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報導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消費者希望服飾更「永續」,各家時尚品牌如何因應?

2019/07/30 ,

評論

FORTUNE

FORTUNE

財星雜誌是商業財經媒體中的全球領導者,旗艦內容包含全球前五百大企業報導、百大最佳企業雇主。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隨著消費者追求更環境友善的生活,越來越多時尚物件和商品在販賣時也掛上了「永續」二字,雖然這個詞的真正意義仍不確切,但各家品牌也都推出了因應措施。

文:Kate Dwyer
譯:李宓

對抗氣候變遷對時尚產業來說,是越趨重要的課題。英國奢華品牌Burberry也於不久前宣布,他們將大幅降低供應鏈的碳排放量。

時尚產業一方面想為地球做出貢獻,另一方面,產業整體的溫室氣體排放量卻又占了全世界的10%。各大公司必須因應消費者的需求,提供更永續的產品。

根據永續服裝聯盟(Sustainable Apparel Coalition)2019年的「時尚產業脈動」(Pulse of the Fashion Industry Report)報告,75%的消費者認為永續性「非常重要」或「極度重要」,50%的消費者則表示,若其他品牌較注重環境和社會議題,他們會轉而購買這些品牌的商品。但報告也指出「這些公司執行永續策略的速度仍不夠快,無法平衡對環境和社會造成的負面影響。」

Burberry為了表示對環境的善意,目標在2022年前,減少95%店面、辦公室、內部工廠和物流中心所排放可能導致氣候變遷的溫室氣體,並在2030年前,減少30%相關供應鏈所造成的汙染。

有鑑於國際服飾、飾品、名鞋品牌供應鏈廣布全球,規範所有相關製造商、交通運輸、物流和零售通路碳排放量又極其困難,2030年的長期目標便顯得格外重要。

同樣值得一提的,是Burberry加入了於2015年成立的「科學基礎減量目標計畫」(Science-Based Targets initiative),付出更多努力,和越來越多的時尚品牌站在同一陣線。

AP_16295455497431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科學基礎減量目標計畫

本計畫由CDP組織(過去稱為「碳揭露計畫」〔Carbon Disclosure Project〕)、聯合國全球契約(UN Global Compact)、世界資源研究所(World Resources Institute)及世界自然基金會(World Wide Fund for Nature)共同發起,聯合575家公司投入各種計畫,減緩氣候變遷的速度。在這些計畫當中,有231項已經能夠以科學原理為基礎,設定可加以衡量的目標。

其他也參與計畫,或承諾將設立減碳目標的時尚品牌包括:Chanel、Gucci母公司Kering S.A.、PVH集團、Nike、PUMA、 VF、H&M、Eileen Fisher Inc.、GUESS、Levi's、Gap、Zara母公司Inditex S.A.、Uniqlo母公司Fast Retailing Co.,以及One Jeanswear Group,旗下包含Nine West、Gloria Vanderbilt、Bandolino等單寧品牌。同樣在計畫內,販售時尚商品的零售商有:Walmart Inc.、Target Corp.、Tesco PLC、Marks & Spencer Group、家樂福。

全球環境調查組織「世界資源研究所」私營部門緩解氣候中心(Private Sector Climate Mitigation)主任辛希亞.庫明絲(Cynthia Cummis)表示,這些公司計畫減少的,是「所有產品及整個價值鏈」的碳排放量。因此,計畫參與者可說是「非常積極在處理氣候變遷問題,程度可比《巴黎協議》(Paris Agreement)」,他們制定全球性目標,以減少溫室氣體的排放。

科學基礎減量計畫的目標讓企業在減少溫室氣體排放時,有「科學基礎」作為依據,將全球暖化程度控制在2°C以內(與工業化前的全球溫度相比),並設法不超過1.5°C,也就是2018年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遷小組(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在《全球升溫1.5°C特別報告》(Special Report on Global Warming of 1.5°C)中所設立的基準。

進一步來看,庫明絲說他們希望可以藉由這項計畫更了解時尚產業,「摸清價值鏈的哪個環節排放最多的溫室氣體,哪個環節最可能大幅減排。同時也替服飾企業安排詳盡的規畫,告訴他們這些措施如何加乘,以達到科學基礎的減量目標。」

友善環境的措施有哪些?

參與計畫的公司也承諾要公開自己的實質目標,對外報告進度。

使用回收原料只是減碳的一部分,另外還包括一些簡單的措施,像是重複使用紙盒、提高執行效率、減少石油製原料,或以替代材料取代。舉例來說,義大利紡織纖維公司Orange Group就開發出柑桔製布料,時尚品牌Salvatore Ferragamo就是他們的客戶之一。

Burberry大大小小的永續措施加總起來,遠遠超過他們去年「停止銷燬未出售庫存」的決定。他們過去處理庫存的方式,既浪費又不環保。

經Burberry調查發現,大約有76%的直接碳排放量來自零售,因此他們指派責任主管至各店提升員工使用能源的效益。Burberry也將店面照明換成LED燈,並在對外聲明中指出:「我們將省下的能源開銷用於再生能源的採購。我們在『RE100』計畫的進度十分良好,目前有58%的總能源(包括68%的電力來源)來自再生能源,跟去年相比,提升了13%。」在供應鏈部分,Burberry也逐步改採風力或太陽能等再生能源。

AP_18243522637564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永續」是什麼?

