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以戰爭與恐懼為代價的「布列敦森林體系」,美國兩黨選擇與之漸行漸遠

2019/07/12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文:Richard Hurowitz
譯:曾勢喨

登陸日(D-Day)後只過了三周,1944年7月1日,44國的代表聚集在新罕布夏州布列敦森林(Bretton Woods, N.H.)褪色的鍍金時代別墅,希望能重塑國際的金融體系。

與會的許多人相信以往的國際金融體系使大蕭條更加惡化並間接導致了大戰的爆發,而他們召開的布列敦森林會議是一項巨大的成就,奠定了戰後體系中的金融面基石。但75年後,這項成就正面臨威脅。

布列敦森林體系的規畫始於珍珠港事件的兩周後,當時財政學家亨利.迪克特.懷特(Harry Dexter White)被指派起草一個新的國際金融框架,以避免戰間期時各國不受約束、國族主義式「以鄰為壑」的貨幣貶值再發生。當時各國競相進行貨幣貶值以增加出口優勢,這嚴重破壞了國際貿易的平衡,為了解決這樣的問題,懷特起草了兩個新的國際組織:一個確保匯兌體系秩序的基金與一個資助國家重建與發展的銀行。而大西洋彼岸,傳奇的英國經濟學家約翰.梅納德.凱因斯(John Maynard Keynes)也同時起草了他自己的計劃,而與懷特的計畫類似的驚人。

在主要盟友冗長的協商後,各國代表在1944年1月在華盛頓山旅館(Mount Washington Hotel)聚會。這間旅館在衰落前曾招待過強盜男爵們(Robber Barons)、許多總統以及名人們如貝比.魯斯(Babe Ruth)和溫斯頓.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等,它因為安全以及氣候涼爽的原因而被選中(凱因斯強力希望不要在熱到冒泡的夏日華府開會)。一群首屈一指的經濟學家抽身至此進行三周的繁重工作,並偶爾打打高爾夫、網球並進行社交,而他們產出的結果就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與世界銀行(World Bank)。

對於布列敦森林體系的發起人而言,這是他們創造有效的國際組織,避免衝突再度演變為戰爭的第一個嘗試,這是深思熟慮的創建聯合國前的一次彩排,如果這個計畫能在經濟等技術性的領域獲得成功,這能為在其他領域,例如在地緣政治和預防爭端上,創建類似的組織鋪路。

為了要讓這樣的國際組織真正的發揮功效,全體國家都必須要與體系休戚與共,也就是要將目光放廣,雖然戰爭仍在進行,但德國與日本的仍被考慮納入會員。美國政府在年老乾癟而睿智的富蘭克林.德拉諾.羅斯福(Franklin Delano Roosevelt)的領導下,對各國採取了一個強勢但不強硬的態度。美國就像一個跨坐在地球上的巨人,其占全球經濟的比例比其他強國加起來都還要高,他可以隨意決定協商的條件與結果,但美國卻試圖接納英國、中國、俄羅斯與其他各國的疑慮,同時仍強勢地推展自己的利益,因為在一些領域上所妥協的利益比起成功建立一個強健與長久體系的利益來說並不算甚麼。

各國代表們對於他們所達成的成就感到驕傲。凱因斯在閉幕的宴會上宣稱「我們已經證明了44國共聚一堂時,仍然能夠和睦的攜手完成建設性的任務。很少人相信這是可行的,但如果我們能從這個有限的任務開始,爾後繼續完成更大的任務,那世界是有希望的。」美國財政部長亨利.摩根索(Henry Morgenthau)則認為他沒有發現「國家對本國的忠誠與投入聯合行動間有任何的衝突,而是完全相反,也就是我們發現透過國際合作才能真正守護我們的國家利益。」

然而,今日的美國似乎正從這樣的經濟領導地位中抽身。川普總統美國優先的政策對於這樣經濟上合作的成本持負面的態度,現在的貿易戰也把多年不見的多種貿易爭端再度拉回檯面。民主黨人也不例外,如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以及希拉蕊.柯林頓(Hillary Clinton)也都大力抨擊多邊的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議(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 TPP)。同時,中國在這樣的情境下挺身而中,希望能用自己的方式重塑國際秩序,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將在歐亞區域的基礎建設上投資上兆美元,試圖將亞洲與歐洲都拉入它的勢力範圍;而中國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一個世界銀行的對手,在歐巴馬政府的明確反對下,美國盟友如英國、加拿大、澳洲等國卻也都陸續加入。

布列敦森林體系的遠見來之不易,是以20世紀前半的戰爭與恐懼作為代價,會中的代表知道通往繁榮的道路是以合作、公平的規則以及充足與彈性的資金為基礎,但75年後,美國兩黨的政治領袖正脫離這樣的精神。當然,世界已轉變了許多,而我們也不應該只是單純回到1944年的體系,但在金融與貿易,甚至是國際合作與協調的議題上,我們依然應該重新抓住布列敦森林體系的精神。

©2019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Jony Ive選擇在一個令人擔憂的時間點離開Apple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