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過度著迷於監控健康的各種數據,可能導致「健康焦慮」文化

2019/06/27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賽尼克表示飲食失調早在Fitbits運動手環和飲食紀錄應用程式問世之前就已存在,但是這些小裝置卻加劇了這些潛在的問題。「工具」也可能變成「武器」,營養資訊過多可能會使人更加疲憊。

文:Jamie Ducharme
譯:劉松宏

當布莉・考賽(Bri Cawsey)開始佩戴Fitbit智慧型運動手環時,她認為這只是一個記錄自己跑步狀況「非常酷的工具」。但是漸漸地,這位來自卑詩省的體能教練開始在意各種數據——熱量、主要營養素、生育能力——並且注意到這個習慣已經開始失控。

考賽回憶道:「這已經變成了一種類似強迫症的習慣,特別是在每次進食前。」她表示最後情況變得非常糟糕,如果她沒有事先研究該餐的熱量和營養素組成,就會在餐廳內感到焦慮和不安。2014年,在意識到對她曾經有益健康的習慣變得危險之後,威爾森決定與她的Fitbit運動手環「分手」,並在她的健身部落格上發表了一篇文章來詳細說明了此一決定。從那之後,除了在參加波士頓馬拉松比賽的培訓期間,她沒有再使用過任何紀錄器,並且建議自己的客戶也一起跟進。她說道:「放棄記錄健康數據會得到一種莫大的平靜感,我現在不像過去對自己這麼嚴苛了。」

在這個健康愛好者使用應用程式、網站和可穿戴設備來監控自己每一口經過嘴巴的食物、踩踏的每一步、每一次心搏跳動、睡眠週期和健身進度的文化中,我們可以檢測自己的健康狀況,而這是我們以前做不到的。但德克薩斯州的心理學家、家庭醫學博士,也是2002年出版《別再為自己的健康操心》(Stop Worrying About Your Health)一書的作者喬治・澤古萊茲(George Zgourides)博士表示,這些無窮無盡的數據可能會導致健康焦慮的文化。

澤古萊茲漸漸注意到人們會過度關注自己的健康問題,甚至到可能會影響到心理健康、工作和人際關係的程度。

而這些愛操心的人過去可能只會向「網路醫生」(Dr. Google)——澤古拉茲如是稱呼——求助而徒增恐懼,而現在這些人則會配有一堆可以根據指令而分析個人化數據的儀器設備或應用程式。澤古拉茲說道:「既然現在可以計算每一次進食的熱量及踩踏的每一步,那麼將可能會產生一種導致人們變得過度著迷或關注數字的趨勢,這可能會養成對健康毫無助益的行為模式。」

例如在2015年,北卡羅來納州杜克大學的研究人員發現,追蹤日常活動可能會降低任何人們嘗試量化娛樂活動的樂趣,甚至關掉追蹤器之後,還會降低人們從事娛樂活動的頻率。2017年發表在《飲食行為》(Eating Behaviors)雜誌上的一篇研究還發現,大學生使用計算熱量和(或)健身紀錄裝置與飲食營養失調症狀之間存在著一些關聯。2016年一項針對Fitbit運動手環女性用戶的調查發現,近60%的人認為生活受控於自己的設備,30%的人認為這個小裝置是讓她們感到自責愧疚的「敵人」。

隨著這些紀錄器變得越來越複雜,對於這些裝置的反對聲浪——基於心理健康到消費者隱私等緣故——也正在升溫。有些公司甚至推出不會提供過多健康數據的替代產品來賺錢。

以Shapa為例,這是一款由同名創業公司製造的體重計。當你踏上這部體重機時,它不會顯示你的體重。相反地,它會匯整用戶這三週的體重數據,並用顏色編碼系統來告訴用戶是否變重、維持不變或變瘦。聯合創始人兼行為科學家丹・艾瑞利(Dan Ariely)表示,這個想法是將用戶的注意力從增加的體重變化轉移到更有意義的模式。

艾瑞利說道:「一個人的體重可能會因為去上廁所的時間、吃下多少鹽分,以及上一次小便以及流失多少水分而起起伏伏。向用戶提供有關體重在該範圍內上下波動的資訊只會令人困惑和失去動力,而且無助於用戶理解其中的因果關係。」

Shapa的測量方法是為了幫助用戶觀察到最近的日常行為和體重之間的關聯,而不會陷入特定的數字迷思中。艾瑞利表示該體重計的設計目的在於對抗健康紀錄領域的其他產品,這些產品普遍在沒有說明解釋或可實行建議的情況下就將數據丟給用戶。艾瑞利說道:「許多『量化的個人數據』基本上是用電腦演算法設計的,而不是針對用戶個人量身設計的。」

食物記錄應用程式YouAte正在執行一種類似節食的行為。如同許多營養紀錄應用程式,YouAte讓用戶記錄自己的正餐和吃零食的狀況,但不會列出熱量數值,而是要求用戶將自己的食物選擇歸類為「適合」或「不適合」,並讓客戶意識到這些選擇是一種正念飲食——而不是被強迫的。還有YouFood,另一個飲食紀錄應用程式,可以幫助用戶透過照片來記錄自己的飲食選擇,這樣用戶就可以了解自己營養習慣的概況,而不是詳細計算熱量和主要營養素。

來自德克薩斯州的執業營養師和飲食失調專家潔西卡・賽尼克(Jessica Setnick)表示這是一個聰明的策略。她說道:「我不會建議計算熱量。最終目標是根本不需要計算熱量,而是能夠依循體內狀況來進行飲食。」

賽尼克表示飲食失調早在Fitbits運動手環和飲食紀錄應用程式問世之前就已存在,但是這些小裝置卻加劇了這些潛在的問題。「工具」也可能變成「武器」,營養資訊過多可能會使人更加疲憊。

賽尼克說道:「我們美國人擁有比世界上任何地方都還要豐富的健康資訊,但這並不一定能讓我們更健康。最好的健康資訊實際上是麥可・波蘭(Michael Pollan)風格:多吃蔬果、不要過量並且好好享受食物。這才是人們需要的、非常非常基本的資訊。」

前Fitbit成癮者的考賽也同意這個說法。她表示遵循體內的狀況而不是依賴健康或健身應用程式來生活讓她變得更開心也更健康。

考賽建議:「如果你是那種習慣依賴應用程式和小裝置的人,也許可以試著暫停一下,注意自己沒有這些裝置時的感受,並相信自己的需求來選擇飲食而不是聽從Fitbit或MyFitnessPal的指令。只要花一些時間來擺脫過去的習慣並且相信自己、傾聽自己,真的會很有幫助。」

©2019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義大利爆表債務不僅危及國內政局,更可能導致歐洲下一場巨大危機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