隨著消費者追求更環境友善的生活,越來越多時尚物件和商品在販賣時也掛上了「永續」二字,不過這個詞對環境的意義為何,尚無確切的答案。

科學基礎減量計畫之類的專案讓各大品牌擁有一套既定的標準,作為永續目標的基礎,他們也可以把這套標準當做實踐承諾的證據。不久前,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指派Kering S.A.執行長法藍索瓦——亨利.皮諾特(Francois-Henri Pinault)領導一項全球時尚產業永續計畫,只不過該計畫在行銷方面,目前還沒有任何討論。

紐約流行設計學院(Fashio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織品發展與行銷學系(Textile Development and Marketing department)教授兼系主任傑弗瑞.希柏曼(Jeffrey Silberman)指出:「由於目前沒人能夠定義『永續』,因此我們很難想像要怎麼加以監督,防止品牌以不實言論行銷。」(《Fortune》向他邀訪時,他人在北卡羅來納的一座棉花田。)

有些國家設有相關機構,規範品牌的行銷語言,像挪威就正在調查H&M針對今夏「Conscious」系列的行銷方式。在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Federal Trade Commission)也公布了行銷語言指導方針,這些法規並非硬性的規定,但其重要性可比官方規範。不過,聯邦貿易委員會也未能說明商品廣告可以怎麼行銷產品的「永續性」,才不致落入廣告不實的範疇。

聯邦貿易委員會在2012年針對環境相關行銷語言發布了修訂版「綠色指南」(Green Guides)。但他們也表示,由於歧義太多,他們在「永續」、「天然」、「有機」的界定上,「缺乏足夠的基礎,無法提供明確的規範」。

儘管如此,要名正言順稱一家公司為永續企業,他們可得大量付出、長期奉獻才行。庫明絲說:「我認為,一家公司若想自稱永續企業,他們必須同時採取多項措施,例如針對供應鏈進行能源效率投資。以服飾業來說,大部分的氣體排放都來自供應鏈上游,取得原物料或在紡織廠製造布料的階段。」

她說,要減少氣體排放,企業可以改與使用再生能源的紡織廠配合,或採用循環經濟商業模式來減少廢棄物。

除此之外,荷蘭時尚創新平台Fashion for Good(由Adidas、Galeries Lafayette Group、Kering S.A.、PVH集團、Stella McCartney和Target Corp.共同參與的全球永續計畫)董事凱特琳.蕾伊(Katrin Ley)表示,還有一些獨立的組織也在進行永續監督的工作。

蕾伊說:「和這些組織合作,或利用符合特定標準的原物料都能幫助產業和消費者了解品牌在光譜上的位置。」而這些獨立的組織包括零排放計畫路線圖(Road Map to Zero Programme)、永續成衣聯盟、優良棉花倡議(Better Cotton Initiative)、公平成衣基金會(Fair Wear Foundation)、搖籃到搖籃認證(Cradle to Cradle Institute)、艾倫・麥克亞瑟基金會(Ellen MacArthur Foundation)。

AP_983041435914
photo credit: Andy Wong/AP/達志影像

永續時尚先驅

某些品牌的永續計畫打從一開始就非常透明公開。在這方面表現特別良好的便是Reformation。該品牌深受名人喜愛,以飄逸的洋裝和低領上衣出名。(該品牌在網站上寫道:「裸體是最永續的選擇,而我們緊接在後。」)

由於市面缺乏一套能夠用來評估布料永續性的標準,於是Reformation便發布了他們自行制定的布料標準。A級布料是「能快速再生、由植物製成、有循環潛力的天然纖維」,例如再生棉、天絲棉(Tencel Lyocell)和有機麻。B級布料是「幾乎全天然纖維或再生纖維」,例如有機棉、ENKA粘膠纖維(ENKA Viscose)和天絲莫代爾(Tencel Modal)。

Reformation企業永續副理凱瑟琳.塔波(Kathleen Talbot)在發給《Fortune》的聲明中說道:「我們希望這些標準盡可能完善,把水、能源、土地使用、生態毒理、溫室氣體排放、人類毒理、可取得性和價格一併考慮近來。2018年底,我們的布料採購大約有67%屬於A級或B級布料。此外,針對那些最具影響力的布料,像是天絲、麻、再生棉或毛,我們也持續在開發新的製造和設計方式。 」

新一代消費者

希柏曼發現,過去幾年,流行設計學院的學生幾乎在每堂課上,都會要求教授涵蓋永續性相關的內容。

這樣的關注也反映在2015年的尼爾森報告上,報告指出有73%的千禧世代願意花更多的錢,購買標榜永續的商品。

尼爾森報告寫道:「儘管千禧世代在成長階段歷經了百年來最嚴峻的經濟情勢,他們仍是最願意為了後代子孫支付大筆開銷的群體——每四位受訪者當中,就有三位有這樣的傾向。」

©2019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專題下則文章:

納坦雅胡放話「併吞約旦河西岸」,是精心計算的選舉語言


【TIME】【FORTUNE】全球中文獨家授權:

《關鍵評論網》獨家獲得時代雜誌與財星雜誌全球中文數位版授權,將每日提供兩大媒體品牌文章的中文譯文,題材涵蓋國際政治、財經、科技、文化、歷史、生活、娛樂等各領域。

看完整特別報導