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stom_header
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茱蒂嘉蘭之死促成石牆暴動?LGBTQ歷史專家:缺乏明確證據

2019/07/20 , 評論
TIME
Photo Credit: Judyfan1922 @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TIME
時代雜誌是全球最受信賴的新聞來源,透過卓越報導、文字與攝影捕捉那些形塑我們生活的事件。時代集團旗下擁有100個經典品牌如時人(People)、運動畫報(Sports Illustrated)、時代(Time)、與財星(Fortune)等雜誌,以及其他如英國創立的Decanter、Wallpaper等超過50個各式各樣的媒體品牌。

文:Olivia B. Waxman
譯:劉松宏

1969年6月22日,曾獲奧斯卡提名的演員茱蒂・嘉蘭(Judy Garland)——演出《綠野仙踪》(The Wizard of Oz, 1939)、《火樹銀花》(Meet Me in St. Louis, 1944)和《星海浮沉錄》(A Star Is Born, 1954)的演員——被發現因意外服藥過量而離世,享年47歲。

一個禮拜後,成千上萬的粉絲在6月27日的葬禮上向她致意。《時代雜誌》也以標題為「彩虹盡頭」的故事做為回顧:「茱蒂・嘉蘭的大批粉絲中有21000人於上週現身並擠爆曼哈頓上東區的街道瞻仰遺容,而嘉蘭的遺體穿著其第五次婚禮時的及踝禮服。」

嘉蘭過世的那年,她同時也是LGBT圈內的知名偶像。《時代雜誌》就曾對她1967年某次演出的評論中,嘲弄地指出其在同志族群中的受歡迎程度,並引用曼哈頓精神病學家的言論,這些精神病學家推測她可能被視為一種適應力的典範。她的問題也不是什麼秘密,包括吸毒成癮和自殺未遂,她將自己的悲傷以新創的方式來宣洩。「她是同志們的貓王,」巴瑞・華特斯在LGBTQ新聞刊物《提倡雜誌》(The Advocate)中寫道:「也是情感解放的象徵,一位掙開枷鎖、放手去生活、去愛人的女性。當然,她在現實生活中無法做到這一點,她的粉絲也無法做到。但她在歌曲中做到了這一點,並將這些同樣敢於表達關心的人凝聚在一起。」

1969年6月27日,當跨性別運動份子希薇亞・里維拉(Sylvia Rivera)聽聞嘉蘭的葬禮時,她變得「極度歇斯底里」,並回想起歷史學家馬丁・杜伯曼(Martin Duberman)1994年對石牆事件的描述。

里維拉啜泣著告訴他:「這是一個時代的結束。我童年時代最偉大的歌手、最優秀的女演員已經不復存在了。再也沒人能唱出『飛越彩虹』(Over the Rainbow),也沒有人會繼續期待了。」

里維拉本來計劃要待在家中並點燃一些蠟燭來作為對偶像的守夜,而她的朋友譚米・諾瓦克(Tammy Novak)這時卻來電——里維拉回憶起那天晚上:「她聽起來比平時更加恍惚。」——懇求里維拉前來石牆酒吧聲援她。起初里維拉擔心這樣是否得體:「茱蒂還屍骨未寒就跑去跳舞是否合適?」但後來她心軟了,變裝成一位黑美人前往石牆酒吧。

在6月28日星期六仍沉浸在悲傷中的凌晨時分,紐約警局突襲了這間酒吧。這類警察突襲在當時很常見,但這次人群並沒有像往常般散去,當晚受到攻擊的人反而開始反抗,當其他顧客和路人也挺身而出時,暴動人數增加到了數百人。50年後,專家們仍然不清楚當時情形究竟為何會演變成暴力事件,但有些人認為諾瓦克與此有直接關係:其中一種理論表示當一名警察試圖將諾瓦克押入警車時,她反擊了——這項抵抗行為引爆了一連串類似的反擊行動。

但是,嘉蘭葬禮的時間點與石牆酒吧顧客的反擊事件真的有關嗎?

查爾斯・凱沙(Charles Kaiser)1997年出版的《同性戀之都》(The Gay Metropolis)一書被認為是推廣該理論的來源之一,該理論認為對茱蒂・嘉蘭的激動情緒可能是導致幾小時後在石牆酒吧發生強烈反彈的重要因素,凱沙寫道:「沒有人能確切知道接下來發生的事情的最主要原因為何:茱蒂・嘉蘭的葬禮中在同志們心中注入了生氣,或者是過去1960年代所有叛亂的例子——民權運動、性解放運動和迷幻藥革命,每每都打破消極、清教徒和偏見等脆弱的傳統觀念。」2015年的電影《石牆》中幾個具有爭議的層面之一就是其倡導了嘉蘭的葬禮導致石牆起義的觀點。甚至磁場樂團(Magnetic Fields)於2017年發行的歌曲〈69:Judy Garland〉中歌詞也寫道:「第一塊磚頭由變裝皇后丟出/從憂傷男孩體內抽血/說著『茱蒂・嘉蘭長眠於此』/它飛越了歷史的空中。」

但是LGBTQ歷史方面的專家卻表示這並不足以證明茱蒂・嘉蘭的喪禮明確促成了石牆事件的爆發。

《石牆:引起同志革命的那場暴動》(Stonewall: The Riots That Sparked the Gay Revolution)一書的作者大衛・卡特(David Carter)爭論道:「沒有任何同志目擊者對於當時暴動的描述中有提到茱蒂・嘉蘭。在1969年的唯一描述表明,嘉蘭的去世對於這起暴動的影響是一位異性戀者為了諷刺嘲笑同志以及該事件而提出的想法。」卡特還指出在《君子雜誌》(Esquire)在當年稍晚發表的一篇提及茱蒂・嘉蘭關於「新同志」的崛起,其中清楚提到她是「舊同志」的指標和「象徵性地與舊秩序結盟、暴動的終結」。

紐約歷史學會的研究員瑞秋・科布曼(Rachel Corbman)曾參與舉辦博物館的石牆事件50週年紀念展,並教導關於石牆事件迷思的課程,她也同意茱蒂・嘉蘭的葬禮直接導致石牆起義的說法「缺乏歷史證據」。她說道:「在事件結束後不久,嘉蘭的離世和石牆事件通常與第一手資料或新聞報導無關。唯一的例外是《村聲》(The Village Voice)對於該事件報導中的諷刺性用語,這是一篇極為恐同的文章。」

馬克・西格爾(Mark Segal)是當晚事件的目擊者,也是《費城同志新聞》的創始人,他在2015年寫了一篇專欄文章,譴責在電影《石牆》中強調嘉蘭理論的行為,他稱之為該部電影中「最令人厭煩的歷史性自由」、「對我們族群的極大侮辱」。

其他一些像是柯布曼一樣研究LGBTQ歷史的專家擔心,過分關注藝人嘉蘭會使「石牆事件的主要催化劑」變得微不足道:虐待、騷擾、恐同症以及在這個意識抬頭的時代對於同志行動主義日益開放——這些問題到現今仍存在。此外,將石牆的起源圍繞在嘉蘭逝世的理論延續了他們在那個影響重大的星期六深夜,同志勇敢反抗的負面刻板印象。隨著茱蒂・嘉蘭逝世50週年和石牆事件50週年接近,許多人希望這些里程碑能夠確保平權運動持續發酵,而不是嘉蘭的迷思。

延伸閱讀

©2019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英國皇室一年花費26億台幣,這筆錢是從哪裡來的?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