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這兩種療程第一次向人們展示了「愛滋病可能是一種可被治癒的疾病」

2019/07/19 , 評論
TIME
Image Credit: Perception7 /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文:ALICE PARK
譯:韓詠翔

一個強效的抗反轉錄病毒藥物治療,毫無疑問可以非常有效地控制愛滋病患體內的病毒數量,只要運用得宜,抗反轉錄病毒藥物(ARVs)甚至可以將血液中的病毒數量,壓制到幾乎無法偵測的地步,使病毒經由性交或輸血等途徑散播出去的機率大大降低──但這就是這種藥物的極限了。

由於這種抗反轉錄病毒藥物對正在複製並感染健康細胞的病毒最為有效,愛滋病毒「學習」了這一點,而變異成為具有抗藥性的類型。新的類型可以使自己潛伏在淋巴或是其他身體組織之中,一旦停止用藥或身體的免疫力下降,這些潛伏的病毒就會開始大量複製並四處作亂。這代表一旦受到感染,這些病毒就永遠留在體內,像未爆彈一樣,在未來的數十年內隨時準備以數百萬計的病毒,來破壞你的免疫系統。

與其使用ARV療程壓制體內的病毒數量,更好的做法是找到並消滅每一個病毒。但是目前為止,研究人員還沒有辦法製造出能夠做到這一點的疫苗或是藥物。

在一篇7月2日發表於《Nature Communications》的研究中顯示,研究人員發現了一種有望將愛滋病毒從受到感染的基因組中移除的新方法。該研究在29隻白老鼠身上使用ARV療程,並配合基因編輯技術來將愛滋病毒從受感染的細胞中移除。研究人員發現,有三成的老鼠在經過這種治療後,身上就再也找不到愛滋病毒了。

「就我所知,這個觀察結果向人們第一次展示了『愛滋病可能是一種可被治癒的疾病』。」一位參與此次研究的人表示。該研究人員是Kamel Khalili,天普大學(Temple University)的Lewis Katz School醫學院的神經科學教授兼主任,也是此次研究的領頭者之一。

首先,研究者用一種叫做LASER ART的治療方式,來減少正在大量複製並感染細胞的病毒。該方法是由內布拉斯加大學醫學中心分校的藥理學和實驗神經科學教授Howard Gendelman博士,透過改良傳統的ARV療程而來。博士同時也是該研究的領頭者之一。

透過LASER ART的療程,可以將傳統的抗反轉錄病毒藥物調整成一種包裹在脂溶性顆粒中的晶體結構,並使其能夠自由進出那些愛滋病毒容易藏匿的細胞的細胞膜,輕鬆到達肝臟、脾臟或是淋巴系統內。一旦藥物進入細胞內,細胞的酶開始釋放藥物。與傳統療法不同的是,晶體結構的構造能更緩慢的釋放藥物,使他們在幾周甚至幾個月後,依然能夠殺死由休眠狀態中甦醒並開始活動的病毒。

再來,研究者使用一種叫做CRISPR–cas9的基因編輯技術,將已經受到感染但卻被抗反轉錄病毒藥物所遺漏的細胞中的愛滋病毒分離出來。

一開始的時候,Khalili教授在實驗室中成功將愛滋病毒以CRISPR的方式,從人類細胞以及一些實驗動物中移除。但是他發現,如果光用這種方式來治療愛滋病是不夠的,一旦愛滋病毒開始大量複製,大量產生的病毒,將讓研究者無法透過CRISPR的方式將其一一剷除。而如果只用LASER ART療程,雖可在短時間內壓制病毒的數量,但一旦停止用藥,則病況又會開始惡化。實驗結果顯示,無論哪種治療方式,如果單獨使用的話,約5到8周後,病毒的數量終將回到開始治療前的水準。

然而,一旦結合這兩種療程,就能將目前實驗中動物體內的愛滋病毒完全移除。

「多年以來,我們將愛滋病視為一種傳染病,然而,一旦感染愛滋,因為病毒基因組會被整合進宿主基因組中,愛滋病將變成一種遺傳疾病。為了要治癒這種疾病,我們需要從基因下手。而基因編輯技術恰好給了我們一個在不傷害宿主細胞的前提下,將病毒DNA從宿主細胞中移除的機會。」Khalili教授表示。

Khalili教授又說:「這個叫做CRISPR-cas9的技術非常的精細,在動物實驗中,能夠在不傷害到細胞其他部分的前提下,準確地將白老鼠體內的愛滋病毒移除。」除此之外,為了確認這兩種療法搭配使用,真的可以達到完全消滅體內愛滋病毒的目的,研究者從曾經感染過愛滋病毒、但經過LASER ART以及CRISPR治療的動物體內,分離出較容易藏匿愛滋病毒的免疫細胞,並將那些細胞移植進健康的動物體內。如果那些動物因此而感染愛滋,代表愛滋病毒沒有被完全消滅,然而沒有任何一隻健康的動物因此感染愛滋。

Khalili教授又表示:「我們對目前的實驗結果非常有信心,也相信即便在小型動物身上使用我們發展出來的技術,一樣能夠達到完全治療的效果。」目前研究小組已經開始著手於非人類靈長類的實驗,期待可以得到與之前相同的結果,並將整個研究推進到人體實驗上。

除此之外,Khalili教授在2015年合夥創立了位於費城的Excision Biotherapeutics公司,計畫著未來如何將這種療法在人體上進行實驗,並對這件事情抱持著樂觀的態度。「CRISPR非常有潛力成為大眾引頸期盼已久的愛滋病剋星。」Khalili教授如是說道。

©2019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熱錢與名人大舉湧入Podcast產業,但播客主在憂慮些什麼?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