母親角色和流行文化。她告訴《時代雜誌》描寫代理型孟喬森症候群的劇情增多使得過去認為母親非好即壞的二分法變得複雜。將這些疾病套入劇情能夠讓觀眾更深入思索一個角色的「一體兩面」。

波德尼克斯說道:「這種母親會刻意讓自己的孩子生病,因此她的小孩就會需要母親的照護,這樣母親就得以樹立自己模範媽媽的形象,而這也是現代女性普遍被期望應該成為的樣子。」

在波德尼克斯看來,電視中對於代理型孟喬森症候群描寫的增加與有關母親角色的焦慮感上升,這兩個現象幾乎共生共存。她表示「密集母職」(intensive mothering)的概念——母親必須將育兒列為首要責任、恪守完全以孩子為中心的生活方式——已經根深蒂固,即使現今有越來越多的女性成為職場勞動力。由社會學家雪倫・海斯(Sharon Hays)所提出的「密集母職」思維在職業婦女身上施加了額外的壓力,以符合不切實際的育兒準則。

根據波德尼克斯所言,越來越多過度密集的育兒方式(例如「虎媽」或「直升機媽媽」)以及社會對母親行為表現的持續關注,造就了「壞媽媽」或照顧者背離傳統角色的劇情反而更能吸引觀眾的現況。她也提到了《溫柔之歌》(The Perfect Nanny)這本書。這是一部2018年的小說,改編自2012年的真實謀殺案:一名受雇保母殺害了其照顧的孩子。這是另一個母親可能會被批評的例子——在這個案例中,母親聘用外人來照顧自己的小孩。波德尼克斯表示患有代理型孟喬森症候群的母親變成了電視劇本裡的良好素材,因為這種母親表面上看起來完美負責,但卻藏有不為人知的陰暗面。

波德尼克斯說道:「患有孟喬森症候群的母親其實也是對小孩過度溺愛的母親,有鑑於女性現今仍然面臨各種負擔和壓力,這種想法可能會讓人產生極端的養育方式。」

©2019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借鏡19世紀墮胎禁令風潮,阿拉巴馬州可以得到什麼教訓?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