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假訊息」導致剛果人對伊波拉充滿疑慮,疫情難以控制

2019/07/12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文:Sally Hayden
譯:徐宛琳

若佛羅里達・凱因多(Florida Kayindo)沒有感染伊波拉,她根本不會相信這個病毒真的存在。她的微笑中帶有些許困惑,思考著那些她曾聽過的謠言。「剛開始人們認為伊波拉並不是實際存在的疾病,它是被白人帶來的」她解釋道。

「白人都很邪惡,這就是我們這個地區的人所相信的事情」凱因多告訴《時代雜誌》。「在依波拉爆發之前白人就已經在這裡了,但現在人們卻覺得是白人把伊波拉帶進來」。

自2018年11月被判定體內不再有伊波拉病毒後,凱因多便開始在貝尼綜合醫院(Beni General Hospital)的托嬰中心工作,這間醫院位於剛果的北基伍省,位置距去年八月伊波拉病毒爆發的地方不遠。如同其他倖存者,凱因多體內有抗體,這表示她將不會再被病毒感染,因此她現在幫忙那些正在接受治療的患者照顧孩子。

儘管經歷過病毒感染,凱因多有時候還是會懷疑自己對於伊波拉病毒及它的感染方式是否擁有正確認知。她發現自己會好奇病毒是否會通過食物或水傳播,就像她在老科幻電影中看過的那樣。

凱因多並非唯一一個抱有懷疑的人。錯誤資訊導致疫情在剛果難以控制,這一波疫情目前已造成超過1300人死亡,嚴重程度是史上第二,但眾多謠言使得剛果人對醫務人員及當局的對應措施都不信任。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的資深伊波拉專員蘇萊曼・迪亞洛(Souleymane Diallo)說,疫區的居民對伊波拉的管理、治療、疫苗接種及預防工作認知都很有限。「資訊不足會導致整個社群對伊波拉充滿疑問」迪亞洛告訴《時代雜誌》,「這已經造成群體對我們的應對措施失去信心。」

考慮到國家緊張的政治局勢,人們紛紛猜測位於金沙薩約一千英里遠的中央政府有意傳播病毒,為的是藉此獲得支持或打壓反對派。在最近的總統大選,貝尼及布滕博的居民因「健康風險」的理由被禁止投票,使得局勢更加惡化。

另一部分的人認為國際救援組織是疫情爆發的幕後推手,這種看法因用以協助遏止伊波拉疫情的金援大量流入剛果東部而增強。居民質疑在此之前他們的地方衝突及健康問題從來沒有得到任何救助,為什麼伊波拉會有所不同?

在網路普及率低於7%的剛果民主共和國,口耳相傳仍是散播謠言最常見的方式,眾多謠言裡包含了這些死於伊波拉感染的病人實際上是在醫療中心遭到殺害。

伊波拉病毒載量會在生物死亡時達到高峰,這意味著埋葬需要小心處理。自疫情爆發以來,有數十個志工團隊與紅十字會或剛果政府合作,參與了超過5600件埋葬。

凱特・里爾蒙斯(Kate Learmonth)是紅十字會與紅新月會國際聯合會的一位健康專員,她表示人道組織非常關注當地關於埋葬伊波拉感染者的討論。為了打擊不實流言,掩埋及社區外展服務小組正在記錄他們在當地聽到的訊息。自去年八月起,他們已經收集超過85000則來自1300位志工的投訴、回饋及傳言,這些志工都在協助處理伊波拉的相關工作。

蒐集到的資訊會影響埋葬病人的方式,包括改用透明屍體袋來放置屍體。這使得送葬者能好好與死者道別,同時也能擊破關於這些死者的不實傳聞,例如當地充斥著死者器官遭到摘除的無稽之談。

近幾個月,紅十字會的掩埋小組也開始同意讓死者親屬穿上防護衣物,並全程參與遺體掩埋過程。

「我們認為策略需要重整,更多的重點應該放在解決當地人民的恐懼及擔憂,以確保這些疫情的應對措施是在地的。」里爾蒙斯說,「唯有當地社群參與進來,疫情才能真正得到控制。」

負面謠言的散佈對於在剛果的前線工作者造成悲劇性的影響,他們被指控從危機中獲利,至今已經有超過130起針對醫療中心的攻擊行動,其中有數十位工作者遭到殺害。

保健員米雷耶・卡維拉(Mireille Kavira)是一位38歲的婦女,兩個月前丈夫過世後,她便進入貝尼綜合醫院的伊波拉治療中心工作,她的丈夫過去也在此工作。身為四個孩子的母親,她必須賺錢養家,但她的新身份讓她被社群孤立。

「整個社區都不喜歡我,因為他們知道我在伊波拉治療中心工作」她說,「他們說『妳什麼都不用做就可以拿到薪水,根本就沒有伊波拉,妳是共犯』」。

貝尼市以南150英里,位於邊境的城市戈馬尚未有伊波拉確診病例,但流言已經在這裡被傳開了。

某個週六上午,在戈馬北部一個名為Katoy的貧窮社區,一群當地的領導人與志工聚集起來討論如何避免感染伊波拉、以及症狀爆發時該怎麼做。在重申定期洗手的重要性後,這個小組的組長告訴大家一支諮詢專線,若遇到任何可疑案例時可以撥打,緊接著與會人便開始討論他們曾聽過的謠言。

一位志工說她曾聽說外國人會強迫人們進入伊波拉治療中心,即便沒有任何症狀也會宣稱人們感染伊波拉。「你們白人為了自己的利益而來,利用伊波拉賺錢。」她說,而她周遭的人點頭稱是。

「我們真的很希望讓這裡的人們瞭解伊波拉的相關知識,這樣在伊波拉入侵這個城市時,人們就會知道該如何面對與應該採取怎樣的措施」無國界醫生的健康促進委員克拉莉絲・阿穆納佐(Clarisse Amunazo)說,該組織成立了一個24人的小組在戈馬進行外展服務。

傳統醫療師更被貧困的剛果人接受與信任,他們也參與伊波拉防治工作,幫忙確認並回報新病例,也可以做為一線工作者接種疫苗。

然而,阿穆納佐說,儘管這些醫療人員在做的是非常有價值的工作,仍會遭遇一些反對力量,許多來自東剛果、關於伊波拉的錯誤資訊在這裡被大量傳播。「有些傳統醫療師有自己的信仰,認為他們能夠治好任何疾病」阿穆納佐說,「有一個人就告訴我他正在研究伊波拉的治療方法。」

©2019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政府捏造罪名逮捕打貪記者,這在俄羅斯已是一種日常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